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香港民族黨】官媒施壓,袁國強:四方面查港獨。大狀質疑單憑言論難檢控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24/19584040?_ga=1.236344513.1130473456.1461485073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律政司袁國強(右) 

早前不斷有建制派人士要港府用本地法律控告港獨人士,內地官媒《人民日報》昨也出手施壓,刊登文章質疑港府無採取法律行動對付港獨(圖),律政司司長袁國強隨即指,執法機關正循《公司條例》、《社團條例》及《刑事罪行條例》及其他刑事法例,四方面調查港獨違法問題。但有大律師指包括香港民族黨等人僅「得把口」,未有實質行動難檢控,港獨問題已成本港能否維持普通法制度的考驗。….... 

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則強調,當局是否調查及檢控皆「權在佢哋手」,但表明不會因遭恫嚇而改變立場及原則,更指當局鎮壓港獨思潮,只會激發更多人認同港獨,甚至會認為港獨是香港前途唯一出路。

本身為執業律師的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指,除非有證據顯示,民族黨申請成公司或社團時作虛假陳述,否則難單憑民族黨宣揚港獨而以《公司條例》或《社團條例》檢控,而且民族黨提出港獨「得把口」,並未有任何實質、具體行動嘗試推翻政權,邏輯上難以叛國罪等《刑事罪行條例》條文控告民族黨。

本身是大律師的公民黨楊岳橋也指,他不同意港獨,但民族黨是尚未註冊政黨,當局文攻武嚇是小題大做,強調「政治問題唔好用法律解決」。有法律界人士指,只要港府拒絕支持港獨團體成立公司或註冊,已令這些團體不能籌款或舉行集會活動,令他們難以生存。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指,《人民日報》文章出台後,袁國強即順應北京意思,表明正循數個方向打擊港獨,最終會破壞本港普通法制度,再加上內地有「底線思維」,即是要亮出底線,禁止任何人逾越,否則「一定扑你」,擔心港府可能會嘗試以本地法例禁止民族黨註冊以至辦公開論壇,但這就成為對本港法律界的考驗,「敢唔敢堅持一國兩制內嘅法律價值觀」。

【香港民族黨】阻嚇不成,反助港獨派立會選情

有政界中人指政府因旺角騷亂而控告梁天琦,反有利梁在新東補選的選情  

《人民日報》海外版以「熱詞解析」欄目向港獨開炮,逼得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要公開交代正研究用本地法例對付港獨。有政界人士認為,雖然今次《人民日報》海外版並非以正式評論開炮,但要港府出手的訊息十分明確,不過這樣做可能有反效果,「唔單止阻嚇唔到港獨,仲可能幫佢哋9月選立法會」。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下月訪港,該政界人士指,北京官方對反港獨立場與策略十分清楚,就是立場上堅決反對,絕不留任何空間,但策略上則不會高調重拳出手,「唔想抬舉港獨派」,交由港府及傳統左派人士出手打擊。 

「夾硬告而敗訴仲大件事」 

有左派人士對港府遲遲未有行動已相當不滿,「覺得只有佢哋(左派人士)出聲,政府完全冇行動配合」,所以該政界人士認為,《人民日報》海外版文章有提醒港府味道,「叫香港政府好做嘢」。
 
但該政界人士認為,港獨團體根本不怕政府告他們,「旺角騷亂政府告梁天琦、黃台仰,結果捧紅咗佢哋,港獨派根本唔怕政府告,政府告即係捧佢哋9月選立法會」,包括湯家驊在內的法律界人士也說過,單倡議港獨並不違現行刑事法例,「若政府因政治壓力夾硬告,最後仲敗訴,到時仲大件事」。

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香港民族黨】 梁家傑 (公民黨黨魁) : 夏蟲妄語,港獨越燒越旺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21/19579837

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副特派員胡建中日前批評「港獨」違反《基本法》,他認為,援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及《刑事罪行條例》,為保障國家安全,可依法限制港獨言論。

