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9日 星期六

《華郵》:中共恐重蹈蘇共覆轍 ,最終或致亡黨

【武漢肺炎】《華郵》:中共恐重蹈蘇共覆轍 最終或致亡黨

武漢肺炎疫情失控,國家主席習近平表態後,中共官員才盡全力對付疫情,不過,美國《華盛頓郵報》中國記者Gerry Shih發表的文章,認為這次疫情是中共的黑天鵝,如同前蘇聯面對1986年切爾諾貝爾核災難一樣,處理不好,隨時會重蹈蘇共覆轍,最終倒台。

文章指出,習近平去年1月曾經警告中共高層,要提防「黑天鵝」出現,動搖中共70年的統治。沒想到,1年後黑天鵝真的出現,但並不是來自美國華盛頓的國會議事廳,而是來自湖北武漢一個菜市場。目前,中共正全力應付武漢肺炎對內地濟和全球健康的深遠影響,同時亦要應付來自全國各地,對官員以笨拙手法處理疫情引發的民怨。

文章引述曾在2003年任英國駐華大使館一等秘書、倫敦國王學院中國研究所主任布朗(Kerry Brown)認為,武漢肺炎「正正就是一個類似黑天鵝的時刻」,他認為這種時刻,「共產黨要向人民顯示它的高度集中控制、高度集中協調的制度,以及中共一方主張的社會契約主張,可是,中共的合法性卻正臨挑戰,人民現在似乎是越來越神經兮兮。」

報道又指中共中央正採取分層式手法去處理民怨,容許人民對企圖隱瞞疫情的武漢地方官員發洩不滿,但卻為習近平築起一道「保護網」,以免有損他「人民敬愛領袖」的形象。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學院主任曾銳生認為,內地民眾對政府的觀感,都是由宣傳機器所塑造,而這部機器目前正卯足全力,維護習近平的形象。其中,習總與世衞總幹事譚德賽(Tedros Ghebreyesus)會面時,內地官媒最初報道,習近平稱是他「個人指示」應對整個疫情,但不久後內地傳媒則改為是習近平的政府「集體指示」。

美國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中國政治經濟學者史宗瀚(Victor Shih)則指出,習近平在年初一成立疫情應對小組,但他卻拒絕擔任這個小組的組長,改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擔任。史宗瀚批評:「如果習近平真的信心滿滿,為甚麼他自己不擔任小組組長,將所有功勞攬在身上?」他更認為,一旦病毒繼續散播到其他主要大城市如北京、上海等,可能會出現一場政治災難,習近平的形象將「消失於無形」。
內地網民都認為,HBO劇集《核爆家園》(Chernobyl)的內容,與目前官員處理疫情的手法,與當年蘇共末期有類似地方。1986年切爾諾貝爾核災難,被視為加速蘇共倒台的原因之一。

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經濟系教授楊大利則認為,目前中共似乎容許民眾向基層官員發洩,只要不質疑中共的合法性或其官僚文化就沒問題。他認為:「讓地方官員成為代罪羔羊,是一個傳統的策略。」

曾銳生相信,一旦疫情降溫之後,中共很可能撤換一批地方官員,一切要視乎疫情的影響有多嚴重。

陳馮富珍:中國抗疫之力世上無國家能及 (!?!?!?)

曾任世衞總幹事、全國政協常委陳馮富珍在疫情不斷蔓延之際,繼續讚揚中共處理疫情的表現。她接受央視訪問時稱,疫情發生後,「中國及時採取了有效措施,舉國之力共抗疫情,世界上沒有其他任何一個國家能做到」。她又表示,對中國科學家作出的努力表示敬佩,得出的結果亦與世衞、全球分享,「幫助世界各國的科學家們對新型冠狀病毒進行分析」。
至下午,內地官方通報已確診武漢肺炎1.4萬宗,並且造成逾300人死亡。

2020年2月28日 星期五

林和立 : 習近平威信受到上任來最大打擊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206/YB2BM75MLZ5WWSO35OJLMCJYOQ/

北京高層把對抗武漢肺炎定性為「關乎中共政權穩定、關乎國家維穩大局」,並牽涉到全黨全國全軍總動員的世紀戰役。可否打贏新型冠狀病毒對習近平能否繼續當中共「終身核心」有決定性的影響,能否盡快戰勝疫情亦是習總2012年執政以來最棘手的困局。

很明顯,習總雖然還掌握軍隊、武警、警察等專政力量,但他的威信與個人影響力受到嚴峻打擊。世界衞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大贊中共處理疫情,說甚麼北京「展現出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云云。但國際輿論大肆批評習總應付武漢肺炎的左支右絀。首先,習總沒有吸收2003SARS的教訓,武漢頭一批病例在去年12月初爆發,但地方與中央同時隱瞞真相。習總等到120日才定下打贏新型肺炎的軍令狀,而且到今天全國漏報、虛報和誤報數字與受災程度依然沒有停頓。

讓李克強及地方政府背鍋
習近平在去年10月四中全會中承諾要「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但對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束手無策。他不但沒有推行第五個、即國家治理與行政的現代化,還沿用中共的老套:把疫情的主要責任推給地方,官方控制的輿論與互聯網或明或暗地慫恿民眾攻擊武漢與湖北各層地方政權;地方諸侯成為群眾發洩不滿的對象。另一方面習總重拾老毛「群眾鬥群眾」的陽謀,沒有防止還未受感染的地區歧視、抵制甚至打擊湖北與其他嚴重疫區的人民的不人道「土法」。習總亦乘機打壓「新黑五類」如地下基督教團體的活動。

但「終身核心」對防疫究竟做了甚麼大貢獻?在與世界衞生組織高層見面時,習自詡是打武漢肺炎硬仗的最高負責人,並「對加強疫情防控作出了全面部署」。習在125日成立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但組長是他的政敵總理李克強。習總的如意算盤是疫情假如有起色的話他領功,情況惡化的話李克強要負責!的確,習總在利用打肺炎來強化自己至高無上的地位。他在23日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上敦促全國上下要服從黨中央,即習核心的「統一指揮、統一協調、統一調度」。他又重提「四個意識」與「兩個維護」,簡單來說是要全國增強「與核心看齊」意識,並維護核心的權威。

129日的高層會議上,習總更強調只有他一人可操控全國武裝力量。他以軍委主席的身份向解放軍與武警發指示,即「目前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複雜」,要求全軍「聞令而動,勇挑重擔,敢打硬仗,積極支援地方疫情防控」。其實軍隊的醫療科研能力在2015年底到2016年初三軍大整頓時已大幅下滑,習總主要要求軍隊與武警「防止民變」與穩住政權,在春節前已調動大批武警到武漢執行封城,他亦撥了龐大警力保住北京的安穩。

有數得計,習近平吹噓他的政績包括高於6%的平穩經濟增長,加快台灣統一與穩住香港特區人民的「愛國心」。外政方面,習總不惜大撒金錢搞一帶一路式的硬與軟實力投放,締造以中國為中心的「世界命運共同體」。但武漢病毒與其全球傳播對大陸經濟會構成極大的不良影響,今年經濟增長不要說保六,連保五甚至保四亦成問題。1月台灣選舉與香港的反送中爭民主運動已反映台灣人與港人對北京的不滿,這次世紀瘟疫令台、港人對中共的人治與維穩等極權舉措更加反感!至於在國際層面,武漢冠狀病毒已影響了十多個國家與地區人民的安康與財產,中共的全球軟實力備受改革開放以來最大的打擊。當然,經濟疲弱、部份先進國家停止和中國的大公司與頂尖學者合作亦會影響大陸的硬實力。表面神勇的習近平在黨政軍與人民心中的威信已下跌到谷底!

