2019年6月30日 星期日

為何堅決把 6.12 定性為【暴動】+ 全警皆兵 + 警隊開支突破200億

暴政之下無暴徒

劉細良 : 反送中與特區維穩體制的角力 - 20/06/19 「特備節目」長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taE-UguX3w


劉細良 :  林鄭龜縮揭示特區政權本質蘋果日報

一場送中修例風波,揭露了一國兩制的本質,港人今後恐怕不能裝睡了。
上周五,上萬憤怒民眾包圍警察總部,局勢其實相當危險,因為一旦有人起哄衝擊,警察定必用比橡膠子彈更大的武力還擊。更令人憤怒的是林鄭、李家超、陳智思全部龜縮,沒有一人敢站出來同群眾對話緩和局勢。特區政府的龜縮,可能正是等待群眾失控,「軍器廠街暴動」出現,屆時就變成群眾圍攻警總搶武器事件。

今天,我們實在很難相信林鄭,也很難假設這是一個不會「害民」的政府,因在過去一個月,我們清楚目睹林鄭政權的本質。她可以完全蔑視民意反對,動用特區武警及議會制度的暴力強行修例,甚至不顧群眾的激烈反應,一心用橡膠子彈鎮壓下去。這絕不是林鄭口中甚麼溝通不足問題,這是特區成立以來最嚴重的政治事件。林鄭及中共不會進行公開獨立調查,因為這過程所掀起的幕後決策,足以令香港出現更大的怒潮。但如果中央政府不認真了解整件事來龍去脈,誰人批准警察射擊示威者、誰人指使警察在議會戒嚴、誰人堅持武力清場繼續修例審議,恐怕威脅習近平的不是甚麼顏色革命外國勢力及香港市民,而是催生「香港6月起義」的幕後決策者。我不認為習近平在背後主宰69號至12號的決策,如果是他決定,根本就不會停止立法,只會強硬到底。這次煞停他是承受所有政治代價,國際輿論視之為他掌權以來的首次政治挫敗,權威受損。
「香港6月起義」同時揭示出一國兩制已完全變形走樣,林鄭集團可以完全不顧商界、法律界、學生、外國政府的反對,將整件事推到懸崖邊緣。69號前還可以推說能力不足判斷有誤,但9號當日是近百萬人上街反對,她何來膽量即晚發新聞稿表示12號如期恢復二讀?而當晚警察已出動警棍打示威者。送中一役大家看到的是我們所有政治制度均無法制衡政府一人的錯誤決策,這不是林鄭個人「離地」這麼簡單,而是決策的精英根本離開了香港本地,由一群外來者作決定,林鄭只是其中一分子。建制派今天指摘林鄭,但其實他們是支持69日硬去決定,當時已經出現了民意海嘯。麥美娟粗口問候林鄭,本來大快人心,可惜時間錯了,如果她是在69號死諫,這表示建制派還有些少判斷力及膽量。
香港名義上有選舉,但民意卻無法通過議會制衡政府,林鄭與建制派根本就是少數派聯合政府,他們在本地沒有大多數民意支持,卻以為靠共產黨幕後操控,自己就大權在握可以任意妄為。政府官員是一班烏合之眾的庸才,連基本政治論述能力及溝通能力也欠奉,一味諉過於人,出現民意海嘯就躲在「顏色革命、外國勢力」政治萬能key背後。至於中共涉港事務的大小官僚,自然是政治掛帥,敢於亮劍,寧左勿右,罔顧國際大環境。
如此政權貨色,駕馭一個身處新冷戰時代的國際金融中心,一個先進的社會、文化及新生代,注定是一場大敗局。相信中共即使檢討及換班之後,也無法解決這深層次矛盾。

2019年6月29日 星期六

【引渡惡法】當香港人不願跪下來.....

暴政之下無暴徒

As Hong Kong Refuses To Bend The Knee....
https://www.zerohedge.com/news/2019-06-12/hong-kong-refuses-bend-knee
 
 
當香港人在街頭表達他們對這項惡法的厭惡,警察也就在他們當中,向群眾發射催淚彈。
我們一般人以為警察的唯一目的就是抓捕罪犯並將他們關進監獄。
但這些來自香港的圖像,清楚地提醒我們,比捕捉罪犯更為重要的,警察的最終任務,就是向統治階層的精英效忠。當人民出來反抗時,警察就要極力保衛統治者,絕對不是保護人民的。
… People are in the streets of Hong Kong to voice their disgust over this bill… and the police are right there with them, firing tear gas into the crowds.
We like to think that the cops’ sole purpose is to catch criminals and put them in jail.
But these images out of Hong Kong are a stark reminder that, even more important than catching criminals, their ultimate fealty is to the political class and ruling elite... to protect the government from the people, instead of the other way around. 