內地官員有這種思維,不足為奇,在他們的世界,法律為政治服務,以言入罪,天經地義。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冇動刀動槍,只是簽署《零八憲章》提倡民主制度、司法獨立等改革,已屬大逆不道,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1年刑期。以保障國家安全為名,便可行使無極限的權力,所向披靡,亦可成為剝奪人民權利的藉口,香港不能有普選特首及公民提名,因為這些都是危害國家安全的壞東西。

夏蟲不可語冰。雖則香港回歸超過18年,中國與西方國家亦多了接觸,但有些內地官員依然不願意或不懂得接受「一國兩制」意思就是兩個制度有差別,香港法例保障言論和結社自由,沒有言論或思想入罪。身兼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的資深大律師胡漢清聲稱,有港獨主張的團體嘗試註冊為公司,已足以構成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的叛國和煽動罪,是無的放矢,歪離法治精神。

處理港獨問題,不應糾纏在港獨主張是否違法,而是應該首先問:港獨思潮如何產生?大家坦白承認其根源,對症下藥。

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

【香港民族黨】陳浩天 為理念答辯

【自由風自由Phone@20160412】香港是否一個民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tIcnb04rkg



思維清晰,有口才,幽默,EQ高有前途

【我爸係梁特】2,500人機場靜坐 如民航處拒會面續有行動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417/54997506

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發起今日於機場集會靜坐,大會估算近2,500人出席集會,警方則指高峰時有一千人。參與靜坐人士在一號客運大樓接機大堂靜坐,在工會人士帶領之下,集會者高叫「守護香港天空,豈容安檢漏洞」、「特事特辦、安全是但」、「維護專業,絕不妥協,百分百同行同檢」等口號。工會人士發言時指,希望有關當局在今日集會後,可就事件給予清楚交代,在場人士隨即給予掌聲。 

【我爸係梁特】前港區人大爆料:受壓職員同梁特通電,講到喊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417/54997747 

25百人響應號召,到機場抗議行李事件梁特涉濫權「特事特辦」,前港區人大代表、因愛跳降落傘而有「飛天朱」外號的朱幼麟,今日亦參與靜坐,曾擔任立法會議員的他懷疑事件有人濫用特權,「聽咗保安局局長民航處處長講嘅嘢,令我更懷疑係咪?」他續指,不會接受再有一個香港人於有特權陰影下不敢站出說真話。 

年逾70歲的朱更爆料指,據其了解,事發時與梁特通電的航空公司職員「講到喊」,指當時航空公司有反建議可代梁頌昕將行李送到三藩市但被拒,「史丹福大學離機場咁近都唔肯,唔係想用特權係咩?」他呼籲大家一定要追究到底,「有無人濫用特權,希望同大家一齊搵到濫用特權嘅源頭,同埋消滅呢個源頭」,強調要將特權從香港土地上消滅,又引用國歌指自己「不願意做奴隸嘅人民,宜家起來嘅時間到嘞」。

朱又指,自己住在美國三藩市,聽聞有國泰職員曾提出行李遺漏事件後第二天,將行李運返史丹福大學所在的三藩市,但被拒絕,而國泰向涉事的56名職員下命令不得向外公開事件,令職員面對巨大壓力。朱指今次是政府濫用權力,「不能容忍香港有特權,仲要有白色恐怖」。

2016年4月24日 星期日

【香港民族黨】新政黨“香港民族黨”成立 宣揚港獨擬建共和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YpVYyzFhWw


Published on Mar 29, 2016

【我爸是梁特】百空勤周日靜坐抗議

越來越似中共統治的大陸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14/19570571

特首梁振英和民航處把行李風波卸責保安及航空公司人員,激起全城憤怒。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批評,民航處在處理梁振英女兒梁頌昕行李安檢問題上態度含糊,定在周日(417日)下午3時至6時在機場集會靜坐,呼籲全港市民出席。工會總幹事吳敏兒指,集會計劃在客運大樓接機大堂舉行,評估最少有數百人出席。
 