習總出巡如做騷 顯凡事要「定於一尊」但不敢去疫區

https://hk.appledaily.com/china/20200210/BF2GUKN65SP7YTHV3424LHARAY/

「習主席來了!」「習總書記親自到一線指導抗疫!」下午5時左右,當伴隨着這些激動的文字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媒體出現,同時有一段現場短片「以證其實」時,外界初還為習在此關鍵時刻現身疫區而慨歎,不料隨後信息顯示,習並非在武漢,而是在北京市,在距中南海圍牆不遠的社區「視察指導」抗疫工作!有網民斥習如此做騷「還不如繼續躱在中南海指導還好!」

新華社發稿指,今天下午習近平現身北京,在北京「調研指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習近平首先來到朝陽區安貞街道安華里社區,「了解基層一線疫情群防群控、居民生活必需品保障供應等情况,看望慰問社區居民和工作人員」。央視也發即時短片,「及時報道」習主席的這一「重要活動」。

非官方拍攝的短片顯示,穿着深色中褸的習總和一眾官員戴着醫用普通口罩,乘坐中巴到市內街道辦視察,出來時習對行人道指指點點,向屬下說了幾句,然後走回中巴,其間鏡頭外響起「習主席好」、「總書記辛苦了」等喊聲。習向「圍觀者」招手致意後,施施然上車離去。

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至今一個多月,僅官方認可已導致逾八萬人染病、近千人因疫死亡,中共最高層已多次召開會議專門研究對策,還成立中央領導小組,喜歡當小組長的習近平這回慷慨讓位,推總理李克強任小組長,但習又不忘對外宣稱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這場抗疫戰。

凡事要「定於一尊」的習至今不敢去武漢疫區「親自指揮」,而把赴一線的「機會」給李克強和副總理孫春蘭等,惹外界諸多揣測,包括身體有恙、怕中招染疫等。神隱多日後今日終在公眾面前露面覝身,有網民反問「為甚麼不是去武漢?」這也叫親自指揮抗疫?太誇張了吧!」也有網民直指「還不如繼續呆在中南海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好點!」

2020年2月27日 星期四

【武漢肺炎】日燒兩千屍體!燒20幾日仲未完

日燒兩千屍體!燒20幾日仲未完 武漢醫護大爆發 嚴重者死亡率達5

內地武漢肺炎疫情失控,作為重災區的湖北省武漢市,情況更是嚴峻。雖然官方每天公佈的死亡數字有所回落,其真實性卻依然備受質疑。有武漢民間志願者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說,當地殯儀館每天都要加班燒屍,一天能燒一兩千具屍體,他們已經燒了20多天。報道還引述來自武漢醫療系統的消息指,武漢肺炎嚴重患者的死亡率達到5成左右。
武漢民間志願者徐文立向該台表示,在一線工作的醫護人員,防護用品奇缺。有人一套防護服穿兩天,也有人自製防護用品,武漢醫護人員成了最容易感染的群體。他說:「病毒本身就不認人,不管你身份高低貴賤。這次病毒肯定比SARS的死亡率高,而且這次來得猛。SARS還沒這麼猛,現在武漢市殯儀館每天加班加點燒屍體,你得燒多少?武漢就死了幾千人?一兩千具屍體,一天就可以燒完,現在卻燒了20多天。」

第八醫院院長王萍病危
報道指,繼武漢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感染武漢肺炎於本周二(18日)去世後,周三上午網上又傳出武漢市第八醫院院長王萍感染的消息,稱其正在武漢金銀潭醫院深切治療部(ICU)搶救,急需血漿救命。《新京報》記者於當天下午從武漢市第八醫院前台以及負責宣傳的工作人員處證實事件。高度關注武漢疫情的荊州居民毛先生稱:「我們昨天就注意到了。武漢市第八醫院的院長被感染,可能是病危。」
王萍感染的消息引發網民熱議,有網民留言寫到,醫院院長都被感染了,更不用說一般醫護人員。說明武漢一線醫療人員大範圍感染已經是很普遍的事情。據中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周一(17日)發佈,一項基於7萬多例新冠肺炎病例的流行病學調查報告顯示,截至211日,共有3,019名醫務人員感染,其中有1,716人確診。
武漢一位志願者引述當地醫療系統的消息說:「大部份感染主要因為防護措施沒有提高到非常高的標準,因此感染的人非常多。老百姓是交叉感染,一是老百姓無知,另一個是他們(政府)封閉消息,等到老百姓知道時為時已晚,隔離基本上面臨死亡。內部消息指重症(嚴重)患者死亡率是50%。」
武漢一醫院後勤部門的醫護人員馬女士說:「本來是輕症,但是他沒有辦法抵抗病毒,就會演變成重症,重症的死亡率是50%以上,如果上ECMO(人工肺),通常是嚴重狀態。如果給病人上這部機器,費用也相當高。」
截至本周五凌晨零時,內地確診個案累計超過7.5萬宗,逾2,200人死亡。疫情最嚴重的湖北省,新增個案大幅減少,過去一日有411宗確診病例、死亡115人。

蔡堅:中國感染數字乘十我就信


醫學會前會長蔡堅(右)在記招多次做出「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手勢。

武漢肺炎疫情擴散,港府被轟防疫不力。香港醫學會前會長蔡堅指,社區已有隱形帶菌者出現,市民應佩戴口罩,他認同以喜靈洲等離島作為隔離營,但批評政府拒絕封關,「幾多個喜靈洲都唔夠用」,又提醒市民不要盡信感染數字,「將中國啲數字乘十倍我就信」。
香港醫學會早前指逾6,000間私家診所口罩存貨不足,有診所被迫關門。醫學會說,及後有不少熱心市民向醫學會捐贈約1,000盒口罩,加上醫學會訂購約3,000盒口罩以成本價售予私家診所,已透過抽籤向會員派發,暫未見到再有私家醫生出現口罩不足問題。
對於有聲音着公立醫院醫護要把裝備「慳啲用」,前會長蔡堅說:「聽到係好反感,何來有證據證明佢哋唔係慳啲用?講呢啲嘢時有無用腦,我唔知道」。蔡認為政府應把武漢肺炎納入勞保,保障醫護,並為使用大量裝備的私家診所提供支援,「不過『現兜兜』向市民派10,000蚊仲好」。