外媒指警高層親共 前線淪炮灰  2019-06-23
《蘋果日報》警方處理反送中示威手法惹國際關注,美國《洛杉磯時報》指,回歸前港警獲譽為「亞洲最精良」,但如今高層靠攏北京,令警隊聲譽受損,前線飽受壓力,公眾視為「落實親中政府的爪牙」。 題為《「亞洲最精良」港警今被抨殘暴》的文章指,回歸後中國加緊控制香港,警察不時被轟採用內地極權策略,高層明顯親北京;去年跨部門反恐專責組到關押近百萬回教徒的新疆考察,前處長曾偉雄又成政協委員及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被視為向北京表忠的回報。
《洛時》文章指港警回歸前獲譽為「亞洲最精良」,如今被批殘暴。

應以柔性策略修補裂痕
高層升官,「散仔」淪炮灰。6.12警方以全副武裝驅散示威者後大失民心,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早前說警員出勤時受盡阻撓,與家屬在網上同受欺凌,是事件真正受害人;加上特首林鄭月娥未應市民要求全面調查處理示威手法,令警察產生「難以逆轉的受害者心理」,加深警民芥蒂。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曾銳生認為,警隊應以1980年代柔性策略修補裂痕,遇到對立局面要懂得降溫:「你預期會有暴力的環境,暴力自然會發生。誰出第一拳已無關重要。」他慨嘆:「現政府沒有前政府那種誠惶誠恐的感覺,因為他們不是外來的殖民地政府,而是自家的主人。

6.12 女學生被捕受辱全身傷 被扯高衫見 bra 克警唔准拉番低

濫權濫上癮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626/59757122
再有受害人指證警方使用過份武力。6.12包圍政總當日,一張由《蘋果》拍攝、身穿黑衣女示威者被多名警員拖行相片廣為流傳。相中人 Mary(化名)事隔兩周接受《蘋果》訪問,指當日被多名警員按倒地上拖行十多米,身體多處擦傷及瘀傷,其間上衣更被掀起露出內衣,但押解警員卻拒絕讓她整理衣服。錄口供時,警員更要求她簽署承認是跌倒受傷,才肯安排她上救護車接受治理。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形容,倘指控屬實,是「警方濫權濫上癮」。
 
Mary 6.12當天前往金鐘參加集會,至下午約3時半走到立法會外時,剛好碰上一大群人正湧入煲底,身形單薄的她被人群推至衝突前線,警方隨即施放催淚彈,在場人士爭相走避,但自己卻不慎踩到橫卧在地上的鐵馬,其中一隻腳卡住欄杆,五至六名警員隨即上前將她按在地上制服。她右手被拗後,感到背後傳來刺痛,懷疑被胡椒噴霧灑中,「好大幅度,成個身都係,手臂、臉、腰」,同時左手被另一人捉住及屈手指。

迫簽紙承認自己跌傷
她說當時身上亦無任何裝備,「連(安全)帽都冇」,無力反抗,但仍被警員在「煲底」石屎地上拖行十多米,「好似當我係件貨咁樣拉」,一直拖到立法會入口處。在過程中發現自己上衣被掀起,露出內衣,但無奈雙手仍被拉住,「我問佢我可唔可以拉返低件衫」,換來一聲喝斥,「佢話『邊一個畀你拉啊』」,直至被拖到立法會地下一間房中,始在女警協助下整理衣服,覺得受到屈辱,「依家諗返起都覺得好唔舒服,點解佢哋要咁做?點解係由男警Handle我一個女仔?」
Mary 獲告知自己涉嫌非法集會被捕,並在多名便衣警員包圍下錄口供。她表示自己是拘捕時被拖行而受傷,警員卻在口供紙寫上是自己跌倒而受傷,「但我自己跌親唔會有咁嚴重嘅傷口囉」。警員以馬上釋放她利誘她簽字,同時語帶恐嚇質問她:「你係睇醫生定要驗傷啊?」結果她在受壓下只好簽署與事實不符的口供紙,並坐上警方安排的救護車到醫院。因擔心驗傷會留下紀錄,簡單治理後即離開。
鄺俊宇:濫權濫上癮
Mary 回家後自行記錄傷勢,發現臉部及雙手都有大面積擦傷,眼角、手臂都有瘀傷,左腳大腿更是有明顯瘀痕,而被屈的左食指至今仍然有屈曲困難。她昨日受訪時仍有餘悸,雙手不停交錯搓擦,神色驚恐,「佢哋係用咗好多不必要武力,完全唔顧被捕者感受,想做乜就做乜」。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表示,若事主所講屬實,警方行為是令人髮指,認為警員涉使用不對等武力,又拒絕女被捕者拉好衣物的卑微要求,程度甚於羞辱,是「警方濫權濫上癮」。警察公共關係科回應指,任何人士如認為於警方處理任何事件時受到不合理對待,可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投訴警察課會考慮相關證據,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處理。
據《蘋果》當日拍到的相片,有立法會職員一直在旁協助警員,並疑似掀起Mary的上衣。立法會秘書處回覆指,已應議員要求將於下次行管會會議討論6.12事件。
 
 