胡志偉:梁斷送本港航空安全 

吳敏兒指,空總正呼籲業界包括空中服務員、機師、地勤人員,以及全港市民、來港旅客出席集會,表達對民航處的極度失望和憤慨。吳指,若天氣好轉,估計集會出席人數或更多,現正與機管局及警方磋商當日集會安排。民航機師兼公民黨成員譚文豪指,公民黨及他均會出席集會。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委員胡志偉指,事件目前如雪球效應,不斷升級。他認為事件本應是梁振英家庭行為不當,然而政府部門及機管局因「護主」已經要賠上信譽及航空安全,工會及市民更因不滿政府部門回應及閃縮態度而集會。他認為這是「一人犯錯,全港受罪」,更斷送本港航空安全以及香港國際機場一直以來的良好聲譽,要求機管局及民航處立即交代事件。

2016年4月23日 星期六

【香港民族黨】陳浩天:香港去到返唔到轉頭嘅地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cmbHavV6Pg

陳浩天:香港去到返唔到轉頭嘅地步 (2016-04-11)

雷霆881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視電台 http://crtv.881903.com/

【我爸是梁特】空勤工會擬周二靜坐要機管局交代

梁涉濫權,1.7萬人聯署促國際組織調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10/19565284
 梁振英涉嫌用特權施壓,要求機場職員代幼女梁頌昕取回行李

 特首梁振英涉嫌濫權施壓,迫使機場地勤助其幼女梁頌昕把遺失的行李送入禁區。民航處處長羅崇文更稱,沒規定乘客與行李必須同行同檢。由國泰、港龍、英航及維珍航空員工組成的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HKCCF)再發表公開信,強烈不滿羅崇文的言論,並質疑日後是否放寬有關做法,促羅於周二(12日)前「給全港空服一個交代」,否則會發動機場靜坐。
 

空總兩日內第二度發聲明,昨發表致羅崇文〈請給全港空服一個交代〉公開信,批評羅日前指,乘客的手提行李由第三者攜帶並代為安檢的做法沒有問題,更指以往不時發生,相信將來都會有。空總對有關言論表示憤慨,重申根據國際民航組織(ICAO)指引,乘客必須自攜手提行李作登機前檢查,任何踐踏香港航空飛行安全都絕不妥協,否則「將會是一場永無止境的噩夢」。 

  有市民昨到特首辦外示威,抗議梁涉濫權 

2016年4月22日 星期五

【香港民族黨】大專生成立「香港民族黨」 主張港獨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03/160328_hong_kong_new_party
陳浩天指現時組織有約50人,活躍成員大部分是大專學生,資金來源主要靠黨員捐獻。

一批香港青年周一(28日)宣佈成立「香港民族黨」,目的是爭取香港獨立。

香港民族黨的召集人陳浩天表示,民族黨以「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為中心思想,主張建立獨立和自由的香港共和國,捍衛港人利益及鞏固香港民族意識,並要廢除基本法以制訂香港憲法。

他認為,隨著香港遭受中共的壓逼越來越大,香港獨立是必然會發生的事。

香港電台報道,陳浩天指現時組織有約50人,活躍成員大部分是大專學生,資金來源主要靠黨員捐獻。

【香港民族黨】提倡港獨 中國怒批:嚴重違憲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650549
民族黨在週一宣布成立,卻遭香港政府拒絕註冊 2016-03-31 

為實踐香港獨立建國的理想,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的陳浩天,在週一(28日)宣布成立「香港民族黨」,但如此敏感的政治訴求,也遭到了中國官方的嚴正指責,不但香港政府拒絕民族黨的註冊,中國更稱此舉嚴重違反憲法。 