反駁不戴罩 斥政府不封關

會長何仲平指,政府可考慮喜靈洲等離島、芝麻灣監獄已空置的員工宿舍等作為隔離營,而已備有病床設備的前港中醫院也值得考慮。他解釋,隔離人士並非確診者,傳染風險低,隔離營遠離民居只是不希望對區內市民造成心理壓力,「希望市民可以體諒吓,住入去嘅都係自己人」。蔡堅又點名批評醫學聯會指健康人士不用戴口罩,因社區已出現不少自以為很健康的隱形帶菌者,市民應戴口罩以免傳染病毒予他人,否則疫症難以消除,「尤其係當我哋(政府)唔封關,幾多喜靈洲(做隔離營)都無用,可能開放軍營仲實際」。
對於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日前稱疫情已受控,何仲平認為言之尚早,提醒市民到公共場所及乘坐公共交通時,應以正確方式戴口罩,平日要多洗手。

2020年2月26日 星期三

【武漢肺炎】湖北婦不畏死嘶吼:瘟疫有計謀 支持港台藏擺脫中共邪惡


中共高壓統治,全方位監控人民,司法不公,可是大部份內地市民只是敢怒不敢言;武漢肺炎大爆發,當局仍以維穩為重,視黎民性命為無物,讓一名身處武漢肺炎疫情重災區的湖北婦女,激動地對鏡頭訓斥中共防疫控防無能,她含淚嘶吼:「香港同胞,你們獨立我支持!台灣獨立我也支持!西藏、香港獨立都支持,擺脫共產黨的邪惡手爪,腐敗的政權、邪惡的社會!」相關影片近日在Twitter上廣傳。
武漢肺炎源頭至今仍眾說紛紜,有指國家實驗室洩漏病毒,也有指是吃野味所致。湖北婦則認為:「武漢這個事情、武漢這個事情、武漢這個瘟疫,都是有計謀、有計劃,發出來這個瘟疫,因為是政黨裏面你搞我、我搞你的事情,犧牲的是我們平民老百姓……我的家人、我的父母在家等死!沒有人關心我們平民老百姓的性命,有錢也買不到藥,有錢也買不到病房。」
她接着戳破內地百姓不敢指證的中共面目:「沒有一個人可以自由發聲,沒有一個人。只有一個、一個人自由發聲,就是去警察局喝茶、拘留、判刑,法律是他們辦的,不是我們來說的,他們能說判幾多年,就能判幾多年,律師都沒有用的,有一個正義的律師,都會關起來,他不會為真正而說話(他不會真正說話),因為他們有邪惡的政權壓迫下,不能真正的說話。」
湖北婦聲勢悲壯,對着鏡頭說:「我要告訴你們,一個人犧牲、兩個人犧牲,革命肯定是有血、有肉來犧牲。我想站出來,我暴露出來,我就要站出來、我就要犧牲,為我的父母、為我的家人、為我以後還可以自由地生活。」她直言深明說了真話的後果:「我發聲,我也很危險,我也知道,但是我已經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滿院子的人在醫院裏面,沒有病床、沒有醫藥,CCTV(央視)講的那個新聞,全部都是假的,全部!他們的吼聲、他們的叫聲,我看到了,我要發聲,我要為我自己發聲,我要為我武漢的人民發聲、我要為中國同胞發聲。

【武漢肺炎】窗邊目擊防疫人員屋苑運屍 女童驚呼:車裏好多屍體



湖北武漢肺炎疫情肆虐,雖然中國政府表示疫情獲得控制,但外界仍然難以得知實際情況。近日網上紛紛流出多具屍體被抬出、急徵運屍工人等消息,其中一段短片更顯示,天真女童從窗戶見街上一輛白色客貨車,向媽媽驚呼:「媽媽,裏面有好多屍體,車裏面有好多屍體!」看得讓人有點心寒。
該段影片並未註明拍攝時間及地點,但從背景來看,應是一處高級住宅區內的一段小徑,拍攝者從附近一座大廈的高層單位窗戶將手機鏡頭對準一輛白色客貨車,其間有至少4名身穿全套白色防護衣的工作人員,不斷將疑似屍體搬上車,附近還有兩、三名老人在探頭觀看。
短片錄下一名女童的聲音,女童看到街道上有一輛車,隨後女童驚呼:「媽媽,裏面有好多屍體,車裏面有好多屍體!」媽媽隨後小聲地說:「知道了。」畫面也看見,一具具屍體被抬上車子。
內地網友估計,實際因武漢肺炎而死亡的數字,恐怕比官方公報的數字高得多,網上也不斷流傳急徵運屍工的相關消息。
但另一方面,中共當局仍不斷發出文宣,推廣方艙醫院或火神山醫院的好,例如讓病患們在方艙醫院內,開心地大跳廣場舞、打太極,甚至帶領病患們高唱歌頌中共的歌曲,以「提振士氣」打贏疫病,這似乎成了一種「另類療法」。
不過,美國防疫專家指,新冠狀病毒很難觸摸,其威力不及沙士,但強過嚴重感冒,而且不易發現。中國死亡率較高,可能與當地空氣污染嚴重、吸煙習慣等環境因素有關。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就批評,中國至今仍然不接受美國的公共衞生專家到武漢等地勘查,並批評中國當局對疫情資訊的透明度不高,表示對中國對這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處理態度相當失望。庫德洛說,這些無關政治經濟,單純地就是為了健康、公共衞生及幫助他人,他稱武漢肺炎疫情在美國已經獲得很好的控制,他們也以為感染人數在減少,但看到中國的狀況,庫德洛認為很不樂觀。
另外,西藏作家唯色在Twitter上載短片,指目前在武漢方艙醫院有不少新疆維族的醫護人員協助抗疫。這些維族醫護日前更醫院教一些輕症病人跳新疆舞。當中一名的醫護人員的防護衣上就用筆寫着「新疆,巴哈爾」,相信就是該名醫護人員的名字。有朋友就指,北京大力打壓新疆維人,但有事卻要維人走到前線協助抗疫,有點兒過份。