2019年6月28日 星期五

引渡惡法】我未成年,請幫我血債票償


 
【蘋果日報】今年夏天,這群中學生最渴望長大,因為未夠18歲,今年底區議會選舉、明年立法會選舉不能投票。他們選擇在放學後擺街站,呼籲「夠秤」的香港人登記做選民。17Yoanna慨嘆:「如果我有呢票,我會好想用我呢票去做一啲改變。」Zack昨日踏入18歲,他決定「暫緩」慶祝生日,前日在街站派發選民登記表格,「(做)大人對我嚟講,係去認定我做更加多嘅嘢,為香港付出更多。」
ZackYoanna是中學生反修例關注組成員,69日他們第一次走上街頭遊行。百萬人上街震撼未過,612日警察暴力清場、616日再出現百萬人遊行,社會迫使他們急速成長。
前日他們問人借「大聲公」和摺枱,在觀塘港鐵站外擺街站,呼籲市民72日前登記做選民。身材嬌小的Yoanna負責「嗌咪」,「你手上嘅一票係可以改變香港前途,喺立法會踢走令送中條例通過嘅議員。」她指,港人應該學到教訓,避免選出盲撐政府的議員,「唔好投建制派囉,要投返啱自己嘅議員。」
Zack說,年輕一代經歷「反送中」一役,明白到要關心社會,「你唔嚟搵政治,政治會嚟搵你。」他在學校邀請年滿18歲同學登記做選民,放學後參加集會和擺街站宣傳,「新一代絕對要企出嚟,揀一個合適區議員,為自己發聲。」昨日是Zack18歲生日,他指暫時不會慶祝,但答應了留時間與家人吃飯,自己最大生日願望是「林鄭可以畀我抖吓」。
16歲阿謙亦在街站派傳單,他對警方612日武力清場印象深刻,很多人頭破血流,自己身體在學校準備考試,心思已經飄到去金鐘,「如果比起考試嚟講,守護自己香港更緊要,認識自己嘅香港更加重要。所以我會選擇去留意呢件事多過讀書,雖然我知係有少少唔啱,父母都有少少反對,但係我覺得我應該咁樣做囉。」
他指,很多市民都嫌登記選民很麻煩,白白放棄投票權利,「我哋每個人都應該把握呢個權利,因為唔知呢個權利之後仲會唔會有。」他希望公眾用選票踢走建制派,「就係因為建制派人數多,佢哋先有權力去主宰所有法案嘅通過、議案通過......而家都算香港一個最艱難時期,每一票都係好緊要,我都希望自己有資格去投呢一票。」阿謙指,雖然年輕人「未夠秤」投票,但可以在家庭多做一步,「叫你嘅父母登記做選民,咁樣已經足夠,到你真正長大18歲打後,你有能力去做更加前線嘅工作。
記者現場所見,市民反應未算踴躍,倒是站在一旁的電訊公司推銷員,二話不說取走4張選民登記表格。26歲推銷員阿星說,曾經有途人罵學生收錢做事,但自己旁觀最清楚。他指,《逃犯條例》引發社會強烈反對,令自己覺得要登記做選民。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到律政中心為示威者打氣:香港沒有暴徒


2017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Rebecca Johnson 晚上到律政中心為學生打氣
【蘋果日報】民間訂下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回應訴求的「最後通牒」6.26晚上9時結束,網民號召市民今日上午10時起包圍中環律政中心,香港眾志及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都有響應網上發起的號召,等候鄭若驊現身回應。2017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Rebecca Johnson,遠道從英國來港。她於今日(27日)晚上8時許到達律政中心外,為示威者打氣,強調當警察施行暴力就是想示威者變得更暴力,對學生堅守和平感到驕傲。
Rebecca Johnson 傍晚到律政中心,她認為香港示威者中並沒有「暴徒」,所有示威者均是絕對非暴力及和平(completely non-violent and peaceful),亦解釋得很清楚為何希望預防這條惡法(abusive law)。她指「當警方施行暴力,其實是想使示威者變得暴力」When the police use violence, they are actually trying to make protesters become violent),但示威者尤其是學生們,仍然堅守和平,令她感到驕傲。她表示以往行動時曾被拘捕,但從沒有人對她使用催淚彈及橡膠子彈等武器,直言政府不應對和平示威者使用催淚彈及橡膠子彈等,認為不能接受亦不應再發生(its unacceptable and never happen again)。
來自英國的她坦言對香港感到歉意,若英國當年運用其殖民權力為香港市民爭取人權及投票權,則不會在數年後被政府奪去。現場示威者紛紛對她的說話報以熱烈掌聲,她及後更高唱兩曲鼓勵在場示威者,現場人士亦為她拍掌打拍子。
她亦認為特首林鄭月娥應親臨示威區,並直接與示威者對話(Carrie Lam should come here and speak to you herself),除了解釋現時行政機關正在做甚麼,更要聆聽所有示威者的想法,「她不應該把你們(示威者)當作敵人」(She should not turn you into an enemy)。她指透過對話,讓示威者肯定反送中條例不會被頒佈,讓他們安心回家,才能扭轉現時情況。
而公民黨議員楊岳橋和譚文豪,今午就與同為國際廢除核武器運動創會會長Rebecca Johnson會面,兩人引述Rebecca Johnson席間指,對香港警察使用的暴力感到深切憂慮,狠批警方向示威者頭部發射橡膠子彈是「缺乏人性」及「不能接受」的行為:「向示威者發射催淚氣體及橡膠子彈是不必要的,亦很危險,因為那可能威脅到在場人士的性命」,她促請香港政府回應示威者的訴求,並以行動釋除市民對「送中」惡法,以及對香港人權及民主的疑慮。
她同時指,全面支持香港民主化,認為英國政府30年前如能在香港更徹底落實民主,香港現在的情況會很不一樣,「作為英國公民,我很遺憾英國在將香港歸還中國之前,未有將民主、人權和法治於香港全面落實,而英國的本國國民當時早就在享受這些民主制度。
 