根據港媒報導,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表示,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一部份,依照基本法實施「一國兩制」及「港人治港」的高度自治措施,只要是任何關於「港獨」的言行,中國官方必定強烈反對。 

港澳辦提到,成立「港獨」組織不但危害國家安全及主權,也會讓香港的繁榮和利益受到傷害,還強調此舉嚴重違反了中國憲法、基本法和其它相關法律,並稱讚港府拒絕民族黨成立的決定非常恰當。 

而香港民族黨也在臉書做出回應,批評基本法是未經港民認可授權的「惡法」,且憲法應要能反映公民意志,並隨公民社會修訂改變,但中國政府不但強加意志在港人之上,又剝奪了香港民眾及其代表的修憲權力。強調民族黨將秉持著「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的理念,讓香港脫離中國統治,建立香港共和國。

2016年4月21日 星期四

中大神學院長: 當權者容不下豈只十字架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60330/54913642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 (小圖)

「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毛澤東這名言,或多或少反映了中共過去的鬥爭與發展思維。今天的中共,又是否延續這種思維,天不怕、地不怕、人不怕?今周「有理就講」的議題為「中共怕甚麼?」歡迎讀者將文章電郵至swtalk@appledaily.com。本欄目早前邀請中國問題專家潘小濤,就中共怕甚麼發表見解(http://bit.ly/1RJITjH)。今次特別邀請到,中大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就早前浙江省清拆教會十字架事件撰文,探討中共是否害怕正在內地興起的基督教。以下是邢的文章:

強拆十字架!

2014年以來,浙江省在三改一拆的行動中,以清除宗教違法建築為名,強拆了近二千所教堂屋頂的十字架,事件對中國政教關係帶來了重大挑戰。

拆違?拆十?

溫州教徒:中共拆十架 出於傲慢與偏見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60330/54916196
 
今周「有理就講」以「中共怕甚麼?」為題,找來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http://bit.ly/1oiRsnR),以及中國問題專家潘小濤(http://bit.ly/1RJITjH)撰文,歡迎讀者將文章電郵至swtalk@appledaily.com今日由來自浙江溫州的基督徒、現正於中大崇基學院神學院攻讀的學生李友杰撰文: 

2012731日的《人民日報》海外版的一篇文章認爲,中國國家安全面臨的威脅不再是常規的外部軍事衝突,而是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絡領袖、弱勢群體等被美國利用以遏制中國發展。其後,德國之聲的一篇文章《新黑五類改變中國》引述有關評論指出,此種赤裸裸的納粹思維,將改變中國。不幸言中,「黑五類」們已經被逐一收拾。

2014年至今,在浙江省所進行的拆除教堂十字架運動,也需要從這個視角去看。雖然政府一再聲稱,此項行動不過是政府依法依規進行的「三改一拆」行動的一部份。但是,一些關鍵的事實始終被迴避了:

2016年4月20日 星期三

四子撐港佔中 兩人重判4年半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60408/54961518
因聲援香港佔中而被捕的廣州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王默、張聖雨及梁勤輝,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案件宣判,其中謝文飛、王默被重判4年半。 

同時代表謝文飛、王默的辯護律師陳科云在庭外向《蘋果》記者表示,謝文飛、王默分別被判監4年半,張聖雨判監4年,而梁勤輝則被判監年半。陳認為,案件被告手持標語,是支持香港真普選,而普選也是「共產黨莊嚴承諾」,這與顛覆「風馬牛不相及」,陳更稱法院的判刑過重,將會提出上訴。

包括美國、英國、比利時及挪威的領事館,均派出官員到法院,可是均無法進入法院,只能在法院外與到場的維權人士交談、圍觀。

宣判後,原來在法院外戒備的警察已經全部撤走,載着4人的囚車之後亦離開法院。

判刑不提佔中 稱四子發表反共言論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60408/54963292