騰訊 Tencent 意外揭露疫情的驚人真正數字

Did China's Tencent Accidentally Leak The True Terrifying Coronavirus Statistics | Zero Hedge  (2020 Feb 11)
騰訊無意中發報的武漢肺炎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都遠遠超過中共官方數字,達十倍之多。但這個信息隨即在網上消失。

…… Is this discrepancy possible? Is the epidemic truly far less serious than conventional epidemiological models predicted? Or is China merely hiding the full extent of the problem?
After all, it the WSJ itself reported in late January , China was explicitly manipulating the casualty number by listing pneumonia as the cause of death instead of coronavirus. Subsequent reports that Wuhan officials were rushing to cremate coronavirus casualties before they could be counted did not add to the credibility of the official data.
But the biggest hit to the narrative and China's officially reported epidemic numbers came overnight, when a slip up in China's TenCent may have revealed the true extent of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on the mainland. And it is nothing short than terrifying.
Tencent, on its webpage titled "Epidemic Situation Tracker", showed confirmed cases of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China as standing at 154,023, 10 times the official figure at the time. It listed the number of suspected cases as 79,808, four times the official figure.
真正數字

中共公報的虛假數字

騰訊無意中發報的武漢肺炎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都遠遠超過中共官方數字,達十倍之多。但這個信息隨即在網上消失。

And while the number of cured cases was only 269, well below the official number that day of 300, most ominously, the death toll listed was 24,589, vastly higher than the 300 officially listed that day………

李怡 (世道人生) :香港確診病例少得離奇


世衞國際專家組剛抵達中國,湖北的新增肺炎確診病例就在一天內大幅增加14,840宗。中國的解釋是:「從今天起,湖北省將臨床診斷病例數納入確診病例數進行公佈。」中國疾控中心首席科學家曾光表示,「臨床診斷病例」就是還沒有查到核酸檢測呈陽性,只是臨床症狀「看着像」。實際情形,相信就是十天前武漢中南醫院醫生張笑春的微信所說:通過核酸檢測確診為陰性的人,卻在肺部CT中發現病變。這些人大都作為疑似病例,放回家中自我隔離了。他們其實是真實感染者,只是沒有算進感染病例中。人數有多少呢?張醫生說有近十萬之多。現在世衞專家到來,先前「作出來」的數字看來太離譜,為免被質疑,就把數字修飾一下,估計接下來幾天都會有所修飾。因為,現在還遠未達到張醫生說的十萬之數,更何況這十天應該還在陡增。

香港的確診個案也少得離奇。到昨天為止,香港確診病例為53宗,新加坡是58宗。香港對大陸入境人士大開中門,但大多數時候比新加坡確診病例少,現在的病例宗數不僅與袁國勇估計的140萬相去甚遠,而且也同各地關於這種病毒傳得廣、傳得快的實情不脗合。比如幾天前一名英國男子從新加坡公幹後,到法國滑雪度假區,並與其他住客接觸,就帶給英、法、西班牙至少七宗確診個案。又比如鑽石公主號只因有一個香港患者,就整條船大幅感染。

星夢郵輪25日停泊香港,衞生署上船檢疫只花了四天時間,就指3,000多乘客與船員都完成病毒測試,可以離船。但載客量類同的鑽石公主號,就自從23日晚在橫濱靠岸,日本檢疫人員上船檢疫,卻至今還沒有檢完。

香港效率特快,還是日本效率特慢?抑或香港的檢疫比較「求其」?沈祖堯教授在接受訪問時提到,他周二從緬甸回港,因不是大陸來港班機,故不需填健康申報表,他說若有大陸客到泰國旅遊再飛來港,已能避檢疫。相比之下,他飛抵緬甸仰光機場時,有穿着保護衣的人員登機為乘客逐一檢查體溫,「好像那邊的檢疫比香港更嚴格」。

早兩天,有人問新加坡的醫療專家,為甚麼新加坡病例會較香港多,他說,可能是因為新加坡採取了積極清除感染者的措施,而香港病例少,或意味社區內存在潛伏帶菌者。

17年抗病毒研究和臨床經驗、現在是瑞士SunRegen Healthcare AG首席科學家的董宇紅博士,日前接受訪問,說她查看了所有與武漢肺炎相關的國際頂級醫學和生物學期刊文章,並與美國一位長期從事生物基因組分析的專家通電話討論,結論是:「這個新冠病毒有90%~95%的可能性,是由一個『實驗室的事件』所引起的。所謂的『實驗室事件』就是指人工改造病毒的實驗室,就是lab event,而不是源自天然。」

人類前所未見的災難開始形成。國際上已有不少專家將這次全球播毒的源頭,指向武漢病毒實驗室,中國想極力掩飾和淡化疫情。林賤政權盡力配合。但其他國家都有自己的安全評估,因此陸續限制港澳旅客入境。德國有研究指出,在全世界眾多機場之中,香港是中國以外,武漢肺炎病毒最容易流入的機場。沈祖堯看到的香港機場檢疫粗疏,其他國家的旅客豈會看不到?

香港社區存在多少「潛伏帶菌者」?還有多少香港人會遭林賤毒手?黯然,憤然。

2020年2月25日 星期二

多間跨國車企在華工廠周一恢復生產 台財經網美爆:台商遭公安逼復工
台灣財經網美胡采蘋爆料,有多名台商透露被當地公安局下令強制復工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不少地方封城以阻止疫情擴散,大大影響全國生產力。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日要求積極推動企業復工復產,保持產業鏈總體穩定。有外媒報道指,日本豐田汽車集團日前宣佈,將於近日恢復其在中國3間工廠的生產。不過,台灣財經網美胡采蘋爆料,有多名台商透露被當地公安局下令強制復工,但其實企業本身並不想開工;胡更警告台灣可能需要嚴肅面對「斷航」的問題。
彭博社援引豐田汽車集團發言人指,豐田位於吉林省長春市和廣東省廣州市的兩間工廠,將於明日(17日)恢復生產,天津工廠則於後日(18日)恢復生產,但四川省成都市的工廠何時復工尚未確定。此外,日本汽車製造商本田汽車也計劃在一周內恢復在華生產業務;日產在廣東花都和遼寧大連的工廠則最早從17日開始恢復生產。寶馬集團與南韓現代汽車及韓國汽車工業協會(KAMA),也計劃在17日恢復在中國的生產。大眾汽車集團此前則表示,與大眾中國合作夥伴營運的14間工廠中,有6間已復工,其餘8間則將於17日恢復生產。
不過,有台商就反映,遭到當地公安局強迫復工。台財經網美胡采蘋14日在facebook發佈長文,指有多間大台商向她透露,所在城市的公安局直接介入,下令復工,還要到工廠稽查。有江蘇昆山的台商更指,公安局派員坐進人力資源辦公室,強逼打電話給外地員工,要求立刻回廠上班,「簡直跟2015年(A股)股災警方進券商維穩股市差不多離譜」。
胡采蘋續指,有一些資方恐嚇員工不上班就炒魷魚,14日也有很多台商反映,收到主管單位的開工通知,「簡直是十二道金牌勒令復工」。但許多員工手上沒有口罩,相當着急,管理單位都在外找口罩,而十萬員工以上的大型製造業已經訂購機台,紛紛準備自己生產口罩。
胡采蘋提到,這次疫情對整個社會秩序造成嚴重挑戰,其實企業本身不想開工,也有很多員工還沒回到工作的城市,開工兩、三天直接廠內感染導致全員隔離的案例天天都有,各地政府能拖則拖,但中共中央十萬火急「逼工」,公安部大概是最聽習大大話的單位,還出動監工。
胡采蘋警告,幾個大台商近日可能必須開工,屆時大傳染期恐怕來臨,「我們看到的事情根本只是冰山一角;一旦台幹染病,第一反應一定是坐飛機逃回家,那時台灣很難避免群聚感染,大瘟疫恐怕要在三月來臨」。
胡采蘋提醒,台灣可能需要嚴肅面對「斷航問題」,也必須考慮斷航的條件和時間表,「讓台商能在兩三天內撤回,保護台灣本島免於瘟災」。