【反送中】全球登公開信 德負責人:前所未有網民奇蹟 四國搶先見報


 
【蘋果日報】香港網民眾籌,趁20國集團(G20)峯會今日起一連兩日在日本大阪舉行,於全球多份主要報章刊登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及G20峯會領袖關注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的爭議。公開信昨日在四份報章率先刊登,包括德國最具影響力的報章《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 Zeitung),有份參與登報過程的居德港人形容今次行動前所未有,相信在國際上已起影響力。
網民以Freedom Hongkonger名義發起眾籌,趁G20峯會在日本舉行,於全球多份主要報章刊登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及G20峯會領袖關注香港「送中」條例爭議及警察濫暴等問題。根據眾籌G20各地登報官方資訊台,公開信昨日率先在四份國際報章刊登,包括德國《南德意志報》、英國《衞報》(The Guardian)、比利時《Politico》網上版G20專題及加拿大的《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
德國《南德意志報》昨刊登港人呼籲國際社會及G20𕧌會領袖關注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爭議的公開信,廣告註明圖片由《蘋果日報》提供。

 

 
「行動連結世界各地港人」

公開信以「香港人」名義發出,以〈G20與香港站在一起〉(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為題,指出200萬港人為抗惡法上街,但警方以過度武力對付和平示威者,政府又將示威定性為暴動等,港人不會屈服於政府的暴力,要求撤回惡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6.12警方使用過度武力、撤回將6.12定性為暴動及實施全民普選等。
今次《南德意志報》的出版物法規負責人、居德港人林超杰向《蘋果》表示,按當地法律規定,所有出版刊物要有出版物法規負責人,由於Telegram群組管理人對自己身份有很高保護性,故由負責聯絡該報的他做出版物法規負責人,但他並非今次行動發起人。
在《南德意志報》刊登公開信需近百萬港元,他指整個籌備過程由繙譯、排版、轉賬、搜集資料、聯絡,「每一個人都盡心盡力咁為呢個目標努力,令到個廣告可以光速出現喺SZ(南德意志報),真係話係奇蹟都絕不為過」。他形容今次行動是前所未有,顯示行動連結世界各地的港人,相信已能為港人的訴求發聲,在國際上已起影響力。
張秀賢籲持續推動抗爭力量
負責眾籌的網民呼籲已購買相關報章的海外網民,將報章拍照發佈至社交媒體。在英國出席國會研討會的佔中九子之一、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張秀賢響應呼籲,將其手持《衞報》的照片上載facebook。他接受《蘋果》訪問時稱,今次眾籌全球登報行動,有助國際關注及支持香港,料G20峯會各國會討論香港議題,向國家主席習近平施壓。他指出,本港兩次百萬人大遊行惹國際關注,他認為港人應把握機會,持續推動這股抗爭力量,繼續爭取國際支持香港民主自由,「如果香港人都唔為自己抗爭,為自己發聲,好難叫外國支持你」。

2019年6月27日 星期四

【引渡惡法】區選引入DQ制捱轟 選舉處「避風頭」取消諮詢會

港官在做,美國在看
美新版香港法案列重磅條款:限明年(2020)普選立法會【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0626日訊】https://www.ntdtv.com/gb/2019/06/25/a102609072.html
CECC主席麥高文(左)早前聯同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右)提出新版本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

區選引入DQ制捱轟 選舉處「避風頭」取消諮詢會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625/1589867/
要求特首林鄭月娥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引發多場不合作運動,包括在港鐵上「不小心」使車門不能關上、集體到稅務大樓交稅等。連日不合作運動使選舉事務處都成驚弓之鳥,處方今午出稿指經風險評估後,基於公眾安全和保安考慮,原定今日(25日)晚上7時至9時在香港鰂魚涌基利路1號鰂魚涌社區會堂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活動建議指引公眾諮詢大會會取消。
適用於本年11月區選的選舉活動建議指引,引入與立法會選舉相同的「確認書」制度,選舉主任有權DQ (*) 參選人,指引第三章3.9b)條明文指出,候選人須聲明擁護《基本法》及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為確保所有候選人簽署聲明時,已清楚明白《基本法》的相關條文,以及作出有關聲明的法例要求和相關責任,「選管會擬備了一份確認書供候選人簽署,以協助選舉主任行使法例賦予的權力履行其職責,確保提名程序能依法完成」。

(*) DQ = Disqualify = 以候選人不愛國愛黨為藉口取消他們的參選權
有網民批評政府在區選引入「DQ惡法」,在網上號召市民今晚出席諮詢大會發表意見反對惡法,政府臨時取消公眾諮詢會,被批評再次逃避公眾諮詢便實施「惡法」。
今日曾呼籲市民出席諮詢大會、以反對區議會選舉透過確認書DQ參選人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指,不明白政府為何要如此害怕民意:「連市民都未見,就要取消諮詢大會,同埋政府唔係應該理直氣壯嘅咩?而家未Connect,已經拔咗掣,唯一合理嘅推斷係政府驚人多,驚群情洶湧。」楊岳橋反問政府想「龜縮到幾時」:「政府好似進入咗無人駕駛嘅情況,幾乎無問責官員出嚟見人,連行政會議都唔開,真係缺乏擔當。」楊岳橋批評,這類諮詢大會也是「走過場」,相信政府最終是不會理會反對的民意,繼續會以確認書DQ異己:「如果佢唔想令香港人太憤怒,唔該將呢啲無謂嘅嘢收返啦。」
曾被選舉主任DQ參選立法會議員資格的香港眾志成員周庭回覆《蘋果》時指,選管會取消今晚諮詢大會,除了因為近日「風頭火勢」,也是避免帶起社會另一具爭議的DQ議題,「佢好清楚反送中呢啲民意無回應過,佢梗係唔想挑起多一個火頭」。她斥,政府由宣佈暫緩修例至今一直「龜縮」,拒絕面對市民,明顯是想迴避民意和訴求,做法不負責任,「由講咗暫緩(修例)開始,啲官員已不斷避免出席公開場合,林鄭都消失咗差唔多禮拜啦」。
對於是次選舉活動建議指引,引入與立法會選舉相同的「確認書」制度,周庭認為「確認書」只是DQ候選人的藉口,「係其中一個任佢搬嘅龍門,係政治篩選」,而選舉主任則擁有很大權力進行政治審查。她指,從過去兩年多名參選人被DQ,反映政治紅線「越收越窄」,「呢啲全部都係北京政府嘅指令,令更多主張民主的人不能參選」。她說,雖然政府不會理會市民反對DQ,諮詢大會又取消,但每個表達意見的渠道也不應放過,呼籲市民繼續就選舉活動諮詢指引諮詢發表意見。