因聲援香港佔中而被捕的廣州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王默、張聖雨及梁勤輝,其代表律師批評檢方提告時未有提及他們支持香港佔中,而純以他們發表反對中共言論、在法院上高呼反對中共口號入罪,批評指控荒唐,程序亦有問題。 

同時代表謝文飛、王默的辯護律師陳科云表示,法庭上沒有提及他們聲援佔中的行動,四人入罪的證據是他們發表反黨言論和在法庭上高叫反對一黨專政的口號。

陳又稱,謝文飛、王默等在互聯網上發表、轉載反對共產黨的言論,但辯方認為這些言論是屬於法規定言論自由的範疇,「我們覺得這個比較荒唐,因為這個證據不是公訴機關收集,也不是偵查機關收集的,法庭要收集這個證據,要把這個作為認定事實的依據,必需經過法庭指證」。

不少評論稱判決過重,其中王默已經提出會上訴。

2016年4月19日 星期二

【向老共說不】《十年》攞獎】無綫回歸前曾購BBC毛澤東紀錄片後拒播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405/54950136
 
有傳無綫電視買下今屆金像獎最佳電影《十年》的電視播映權,發行商高先電影董事總經理曾麗芬今早在電台節目中承認,先後有多間電視台表示有興趣洽購《十年》的電視播映權,當中包括無綫。而日前電影策劃人伍嘉良就指,無綫的確有接觸過他們,但他們擔憂無綫購入《十年》之後放在倉底不播,所以沒有賣出。有網民更發現其實無綫早有「前科」,1993BBC紀錄片《毛澤東最後的皇帝》(Mao, The Last Emperor)的版權,但最後並無播放。 

翻查《南華早報》1994522日的報道,無綫於1993年底購買了該紀錄片,但一直未有播出時間表,報道引述時任立法局議員的涂謹申和劉慧卿,二人均批評無綫此舉無疑是政治審查,認為有關做法無綫應該作解釋。報道中亦引述無綫外務部回應,對方表示每年無綫均購買大量外國節目,而該紀錄片只是其中之一,故一直未有將之放在播放清單中。

BBC紀錄片《毛澤東最後的皇帝》(Mao, The Last Emperor),講述毛澤東暴政,以及他在位25位間幾乎摧毀整個中國,而紀錄片亦有其醫生講述在文革大肌荒其間,毛澤東與一名年輕女孩的荒淫故事。

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向老共說不】《十年》李怡:本地化即國際化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08/19562613
《十年》在本月13日將參加「大阪亞洲電影節」;而國際媒體對《十年》的報道和評論也極多

電影《十年》在獲金像獎之前已掀起熱潮,儘管曾有六家影院上映,而且幾乎場場滿座,但仍然不知所以地落畫。41日在30個社區放映,同一時間據統計有7,000人觀看。這種熱烈景況只在去年的港中足球賽和毛記電視分獎禮出現過,電影史上絕無僅有。然而,這樣熱的票房,加上獲得金像獎,卻仍然沒有香港的院商願意安排映期,只能在藝術中心放映幾場,使許多想看這部電影的香港市民和外地旅港者沒法看到。這不僅是政治綁架電影,而且是政治綁架正當生意。荒謬的現實說明《十年》講的可能已不是十年後的故事,而是今天的現實矣。

走大陸路線的片商譏誚《十年》只有50萬投資,又批評技巧不足。然而投資數千萬甚而上億的影片會如此受歡迎嗎?技巧玩弄圓熟的影片夠膽拿到30個社區同步放映嗎?也有人認為《十年》的熱潮是由於政治性題材,是政治綁架電影,或公眾情緒帶起熱潮。首先,政治題材絕非任何文藝作品的禁忌。專權國家以電影作政治宣傳已是常態,只不過那種政治宣傳品越來越不受歡迎。而在開放社會,政治題材的文藝作品包括電影在內,一直因為切合社會思潮而受到文藝界的肯定和公眾的歡迎。