【武漢肺炎】醫院曾下令「無罩」溝通 專家:累醫護欠防備意識中招



「一將愚蠢、累死三軍;一報無知、禍害全城。」有網民如此形容,湖北武漢肺炎大爆發的因由。中國國家衞健委昨日公佈,截至11日,已有1,716名醫護人員確診感染武漢肺炎,其中湖北省的醫護人員就佔8成,更有6人已不幸身亡。為甚麼會有這麼多的醫護人員中招呢?有學者直指,這是因為醫院高層的愚昧,令基層醫護人員的防備觀念不足肇禍,正正是「一將愚蠢、累死三軍」的最佳寫照。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RFA)報道,美國賓夕凡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醫學院副教授張洪濤近日撰文呼籲中國各界,要重視給醫護人員充足的防護物資和人力資源。他表示,去年10月底《武漢晚報》曾報道,武漢大學中南醫院要求醫護人員「摘除口罩」,避免與病人交流「有隔閡」,這可能埋下湖北醫護人員防備觀念不足的隱患。
中國國家衛健委的數據顯示,中國確診武漢肺炎的患者中,醫護人員佔2%;湖北省有1,502名醫護人員確診,其中武漢就有1,102宗,佔湖北省醫務人員確診病例逾7成。
張洪濤說:「在疫情之前,去年10月底的時候,他們(中南醫院)還出了一個醫院政策,要醫生不要戴口罩,所以在疫情來時,可能很多人根本沒有準備。」
在中國的醫院分級中,中南醫院是最高等的三級甲等醫院,卻曾要醫護人員不戴口罩,形同「赤裸上戰場」。當時媒體還刊出多張照片強調,這是要醫護人員和病患「坦誠相見」。
中南醫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劍當時還說:「摘口罩是一種『觀念的進步』,更是改善就醫體驗的重要舉措」。報道還不忘提到,夏劍曾在美國德州公立醫院進修。
據報道,這篇當時登上《武漢晚報》頭版的新聞,目前在微信上已經是「違規內容無法查看」。對照疫情的爆發,有內地網友形容這是「一將愚蠢、累死三軍;一報無知、禍害全城」。
張洪濤也談及中國醫療體制的結構問題,指各種規定可能是「某個領導一個想法,就執行了」,並未經過嚴格的討論或驗證,「在政策裏面就可能有一些誤區」。
疫情爆發後,武漢很多醫院防護物資嚴重缺乏,包括武漢協和醫院這樣的三級甲等醫院也爆發口罩荒,必須上網求救。大量驚恐民眾同時湧入醫院,醫護人員嚴重短缺,長時間工作後休息不足,也造成醫護人員的抵抗力降低。張洪濤說,這是造成武漢大量醫護人員感染病毒的主要原因之一。
張洪濤認為,如果這次疫情要讓中國學到甚麼教訓,那就是對一般民眾而言,國家必須給予即時而正確的資訊,例如一般民眾不需要戴N95口罩,應該留給第一線醫護人員。另外就是給予前線醫護人員充足的教育培訓,讓專業人士發聲,否則,如果再有醫院要醫護人員不戴口罩的事情發生,血肉之軀的醫生護士很容易變成病人。
曾在內地從事反乙型肝炎歧視與公共衞生領域的維權活動、現旅居美國的陸軍則批評,內地染病者的救治與醫護人員的後勤準備,根本不是北京中央領導眼中的大事;政治凌駕專業,在公共衞生事件上讓「外行領導內行」,當然會出事。
陸軍表示,北京中央設置的防疫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名單,說明一切:「疾控方面和流行病學的專家,一個都沒有,反倒是外交部長、公安部長在裏面,這顯然就是最高當局把這樣一個疫情,沒有當成一個關乎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公共衞生事件,而是把它當成政治、外交和維穩的一個事件」。
陸軍說,內地的醫療體系絕大多數由國家掌控,但面對傳染病大流行,極權體制卻完全無法展現平時的效率,調度醫護人力或醫療物資非常緩慢而無效率,這也凸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慌了手腳、亂了方寸。

【武漢肺炎】中共保經濟 , 促盡快生產 , 重慶企業復工 , 即爆集體感染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215/3GC34FXVW7ZYKYB3NEFJHJPKNM/
武漢肺炎為內地經濟帶來嚴重衝擊,中共處於「繼續封城抗疫、抑或下令復工救經濟」兩難境地。在當局力促下,各地企業從本月10日開始復工復產。但疫症不「姓黨」,不會聽從中共召喚;重慶有工業園復工首日,便出現聚集性疫情,至少兩人確診,當地不得不又停工,封廠抗疫。有內地汽車廠商向《蘋果》抱怨,復工風險太大:「不開工,員工染疫由政府埋單,但若開工員工染疫,費用公司承擔,誰夠膽開工?」
長沙工廠在疫情下強行復工,並掛上橫幅促員工追上目標。

去年以來內地經濟已進入衰退期,中共惟有降低對GDP的期望,武漢疫情全國停工,更如雪上加霜,重創內地經濟。路透社近日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不滿抗疫措施「衝過頭」,中共高層最近幾次開會商議抗疫,都將「復工」當主要研題。中共高層明白,疫情死人無礙政權穩定,但若經濟垮了,中共的統治地位勢危。在當局要求下,本月10日各地陸續復工。瑞銀估計就算疫情能控制,首季中國GDP恐增長3.8%、全年增5.4%。現時湖北繼續停工,但其他省市則冒險復工。
果然,復工伊始,問題即出。內媒昨日報道,重慶市大足工業園區昨早發緊急通知,稱攀鋼重慶鈦業公司復工首日,「由於復工後未嚴格按照市疫情管控要求進行管理,發生聚集性疫情」;工廠發現有人染疫不適,檢查證實至少兩宗確診染新冠病毒肺炎病例,還有一人是無症狀感染者,131人密切接觸。目前該公司已被封樓隔離,停止生產。