【引渡惡法】輔警 6.12 後辭職 :「我唔想企喺示威者對面」

從小立志做個好警察輔警6.12後辭職明志「我唔想企喺示威者 
對面」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realtime/article/20190626/59759403

經過69103萬人上街後,政府依然漠視民意,擺出強硬姿態,誓要通過惡法,激起612日市民罷工罷學圍堵立法會,暫時成功阻止惡法二讀。但隨後警察以大量催淚彈、布袋彈等武器攻擊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惹起社會大眾強烈不滿。

有現職輔警親眼目睹6.12警方暴力清場後,接受不了警察濫權,完全違反《警察通例》中的指引。網名「好仔唔會當差」的輔警直言,警察同袍當日漠視市民性命,事後拘捕示威者的手法亦視法紀如無物,警隊只淪為當權者的政治工具,已不再是當初他景仰的警隊。「好仔唔會當差」最後決定要辭職明志,用另一個身份守護香港。

【引渡惡法】送別杰仔,不相識的默契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626/20713618
梁凌杰頭七當日,何先生在太古廣場外以蘇格蘭笛吹奏《Amazing Grace》送別戰友
那夜,梁凌杰身穿黃色雨衣,從太古廣場外的臨時工作平台墮下離世,死前他在平台掛上一幅橫額,清楚列出訴求:「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
直至梁凌杰的頭七(621日),他的四項訴求仍是無一實現,金鐘街上仍是站滿示威者,而示威者的心裏多了一份記掛,就是要替梁凌杰送行。
頭七這天,因政府拒在限時前回應訴求,許多香港人又再走上街頭,太古廣場的不遠處,夏慤道有人自發佔據馬路,警總外有萬人高喊「釋放盧偉聰」,而太古廣場外,梁凌杰在一星期前離世的位置,也有人自發悼念。
K和阿峰都是在下午3時來到悼念地點,看見廣場外的正方形空間只有津姐坐在地上,把公眾帶來的衣紙摺成一份份金銀衣寶,就留下來一邊看津姐怎樣摺,一邊自行摺起來。阿K和阿峰摺了一個小時左右,蹲得累了便站起來,在香爐與花束旁邊談着對梁凌杰墮斃的感受和疑惑。
從事自由工作的阿K,自12日開始常常一個人來到金鐘,她說來到自然有朋友、有事做。阿K隨身攜帶一個小小的大聲公,說是萬一發生甚麼事都可以立即叫在場人士疏散,因為她在12日經歷過人群在催淚彈裏不知要跑到哪裏的恐慌感。文員阿峰長期戴着口罩、頸上掛着眼罩,他說曾在傘運遠距離嗅到催淚彈,氣管立時非常不適,他有哮喘所以口罩不敢離身。身體限制令他不能走在最前線,但他希望留在現場,「人數始終是一個很有代表性的支持」。
人們見阿K和阿峰看守着衣紙,以為二人是悼念的「工作人員」,就把帶來的線香、衣紙、白花等交給他們,他們接過,把香火放在香爐旁,把衣紙留給津姐,又把花束放在石壆。入夜後阿K和阿峰不見了,香爐旁邊換了花姐坐在地上剪花,排隊上香的人俯身把花遞給花姐,花姐把花莖剪短、把花枝稍稍修剪,如果是一枝花,花姐就遞回給公眾,如果是一束花,她就遞給義工,交義工派給排隊上香而沒有帶花的市民。物資共用,這是大眾和義工間的默契。

花姐坐在地上,被一大堆枝葉圍着。她說,花姐是她這晚的名字,日落前,大家叫她香姐,因為她早上負責香爐旁的派香、上香工作。這天她大概11時來到金鐘,吃過早餐就四圍走走,她有急救牌,本來想到急救站幫忙,但看見急救站的人手好像足夠了,她就來到悼念地點,看見缺人就留下來照料香火,後來香爐交給其他義工照顧,而帶花前來的人越來越多,石壆容納不了花莖過長的花,她就拿着剪刀替排隊人士剪花,後來站得累了就坐下來。剪花和派花,都是義工當晚臨時發現的新工作。
花姐從事服務業,這天因為放假一整天在金鐘,而在6.12後,她一有空就來金鐘,通常駐在急救站,不是有甚麼task要做,而是想留在金鐘。她說五年前傘運也有到現場看看,但只是想知道真相,投入感不大。6.12她也抱着相同心態,本來與同事在添馬公園打算逗留一會就走,隨人群走到中信大廈外面,她卻突然吃了一堆警察「好像不用錢就狂丟」的催淚彈,她記得當時身邊的示威者非常和平,且警察沒有任何警告或舉旗,這令她非常氣憤。
她隨人潮想走進中信大廈,與十幾個人站在旋轉門的一格裏,此時旋轉門卡住了,她難以呼吸,以為會死,但沒有死,就從那一晚開始留下來,「很不放心,如果大家也走了,就沒有人知道事實」。她以吃譚仔比喻那天狂吃催淚彈:「當你在同一時間吃了一堆譚仔,你本身不吃辣也會變了辣妹。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引渡惡法】潘小濤:警方的自製公關災難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audiocolumndetail.aspx?itemid=1126965