中共和港共政權如果真想香港繁榮穩定,真想港人消減戾氣,實在應該好好思考《十年》為甚麼如此受歡迎,而不是一味批罵甚麼「宣揚絕望」。香港有志氣的片商或電影投資者,也應該好好想想,為甚麼一部50萬的製作,會如此受公眾歡迎。而大規模的製作,比如獲得最佳導演的《智取威虎山》,儘管在大陸賣座,但在香港首日上映40場,場均人次個位數,周末上映34場,場均人次僅有20。據說視覺特效盡善盡美,但政治題材取自文革樣板戲,讓香港觀眾反感,乃成票房毒藥。

2016年4月17日 星期日

【向老共說不】世道人生:《十年》獲獎實至名歸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04/19556898

 《十年》不論是否獲獎,得到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提名本身,已隱示了香港主流電影業稍有扭轉面向大陸市場的趨勢。我儘管沒有看過其他獲提名的電影,但看《十年》後已覺得它毫無疑問地應該獲得最佳電影獎。資深影評人舒琪在去年《十年》剛出爐時說:「毋庸置疑地,這將是今年最重要——如果不是最好——的香港製作電影。」我更極端一些,我甚至認為《十年》是近幾年(或十年)來最好也最重要的電影。不是因為它的題材適合我的政治意念,而是純粹基於對電影藝術的思考。

早前財爺曾俊華被問到《十年》,他表示看過,認為5位新導演技巧比較幼嫩,「有進步空間……都是虛構故事,有好多地方比較誇張一點」。他沒有跟從中共的批鬥口吻,避重就輕地就技巧批評。

單論技巧,那麼比之其他提名電影,《十年》的技巧可能不如,但技巧不是藝術的全部,而且不是主要部份。文藝最有價值的地方是創意,而創意來自創作者的獨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真正的文藝創作者對社會現實和人性都極敏感,多能敏銳地感悟到甚至預見到現實問題和人性糾葛,及時或及早地以虛構故事的方式提出創作者的觀察,喚起社會警惕。

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向老共說不】《十年》導演批馬逢國「國民身份論」無知冇邏輯:呢度香港!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408/54961997
伍嘉良()

身兼香港電影發展局主席的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接受《星島日報》訪問時,指成熟的電影人要有國民身份認同,若其認同足夠便不會拍出《十年》這電影,但自己未看過《十年》,又指內容牽涉分離主義已非言論自由,「唔能夠以創作自由去完全開脫,咩都唔使理。」《十年》策劃人兼其中一個導演伍嘉良在電台節目反駁,從沒有聽過拍電影必須有國民身份認同,「呢度香港,我相信仍然有創作自由」。 

伍嘉良斥馬逢國沒有看過電影,憑什麼認為電影宣揚分離主義,「係咪人講佢又講?」,又指馬逢國「國民身分論」不可思議,批評「係好冇邏輯及好無知」,並笑言:「一個成熟嘅電影人又好,普通人都好,應該睇咗套戲先去評論。」同場另一《十年》導演歐文傑亦質疑馬逢國是否一個成熟、代表界別的立法會議員。

《十年》馬逢國指電影人要認同國民身份,美國都不可拍戲砌奧巴馬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408/54961455
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身兼香港電影發展局主席的馬逢國,於《星島日報》訪問中,稱《十年》在金像獎獲獎惹爭議全因牽涉分離主義,成熟的電影人要有國民身份認同,若其認同足夠便不會拍出《十年》,不過他坦言未看過《十年》,但稱對電影略知一二。 

他指電影人有其社會責任,「要有一個國民身份認同,這些在好多地方都是紅綫,等於唔可以拍一套戲砌奧巴馬,唔基於事實,這是唔應該的,美國都唔接受。」問他是否覺得《十年》的導演未有擔負起其社會責任,馬表示香港創作自由不受拘束,但去到一些關乎到國民身份認同的問題,「就唔能夠以創作自由去完全開脫,咩都唔使理。」