車廠老闆︰誰夠膽開工
復工還是不復工,這是一個問題。有內地汽車廠商對本報表示,復工車廠多數是派人值班,未實際恢復生產。指工廠就算復工都無用,周邊汽車零部件供應商沒開工,車廠也無法生產。加上內地不少道路繼續封鎖,運輸停頓;口罩供應緊張,政府規定廠房要有7日庫存量,及確保員工都戴口罩,「一旦上班查出染疫,成個廠都要停。」據指現時車廠復工風險太高,「工廠不開工,員工就算出事都由政府埋單,但開工後員工染病,費用就由公司承擔,誰夠膽開工?」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統計,截至212日,在183個整車生產基地中,有59個基地開始復工復產,僅佔32.2%。上海匯大機械製造(湖州)有限公司因無法復工,無法交付外國定單,面臨要賠償客戶3,000萬元(約3,337萬港元)損失。
北京平治車廠日前向天津武清區發函懇求批准復工,否則「北京平治每天損失將達4億人民幣」。

工廠在飯堂製作間隔,減少員工接觸

北京平治每日損失4
現時外媒極為關注中國復工及經濟情況,武漢是中國製造產業鏈關鍵一環,影響全球產業鏈。歐洲和美國的汽車高管們警告稱,由於缺少中國供應零件,現代汽車已關閉了在韓國的業務。中國是日本工業機械、汽車以及技術先進的消費品大買家;中國製造的零件更是日本企業重要的配件來源。

【武漢肺炎】神仙丁 : 捐錢不如親身去武漢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20200214/6V3NU22GEJ5ZVGV67YTEPRRKXU/

中環開始有公司叫員工集體捐錢,其實如果要表忠,應該由公司或老闆自己出錢

武漢肺炎疫情嚴重,中環開始有公司叫員工集體捐錢,聲稱希望幫助湖北省。個人來講,對這種募捐一向印象麻麻,一來有一部份捐款會被用作支付行政費用,二來救援本就是政府職責,尤其是中國作為崛起強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本身就有足夠資源去應對疫情。

再講,根據過往經驗及中國官場傳統,向大陸捐錢通常都會被人抽幾浸油水,徒添貪污機會,真正落到災民手上的錢少之又少,只要看看中國紅十字會就會明白。所以最精明的還是世界銀行,講明只提供技術支援,因中國擁有龐大國際儲備而不打算提供財務援助。今時今日香港人亦醒目了不少,對比2008年四川大地震,今次香港確實少了很多籌款活動所以,現在還要捐錢到湖北的人,不是蠢便是要沽名釣譽、向大陸表忠,而那些向員工眾籌,但最後卻以公司名義捐錢的企業更是離譜,國難當前竟還掛住借員工錢幫公司買名買利,實在是居心叵測。計我話,如要表忠就請公司或老闆自己出錢。

現在香港的物資短缺,口罩、搓手液、保護衣樣樣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人。所以我對那些人的建議是,不如當個義工,直接到湖北協助救援,那才是最有用的方法。

2020年2月24日 星期一

潘小濤 : 李文亮之死帶來變化了嗎?

https://www.881903.com/soundcolumn/article/25478/%E8%90%AC%E4%BD%9B%E6%9C%9D%E4%B8%AD/%E8%90%AC%E4%BD%9B%E6%9C%9D%E4%B8%AD-%E6%BD%98%E5%B0%8F%E6%BF%A4-%E6%9D%8E%E6%96%87%E4%BA%AE%E4%B9%8B%E6%AD%BB%E5%B8%B6%E4%BE%86%E8%AE%8A%E5%8C%96%E4%BA%86%E5%97%8E

潘小濤 : 李文亮之死帶來變化了嗎?11.02.2020

武漢肺炎「吹哨者」李文亮染疫死亡,一石激起千重浪,數以千萬計網民悲痛之餘,要求追查真相、還李醫生公道及開放言論自由的呼聲此起彼落,大家都知道,他的死因不是武漢肺炎,而是這個獨裁專制的制度,成為隱瞞疫情的溫床。

當武漢肺炎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紙包不住火後,即上月二十日鍾南山接受央視訪問,露已出現人傳人個案後,內地官傳都紛紛報道疫症消息,而武漢封城後,救護設施不足、患者大排長龍等候等消息也不斷傳出,甚至李文亮這位曾被警察訓戒的異類,都能接受訪問。一時間,當局似乎意識到,要打贏這場硬仗,必須開放傳媒的報道,讓人民獲得充足資訊。正因為傳媒報道增加,網民才在李醫生死後,舖天蓋地地表達哀思及要求自由。

但事實上,中共早已悄悄收緊輿論。一直為疫情發聲的央視主播崔永元,曾撰文質疑華春瑩說一月三日已向美國通報疫情,卻不告訴武漢人實情,還搞萬人宴、免費送二十萬張武漢景點門票等,他也撰文曾質疑武漢P4病毒研究所是新冠狀病毒源頭。這些文章,國內網民都已看不到。而一名實習律師發表了一篇文章《為李文亮醫生立傳我被約談8小時》,也被刪除。中國傳媒又進入寒冬了!

其實,這是可以預見的。汶川大地震時,全國上下一心,自發前去災區的人龍車龍不絕,籌款一夜之間就是天文數字。國內傳媒及海傳媒體的記者,都可以自由地在災區採訪,那些全家都被活埋的悲慘故事、些被困多日獲救的令人振奮的畫面,還有很多捨己救人的動人故事,都傳遍神州大地。

可惜,隨着愈來愈黑暗醜事被揭發,特別是校舍的豆腐渣工程造成數以千計學童無辜死亡,公眾憤懣急升,中共的宣傳部門就下令記者離開災區,官媒報道也大幅收緊。十多天的傳媒小陽春也就結束了。

相信今次也不例外。面對巨大災情,中共無法獨力面對,就稍稍開放傳媒,讓國人接收訊息,配合中共去抗疫,並舒緩他們的情緒,到情況穩定,箝制思想言論的專制嘴臉又再出現。不要說李文亮之死不會帶來改變,再多的人死亡,像大躍進那時餓死了幾千萬人都沒帶來制度上的改變,更何況疫症?!

潘小濤 : 誰殺了李文亮?