包圍警總當晚,警方在官方網出 PO,圖文並茂指摘示威者刻意阻塞,稱召喚了救護車逾一小時仍未能到達警總,運送患上長期病患、癌症及其他有需要的同事,呼籲示威者離開。而總警司李仲華還接受大台訪問,說有孕婦等人不能離開,稱每個人都需要被關懷。顯然,警方是搏同情,並顯示示威者冷酷。

其實,救護員推着救護車穿着示威人士讓出的通道抵達警總大門,但警方拖延二十分後始開門。消防處亦稱,須待警察安排職員開閘才可進入警總,但補充說「示威者沒有阻擋救援人員」。警方其後稱,警方確需時尋找鎖匙。
而且,多人向 facebook 專頁「HA Secrets」管理員發文,稱收到投稿,指警總送往律敦治醫院急救室的五名患者中,三名未登記便自行離開,整晚未回。另有網民指,警總往瑪麗醫院的救護車亦有類似情況,四名患者未登記便自行離開。直斥如事件屬實,「十分影響其他真正有需要嘅傷者」,並質疑警方「縱容同事濫用不特止,並將病人作為公關手段,制造假新聞,不擇手段」,呼籲切勿濫用救護車與急症室。
在資訊發達,在無數鏡頭直播時,如此謊言很易被揭穿。警總大槪有七個出入口,三個車用,四個人行,其中一個側門及一道常關的小門通往夏愨花園,到當日下午五點幾,大批職員還可從小門離開,也有軍裝警由此入內。換言之,孕婦、長期病患等人,到放工時間仍可離開。其後,示威者發現此秘道後用雜物堵塞,正門便成了唯一出入口,只不過要穿過大量示威人群而已,但要運送病患等,絕對可以。軒尼斯道紅海,示威人潮散開讓路給救護車,這幾天都發生了無數次,相反是警方多次拒絕讓路給救護車,甚至將傷者從救護車拉下來。誰不講人道呢?
警方今次本想插贓嫁禍,誰知偷雞不成蝕把米。事實上,細味一下這個劇本就覺得很荒謬。一班病壞後生,曝曬一整天都無人求醫,相反訓練有素坐鎮總部的警隊精英,坐在冷氣房中十六小時竟有十三人送院,即使部分是求助市民,也不合理。而且,警方說他們都是孕婦癌症長期病患等,如此重病竟然未入急症室就急急腳自行離開?!公開災難,再陷警隊不義,誰的屎橋呀?

【引渡惡法】連登仔周四《金融時報》登反送中廣告 半日集資540萬

連登仔周四《金融時報》登反送中廣告 半日集資540萬超額完成暫緩眾籌

反送中浪潮持續,多次行動貢獻不少的連登仔再有新猷。有網民發起眾籌300萬港幣(平台連結: https://bit.ly/2Nb7Poy ),打算在星期四(27日)G20峰會舉行當日,於各國主要媒體登頭版廣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香港《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同警暴問題。眾籌截至下午約3時半,已錄得超過2萬人捐款,款項已達548萬港元,超額完成,有關眾籌亦已暫緩。
 發起眾籌的網民表示,早前已和美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確認,對方會預留星期四(27日)美國版、亞洲版頭版各1個版位的右下角,讓香港市民刊登反送中廣告,所須費用大概港幣13萬多元。網民亦打算在美國、英國、日本、法國的主流報章登廣告,例如《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希望帶來更大影響力。
 發起登報的網民在眾籌平台透露,香港捐款實在太踴躍,令付款平台Paypal以為有人洗黑錢,令捐款者一度只可以用信用卡、銀行卡付款,但目前已回復正常。記者嘗試用電腦登入時,平台網頁亦一度出現故障,但手機登入則如常。發起人又表示,會按最終籌集到的資金數目,決定在多少國際傳媒登廣告,如果最終有餘款,籌得款項將會捐予「反送中受傷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
 眾籌登報發起人之一李先生表示,籌備登報的義工人手一直不足,因此今午得悉籌款數字已迅速達標時,大家都各自在忙,「真係好感動,我有喊,但唔得閒慶祝,現在係代表一大班香港人,要做好佢。」李先生透露,截至目前最大的單一捐款為2萬港元,可見不存在所謂「金主」;團隊現正跟《紐約時報》商討登廣告事宜,其他義工亦正聯絡世界各地報章,了解登報詳情。
 李先生表示,當初將眾籌目標定於300萬港元,源於《紐約時報》頭版廣告叫價約150萬港元,「我哋希望落到兩份大嘅報紙,剩低就用喺細報紙、或者非全版廣告。」他又透露,在國際媒體登廣告的主意,其實是源於一位「連登仔」,在討論區提議G20峰會期間,就反送中一事造成國際輿論壓力,「呢件事無大台,你可以做呢啲,我可以做呢啲,大家就集埋一齊。」
 發起人亦上載了計劃在《金融時報》頭版刊登的公開信。信中以「香港市民」及「自由先鋒(Vanguards of Freedom)」作署名,表示政府修例令「白色恐怖籠罩香港(A white terror has descended upon Hong Kong)」,重申要求政府釋放示威者、完全撤回修例,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使用暴力清場3個訴求,呼籲各國領袖在G20峰會上支持港人。
 他們補充,今次眾籌參考了台灣的「太陽花學運」。20143月,台灣學生反對中國與台灣的服貿協議,發生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學運。為喚起國際關注這場民主運動,逾3500名網民集資在《紐約時報》國際亞洲版周末刊登廣告,以「Democracy at 4am(在凌晨4點的民主)」為主題,及以美國詩人埃米莉.狄更生詩句「Morning without YOU is a dwindled dawn(沒有你的清晨是黯淡的黎明)」為副標題,提出太陽花學運的民主訴求。 