馬逢國在2014年曾表示建議業界,香港電影不應該再強調「港產片」,「港產片只會慢慢成為華語電影中很有特色的一種類型電影」,呼籲兩岸三地多製作「合拍片」,推動華語電影。

未睇《十年》馬逢國以考試計分質疑得獎,斥內容已超言論自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408/54961603
馬逢國當日在《十年》得獎後,電視畫面拍到他沒有拍掌

曾呼籲兩岸三地多製作「合拍片」的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接受《星島日報》訪問時表示,未睇過《十年》,但此片獲金像獎最佳電影好多人有爭議,他聲言尊重金像獎評審決定,但舉例學校考試亦有排名,「有一個學生無一科是考到五名以內,但最後是全級考第一,點解呢?係人都會問。」

有人批評《十年》散播沮喪情緒,身兼香港電影發展局主席的馬逢國認為,此並非問題所在,因電影創作屬天馬行空,問題在於電影某些故事牽涉到分離主義,屬敏感議題,「這不是言論自由,而是社會集體安全或身份認同的問題」。他稱將來或有更多政治化電影出現,但指「《十年》拍多兩部,我都懷疑係咪仲有人會睇」,並認為電影「最成功是炒作了一個議題」吸引觀眾,「如果頒一個最成功的宣傳推廣獎呢?我諗無人有爭議。但最佳電影呢?好多人有爭議。」

2016年4月15日 星期五

【向老共說不】《十年》威到新加坡一票難求,半小時秒殺沽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414/54986614
《十年》殺入新加坡,2個上映場次火速售罄,當地網民紛紛要求加場

被譽為「超現實警世預言書」的獨立港產片《十年》,在香港公映近2個月已連場爆滿,掀起撲飛潮;雖遭內地官媒狠批和封殺,但仍獲選今屆香港金像獎最佳電影,即使再上映兼連番加場,仍一票難求。撲飛潮最近更由香港蔓延至新加坡,因《十年》除登陸日本大阪大阪亞洲電影節和台灣,亦殺入新加坡華語電影節,戲院2個上映場次均火速售罄,當地網民紛紛要求加場。
 
《十年》在新加坡華語電影節上映2場,分別為429日晚上10時和430日下午320分,公眾票價折合為74港元,2場門票均極速沽清,也是電影節最早和至今唯一售罄門票的電影。
有網民指,今日(414日)早上11時開售後,不足半小時座位僅賣剩一行,形容門票搶購情況「不是日殺,是秒殺」,紛紛要求加場;《蘋果》亦收到讀者報料,截圖顯示430日那下午場次,210多個座位在開售後約半小時,只賣剩數個座位。

【向老共說不】陶傑 : 《十年》星輝綁架案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60405/54947487

香港電影金像獎評委選出《十年》為最佳電影,中方極之不爽,指為「政治綁架電影」。

中國的憤怒,也可以明白。金像獎的一干「評委」,是電影從業人、影評人、學者。他們之中的許多還在大陸拍戲謀生,投票不記名,有認為《十年》是好片的,有認為《十年》是爛戲的。電影人本身就會演戲:一面在大陸拍片,也受夠了氣,悄悄回香港投《十年》一票,公布結果時,在觀眾席上,拉長一張愛國正義的臉孔、拒不鼓掌以示向大陸表態的,也大不乏人。

中國要大怒而懲罰,除非像當年消滅整個地主階級一樣,宣佈五年之內,凡香港電影工作者,上自周星馳,下至一名燈光師阿四,不論愛不愛國,全部不准在大陸接Job,否則根本不知道哪一個在「打着紅旗反紅旗」。然而,中國懲罰香港每一個電影從業員,是不可能的。

影藝事業好玩在這個地方。做人和做戲,交心和交貨,這個行業,界線特別模糊。

至於「政治綁架電影」,香港電影金像獎也是從共產黨學來的一點點皮毛。中國人民的皇帝毛主席七十年前的「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文藝,包括文學、美術、音樂、電影,全部都要為政治服務。

政治不綁架電影,好笑了,哪來的「建國大業」、「建黨偉業」,加上幾百套愛國和尚尼姑手撕「日本鬼子兵」的「抗日電視劇」?