萬佛朝中 潘小濤 : 誰殺了李文亮?10.02.2020

武漢肺炎的吹哨人,曾因此而被警察約談及訓戒的李文亮醫生,最後因為中了武漢肺炎,不治身亡,年僅三十五歲,遺下六歲兒子及懷孕的妻子。

他的死訊席卷全國,在網上掀起滔天巨浪,兩小時內錄得5.4億點擊率,反應激烈程是疫情爆發以來之最,不僅哀悼他,也要為他討回公道,要求武漢政府向他道歉。網上一篇「李文亮醫生病逝後7問!」文章,質問當局是否已撤銷李文亮遭「訓誡」處罰,並質疑央視報道對「謠言」的處罰是否有違新聞原則。李醫生在朋友圈向同學透露疫情,提醒大家小心,卻被指「在互聯網發佈不實言論」而被警察帶走。

網上更罕有湧現要求「言論自由」討論,錄得202.5萬點閱率、超過8,000條微博。大批網民戴起寫上「言論自由」、「不能,不明白!」等字樣的口罩自拍上傳,甚至仿效香港提出「四大訴求」,要求為李文亮等八人恢復名譽、停止刪帖封號、保障公民言論自由等。李文亮生前所說的「健康社會不應只有一種聲音」,更成了最多人分享的名句。

面對洶湧群情,曾經詆譭他的官媒也一改口風,央視甚至大讚李是「最早撩起疫情魔鬼面紗的醫者」,而官方的態度就誇張,武漢市政府就李文亮逝世發公告稱「深表哀悼,萬分惋惜!對其堅守一線抗擊疫情表示敬意」,並指李是疫情的「吹哨人」。國家監察委員會則派出調查組赴武漢,就市民反映涉及李文亮的問題作全面調查。國家衛健委發言人宋樹立在記者會談及李文亮死訊時,數度哽咽。

我們都知道他們在表演,因為他們一方面表示哀悼,盛讚李是吹哨者,另方面瘋狂刪文,所有談到李文亮與言論自由的文章都被刪掉,而且,總部位於華盛頓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稱,中共不斷加大力度打擊網絡對武漢肺炎的討論,至少有325人因分享疫情而遭警方處分,甚至有醫護人員在醫院拍照也要受罰。

對於國家監察委派人武漢調查,不用認真對待,李的死因大家都很清楚,就是隱瞞疫情,且跟體制息息相關。如果體制健全,需要他去吹哨嗎?他吹哨後會受罰嗎?真正殺死李醫生的不是武漢肺炎,而是沒有言論及新聞自由的制度。

2020年2月23日 星期日

李文亮之死,成千上萬內地網民 爭取言論自由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208/N2JJQDORACD2CQQZIIFTFNQRTE/

「吹哨人」李文亮之死,掀起疫症爆發以來全國最大的輿論海嘯。社交平台從寫上「不能,不明白!」字樣的口罩悼念、成千上萬網民要求武漢政府平反,演變為呼籲廢止限制言論惡法,罕有要求言論自由,直言中國缺乏包容不同聲音制度。微博話題「#我要言論自由#」錄得202.5萬點閱率,但隨即被刪。

「如果謠言是他的罪名,我們唯有以真話悼念!我們不能,我們不明白,我們不原諒!」李文亮不治消息一出,兩小時內錄得超過5.4億點擊率,但很快「被下跌」至190萬。不少人徹夜難眠、哀悼李去世,也有要求武漢政府向他道歉。網上一篇「李文亮醫生病逝後7問!」文章,質問當局是否已撤銷李文亮遭「訓誡」處罰,又要求究責,並點名質疑央視報道對「謠言」的處罰,是否有違新聞原則等。

龍應台:他的死重如泰山

內地網上更罕有湧現要求「言論自由」討論,錄得202.5萬點閱率、超過8,000條微博。大批網民戴起寫上「言論自由」、「不能,不明白!」等字樣的口罩自拍上傳,甚至仿效香港提出「四大訴求」,要求為李文亮等八人恢復名譽、停止刪帖封號、保障公民言論自由等。藝人章子怡力斥發訓誡書的武漢警方:「那張恥辱的訓誡書耽擱了多少生命!」台灣前文化部長龍應台寫道:「悲憤若是深沉的社會醒覺,轉化成巨大的改變的力量,他的死,重如泰山。」

連《環球時報》等官媒也第一時間致哀致敬,最初報道「八名造謠者」的央視轉口風,大讚李是「最早撩起疫情魔鬼面紗的醫者」。

李文亮死不安穩 全國憤怒 哀悼變炮轟體制

人生最後仍遭中共操弄 李文亮死不安穩  全國憤怒 哀悼變炮轟體制
公開武漢肺炎疫情的「吹哨人」、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34歲)昨染疫身亡,成為中國目前最年輕的死亡個案。中共在李人生最後一刻仍盡力維穩,官媒確認他於前晚930分已去世,但見群情洶湧,中共要求傳媒一律由逝世改稱「仍在搶救」,至凌晨3時許才公佈死訊。李文亮人生最後還被中共操弄死亡維穩,激起全國民憤,由哀悼變成炮轟體制,要求自由。
全國悼念李文亮,在北京通惠河邊的雪地上亦出現「送別李文亮!」的巨型字句。互聯網
李文亮在21日確診,26日早上急轉直下,下午由武漢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轉到後湖院區試用人工肺,但情況不佳,晚上又轉回南京路院區,晚上830分微信已傳出死訊:「領導說還要再搶救,他死了比較麻煩,需要再努力一下,即便不行,也是個姿態。」

停心跳呼吸仍上人工肺
到了930分,李文亮死訊無法再瞞,瘋傳天下。《人民日報》率先證實,形容是國家的遺憾。網民得悉噩耗,想起李醫生被誣衊造謠仍在前線救人,確診殉職仍未獲平反道歉,輿論狂轟中央要求言論自由。群情洶湧下官方開始維穩,曾出文悼念的《環時》,總編胡錫進在晚上11時許稱有消息指仍在「搶救」,其後院方及多個傳媒體為其死訊「闢謠」。英國廣播公司(BBC)引述醫院內記者及醫生消息,當地政府下令,指李6日晚仍在搶救。

李文亮好友、武漢中心醫院的吳岩醫生約在昨晚凌晨零時透露:「(晚上李文亮)不一會就呼吸衰竭插喉,但沒救過來,呼吸心跳停了,心外按壓3個小時沒生命體徵,但還是上了人工肺,不讓宣告死亡。」他又說:「呼吸心跳停了3小時,正常可宣告臨床死亡。但是我們搞了一台人工肺,維持循環。」
根據內地官方發佈的心外壓的指引:「超過10分鐘被搶救存活的可能性幾乎為零。」3小時連續心外壓幾乎聞所未聞,肋骨亦未必能承受。加上李當日曾轉院區插人工肺,效果不佳又拆回返回原院區,搶救時又插回人工肺。