【引渡惡法】「唔好搞我後面,邊個搞我後面」

【高清回顧】金鐘站理論:唔好搞我後面|2019年6月12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ohQAy9db4s



高慧然 :「唔好搞我後面」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AB%98%E6%85%A7%E7%84%B6/daily/article/20190622/20709984

【蘋果日報】連鎖餅店東海堂拒絕為客人訂製一個寫有「唔好搞我後面」糖牌的生日蛋糕,理由是「不能涉及政治用語」,引起公憤。首先,「唔好搞我後面」只不過是一句潮語,客人把蛋糕拎回家,你一句「唔好搞我後面」、他一句「我無搞你後面」或「我只搞你前面」,大家嘻哈一番,苦中作樂,餅店實在犯不着太敏感,自製政治風波。依客人要求,訂做一個「唔好搞我後面」蛋糕不涉政治,以政治為理由,自我審查,不尊重言論自由,拒做這樣一個蛋糕,卻反而把自己捲入政治風波。
東海堂在事件曝光後已主動致電客人道歉,並且在網絡專頁回應事件,展示一個插有「唔好搞我後面」糖牌的蛋糕相片,表明經過今次事件,會再加強員工溝通及培訓,歡迎客人自訂蛋糕上的賀詞,「只要唔係粗言穢語或不雅用語,我哋都照單全收」。
商家終究是商家,200萬人上街,民心所向,它可以不在乎,但200萬潛在的客人,當然不宜得罪
東海堂的主動回應,贏得網民激賞,盛讚公關應該加人工。不難預測短期內潮語蛋糕訂單會劇增。志高才疏的林鄭月娥 (香港特區首長),年薪六百萬,連一個蛋糕店的公關都不如,兩相比較,就知道香港人出那麼多錢,養這麼一個好鬥的女人,無風起浪,撕裂社會,加劇社會矛盾,是多麼冤
林鄭月娥
 

2019年6月25日 星期二

《人權民主法案》列避免制裁條件 美限港2020年普選立會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624/20711950
CECC主席麥高文(左)早前聯同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右)提出新版本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
【本報訊】林鄭月娥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引發逾百萬港人兩度上街,雖然遊行時市民高呼林鄭下台,但正如法律界選委陳景生早前稱即使換特首也未必解決到問題,香港應有真正民選特首,只有盡快推行政改才是解決現時困局的出路。本報發現,美國跨黨派國會議員本月重推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當中設下2020年普選立法會的「時限」,並明確要求普選特首,法案如獲通過,港府若不作回應,勢影響《香港政策法》,最嚴重可換來美方制裁,變相迫令港府重啟政改。3月時曾訪美的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形容,美國對港政策明顯調整「已經寫在牆上」,又指美方此舉是警告北京及港府勿再破壞一國兩制,且要盡快重啟政改。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周將在日本大阪G20峯會期間跟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面,料談及香港情況,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聯邦眾議員麥高文(James McGovern),13日聯同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提出新版本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下稱法案),獲另外10位跨黨派參眾議員支持。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亦明言支持法案;中國外長王毅怒稱,中方需「大喝一聲」來促對方收回黑手。
以真正民主方式選特首
最新版本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跟2017年版本相比,在闡述美國政策部份,續促請中國政府堅持對港承諾,包括允許港人以高度自治及不受不當干預方式管治香港,並確保香港選民可自由享有通過普選方式選舉特首及香港立法會全體議員的權利。
不過,法案同時對香港推行普選設限,要求香港在2020年前,以公開和直接的民主方式選舉立法會全體議員,同時支持香港以真正民主方式,自由及公平地提名以及選舉香港行政長官,令法案直接跟推動香港民主的進程扯上關係。
由於《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與《香港政策法》如同美方對港的賞罰機制,如香港人權民主狀況欠佳,美國不但可取消對港優惠,更能懲罰在港打壓民主自由的香港或中國內地官員,包括禁止相關官員入境及凍結他們在美資產。由於法案獲通過呼聲甚高,這些懲罰便不再是靠嚇。
今年3月聯同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訪美的公民黨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直言,草案反映如香港沒有普選,必然會對《香港政策法》帶來影響,「普選係一國兩制嘅核心,如未能落實,自然亦係未能落實一國兩制」,直言草案以「open and direct democratic」字眼來描述立法會的選舉方式,「其實即係普選啦」。