《十年》確實是一齣政治電影。但自從三十年代上海的聯華公司、明星公司,夏衍、袁水拍、趙丹滲透進去,不斷拍戲抹黑國民黨的資本主義社會,中國電影就已經遭到綁架。拒絕政治綁架的,只有邵逸夫的阿哥邵醉翁的天一公司拍的「火燒紅蓮寺」,「邵氏出品,必屬佳片」的聲譽,就是從沒有政治污染的天一公司開始傳下來的。

《十年》令中國及親中愛國人士憤怒咆哮的原因,是「政治綁架電影」,是我的專利,我是主人,你們只是奴才。主人手上的繩索揮了至少七十年,這一次,被香港幾個年輕人搶了過來,也把弄了一回,如果你是主人,你也會覺得受到極大冒犯,很傷害感情。家中的菲傭,多年恭順,忽然不向你叫Madam了,說了一聲「八婆」,身為主婦的你,能不伸手就想搧她一耳光嗎?

【向老共說不】高慧然 : 搵食與巿場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60405/54947535

《十年》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可喜可賀!

此時此刻,不知那個因為恐懼而辭演《十年》中一個小角色的演員心中有甚麼感想?為《十年》票房及口碑兼得,並最終獲獎而高興?為一念之差,放棄參演這麼好的電影而後悔?抑或拍拍胸口對自己說,「這部電影影響力這麼大,日後一眾參與者被封殺的可能性也越大,還好我沒有參與。」

那個演員,據說年過七十,仍垂涎中國巿場,害怕因為參演《十年》而失去去中國巿場搵食的機會。聽起來荒謬,但那種對極權統治的恐懼卻絕非無中生有。銅鑼灣書店事件後,這種恐懼不再僅僅是搵唔到食的恐懼。

撇開政治因素,單從搵食角度看《十年》,我想到一田,那間開宗明義立足本土、重視本地顧客的百貨店,營業額逆巿上升。這跟《十年》的成功有相似之處,做生意,本地客才是長遠的回頭客,放棄本地客而迎合遊客,使本地客意興闌珊之下流失,是本末倒置。電影也一樣,本土的才是世界的。放棄本土題材、本土文化、漠視本土命運的電影,不會有生命力,不會有真正的共鳴者,也不可能真正走向國際巿場。

香港電影工業曾經雄霸亞洲巿場,這些年走向式微,不正是放棄了對本土的堅守而刻意迎合大中華巿場嗎?

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

【向老共說不 , 激起千層】傳中宣部震怒 下令媒體「封鎖」《十年》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ews/realtime/20160404/54946067
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噚晚舉行咗,賽前最受爭議嘅電影《十年》,因內容涉及政治敏感,遭大陸官方不斷施壓,但香港影人並冇因為內地官方恐嚇,而唔敢投票俾呢部戲,結果部戲成功攞咗最佳電影獎。

內地官方已向對媒體下達指令,全面封鎖呢個消息,聽聞中宣部噚晚得知《十年》得獎後,責怪某些單位辦事不力,疑件事冇咁易收科,盛傳有人要「孭獲」,同埋被官方秋後算帳。

不過,今次要搵人嚟「清算」都唔易,因為香港電影金像獎涉及咁多電影屬會,係玩一人一票嘅,你去封殺邊個呢?

據悉內地官方一直好想透過電影公司啲老闆影響香港金像獎,希望呢個頒獎禮都「染紅」,曾提出唔好分港片、華語片都可有資格入選各大獎項,但香港普遍電影人都企得好硬,一直抗拒「染紅」,唔通內地會越嚟越排擠香港電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