官方維穩「表演式搶救」
外界質疑官方為維穩作「政治性、表演式搶救」,徒添李文亮痛苦。官方最終選擇在凌晨3時許、即6小時後才確認死訊。昨日輿論狂轟中央,要求「五大訴求」及言論自由,國監委昨午宣佈赴武漢調查。武漢民間昨亦發起不少活動,除了送花,又在晚上930分亮燈狂叫,有如香港「反送中」時,港人叫口號般聲響震天。另亦有八位武漢市民組織八輛車,打着雙閃慢駛送別李醫生,同時代表八個被訓誡醫生。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分析,中共官員花6小時搶救只是「假仁假義」,原因是不想李文亮之死引起政治上震動,故延遲至凌晨3時才發佈死訊,買時間做輿論導向準備,做法正好與抗疫小組並無醫療官員,卻有多名主管意識形態官員脗合。他相信國監委昨宣佈赴武漢全面調查,同樣是找武漢官員祭旗維穩。

2020年2月22日 星期六

方艙醫院怪象 廣場舞、唱紅到臨時黨支部

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2/12/n11864361.htm
中共官方釋放出的武漢方艙醫院内病人跳廣場舞的視頻

【大紀元20200213日訊】武漢當局安排輕度新冠肺炎患者的方艙醫院,正在上演一齣齣怪誕劇,從日前的病人跳廣場舞之後,據報一些方艙醫院緊急為病人成立了黨支部,一些病人宣誓入黨,對著病床唱紅歌。有評論認為,CCP黔驢技窮了,做不出治療的藥物要靠唱黨歌來打雞血了,然而可悲的是,有的病人即使進墳墓也要跟黨走。
11日,中共官網人民網湖北頻道播放一段視頻,顯示10日下午,在位於武漢洪山體育館的武昌方艙醫院裡,眾多病人在一名醫護帶領下,戴著口罩向著中共血旗宣誓入黨,承諾「保守黨的祕密、對黨忠誠,永不叛黨」。
據報,這是該醫院病友臨時黨總支成立後的第一次黨員大會。據悉,武漢已經有多個方艙醫院,成立了臨時黨支部。
11日的畫面又顯示,這些新入黨的病友在方艙醫院內帶頭,數十人唱起了紅歌,就在旁邊的病床上,仍然躺著多名病人。
另一段視頻顯示,在武昌方艙醫院,十來名醫患圍著多名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患者唱起了紅歌,場面諷刺。
早期報導顯示,位於洪山體育館的武昌方艙醫院内,設置了800個床位。但參與宣誓和唱紅歌的人數仍是少數。
但相關視頻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引發爭議,不少網友譏諷:「神經病啊!」「雞皮疙瘩起來了!」「瞎折騰!什麼時候了都,還洗腦!」「追魂彌撒!」「活人都給唱死了……滅中國不用病毒,共黨宣傳部全辦了!」
也有網友諷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就是肉體治癒了,精神上的疾病無可救藥!」
在推特上也有網友表示:「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冠肺炎!」「CCP黔驢技窮了,做不出治療的藥物要靠唱黨歌來打雞血了。」
不少大陸網友指官方作秀,「這個時候還作秀,真是無語[允悲]」,「整天整這些沒用的東西。人民需要真相,需要生活。」「天天作秀!武漢特色!」「不踏踏實實做事,搞這些假大空有什麼意義嗎?」…………

隔離病房成感染溫床?方艙醫院令美專家擔憂

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2/12/n11864575.htm

【大紀元20200213日訊】許多美國傳染病專家對中共當局集中安置數千名患者、阻止冠狀病毒傳播的做法表示擔憂。在缺乏必要防護的情況下,這種隔離設施反倒容易成為病毒擴散的溫床。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武漢市內的擴散勢頭未減,當地政府官員上週採取了更為嚴酷的措施。穿著防護裝備的工作人員接到指示,將每戶家庭中的受感染居民轉至體育館、展覽中心等臨時搭建的大型隔離點。
在方艙醫院內部,狹窄的床並排放置,或疊加為上下鋪,病房用隔斷隔開——反而非常有利於呼吸道病毒傳播。
中共當局表示,只有確診冠狀病毒的居民才被送往方艙醫院,但當局並未充分解釋對患者的篩查以及防護,也沒能減輕外界對這種方式能否行之有效的質疑——是否會導致患者感染流感或其它疾病。

醫學專家擔憂集中醫治反增加感染概率
但密西根大學醫學史教授、《隔離》(Quarantine)一書作者霍華德·馬克爾(Howard Markel)和其他專家都認為,在對患者沒有做好適當篩查的前提下,武漢的方艙醫院反倒可能成為病毒傳染的溫床。
目前,患者已經處於虛弱狀態,而這樣的大統艙設施會讓病毒和細菌更易於傳播——不僅是冠狀病毒,而且還包括當人們在狹小區域聚集時可能活躍的數十種病原體中的任何一種。
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研究人員妮可·埃雷特(Nicole Errett)說,住進收容所的人可能被誤診為冠狀病毒感染,實際上他們患上的可能是流感之類疾病,這是一種特別矛盾的情況;與其讓病患待在一個大的開放式病房裡、同受感染的人擠在一起,他們反而待在家裡更能安全遠離病毒。
病人在倉庫般的環境中是否會得到適當的醫療照顧常常是不確定的,因為歷史上這些收容所都是在當地醫院超負荷運轉的時候開放。
馬克爾表示,武漢用方艙醫院的形式隔離病人,也許可以成功地阻止冠狀病毒的進一步傳播,但負面效應也不容忽視。
「(那是)在最好的情況下……但這可能會以犧牲被大量收容者所需的醫療護理為代價。這是我所擔心的。」他說。
也有科學家認為,最好讓病人待在家裡,讓家人接受培訓,提供護理並保護自己不受感染。而作為官方要做的不是提供收容所,而是分發食品和衛生用品,包括為看護者提供的個人防護裝備,並設立發布信息的電話熱線。
約翰·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的珍妮芙·努佐(Jennifer Nuzzo)提醒說,至關重要的是為病情最嚴重的病人提供醫院設施,而不是把衛生保健資源花在病情較輕的病人身上。
「在這個時候試圖阻止病毒的傳播是錯誤的目標」,她說,「我不認為有證據表明,我們能阻止如此迅速而悄無聲息地傳播的呼吸道病毒。

中共建造的 大型交叉感染集中營

Is This A Hospital Or A Coronavirus Deathatorium?
中共建造的大型肺炎隔離醫院,看似停屍房,交叉感染集中營病人有入無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