G20峰會前 民陣再集會促國際對港府施壓

http://www.epochtimes.com/b5/19/6/25/n11343895.htm

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第十四次峰會將於本週五、六在日本大阪舉行。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將在週三(626日)發起集會,希望在峰會前夕,向世界表達香港人爭取民主的訴求,促國際社會對港府及北京施壓。
「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活動23日在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舉行,數萬名台灣民眾不畏風雨參加
另外,有評論指,週日(23日)在台灣有10萬民眾參與「反紅媒」的活動,也是受到香港「反送中」的影響。反送中始於香港,成了世界關注點,事態已經在台灣引起了效應,台灣民眾開始覺醒,認識到「一國兩制」是失敗的,這一轉變對未來台灣選舉也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據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邀請,將於本週四至六(27日至29日)赴日本大阪,出席G20峰會。屆時也將與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會晤。
民陣24日召開記者會,就週三晚上8時在愛丁堡舉行的集會做了說明。召集人岑子傑表示,趁20國集團(G20)峰會前,舉行「G20 Free Hong Kong集會」,主題是「G20 Free Hong Kong Democracy now」,是要面向世界、向20個國家領導表達:「香港人值得擁有民主嗎?香港人應該有民主嗎?香港人可以實踐民主制度嗎?這問題不單問外國領袖,也是問中國(中共主席)習近平,香港人應該擁有民主,我們值得擁有民主。」
民陣重申,集會繼續提出五項訴求,包括撤回修訂《逃犯條例》、撤回金鐘衝突的暴動定性、不檢控示威者、特首林鄭月娥下台,以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檢討警方使用暴力情況。
民陣將於集會中以多國語言宣讀宣言,並呼籲集會市民於當晚9點亮起手機的燈,讓世界看見港人爭取民主人權自由法治的光輝。
岑子傑表示,九七後至今仍未看到民主普選得到落實,「甚至到2014年人大8.31落閘,中共逼香港接受一個有篩選的普選。共產黨選好候選人才給香港人做橡皮圖章蓋章,去決定誰做香港的特首。」
港人對被欽點的特首沒信心
岑子傑又說,《逃犯條例》引起港人不安的原因,除了因為港人對大陸司法制度無信心,沒有人權保障及公平審訊,亦因為對中央欽點的特首無信心。「我們其中一個最沒信心的是,由中共欽點的特首由她決定,可以將香港人送到一個沒公平審訊、沒有人權保障的地方,包括中國大陸。」他強調,種種問題皆涉及香港是否有民主的法制。
另外,中共外交部部長助理張軍,在北京舉行的二十國集團吹風會上,回應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可能在同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時,提及香港問題,他重申中共的一貫論調,稱香港事務全屬中國事務,無論任何場合,任何形式,都不允許任何國家、任何個人,干涉中國內政。
岑子傑回應時,批評外交部做法只是顯示內心怯懦,不敢面對他人質問。反問如果有鄰居看見嚴重家暴而抱打不平,社會福利署要介入,施暴的人是否可以家庭內部事務而拒絕。他強調,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是現今世界重要價值,批評港府及中共不但踐踏港人的民主自由等權利,更是踐踏全世界的普世價值。
國際關注在台發酵
香港反送中運動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以及多個華人社區的聲援。也影響華人社會反共的浪潮。
剛發生在台灣的「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活動,有數萬台灣人不畏風雨參與。
科大社會科學系副教授成名認為,今次台灣反紅媒的活動肯定是受到香港反送中的影響。尤其過去2030年中共在政治上對台灣進行很多威嚇,要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的宗主國,令台灣備受欺壓。「所以我們無論是看太陽花(學運),或者很多政治事件。台灣民眾都是,對於與中國(中共)的關係有擔憂,台灣會不會越來越受到更加多的排斥、欺壓呢?當然包括經濟上了。」
特別是台灣總統蔡英文上台後,一直強調要擺脫中共。「所以台灣的媒體報導了香港這次運動,當然他們會聯繫到就是說『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所以昨天的聚會,絕對很多(人),比如創辦、搞那個運動的人都是黃國昌,他們的黨(時代力量)。他們一路就想提醒台灣人,一國兩制行不通,中國共產黨的打壓很嚴重。」
反送中對台灣影響大
成名並認為,香港反送中運動對台灣影響很大,從近期蔡英文的民調一路上升便可看出,「你看到民調大幅反彈,就是因為台灣人透過台灣媒體或者國際媒體,看到香港竟然出現一次,過去幾十年來最大規模,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200萬人,所以震撼是很厲害的。還有200萬人之前的103萬人都是非常震撼,都是很厲害的。所以絕對是有關的,台灣那裡。」
至於中共外交部重申香港事務全屬中國事務,不允許任何國家個人,干涉中國內政。成名認為,這是中共的一貫姿態,在此表現出中共的橫蠻無理。「它講這番話純粹是擺姿態,因為美國現在在經濟、軍事各方面都處於一個強勢,連習近平他就算不想和川普(特朗普)去談,都被迫去談。因為他不想要關稅大幅增加。」更何況,早前已有美國國會議員提出過要重新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
時評家程翔認為,香港反送中運動在華人社區引以共鳴,相信台灣的反紅媒運動多少也受香港影響,因為台灣是近十年從旺旺集團收購《中國時報》開始,紅色資本入侵台灣傳媒,台灣人終於看清紅色媒體的不良影響。另一方面香港近期發生的問題也令台灣看清中共治下的「一國兩制」是行不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