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31日 星期日

【牧師和你顛】唐英傑被判刑,有市民認為是寃獄:「唐英傑,我地等你出嚟!」

【牧師和你顛】唐英傑被判刑後,有市民認為這是場寃獄,感到非常不滿,表示:「唐英傑,我地等你出嚟!」(2021-07-3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HLqX3pGIjk

唐英傑被判刑後,有4女1男在法院外被警察截查,有女子衣服寫上「頑強」

【牧師和你顛】唐英傑被判刑後,有4女1男在法院外被警察截查,有女子衣服寫上「頑強」,另一女子手持「香港人」布袋。(2021-07-3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Yz9VdOvJvg  

唐英傑案:警員衝上前將手中盾牌擲向唐英傑,電單車與警員齊倒下

【牧師和你顛】唐英傑案(11):警員衝上前將手中盾牌擲向唐英傑,電單車與警員齊倒下,律師盤問是否因此導致意外發生?(2021-06-2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j5iEPGbspk

2021年10月30日 星期六

【毓民聲演】唐英傑不會被遺忘 歷史會還他一個公道

【毓民聲演--癲狗編輯室】唐英傑不會被遺忘 歷史會還他一個公道 MyRadio (2021-07-3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gUm5Vg1w-o

(1:56 - 7:58)

   

2021年10月29日 星期五

【聲如洪鍾】重判唐英傑,喪盡司法公義

【聲如洪鍾】重判唐英傑,喪盡司法公義  (2021-07-3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zjvaQnjY38

2021年10月28日 星期四

【希望之聲】 中共在香港胡作非為,香港人唔慣

【希望之聲 - 路橋點評】 中共在香港胡作非為,香港人唔慣(2021-07-0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67NFD08fvQ

2021年10月27日 星期三

【希望之聲】從謝霆鋒到鄒幸彤, 看人各有志

【希望之聲 - 粵講粵有理】從謝霆鋒到鄒幸彤, 看人各有志 (2021-09-0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pnCSNSTTn0

【希望之聲】鄒幸彤是如何造就的 ?

【希望之聲 - 粵講粵有理】鄒幸彤是如何造就的? 香港人能柳暗花明嗎? (2021-09-1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48ZTOIj3jA

支聯會副主席 鄒幸彤(wikipedia)

 支聯會副主席  鄒幸彤(36歲)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84%92%E5%B9%B8%E5%BD%A4

生平​:

鄒幸彤是香港本地人,先後就讀蘇浙小學和英華女學校。中學選修時決定報讀物理科。高中時期成績優異,在香港高級程度會考更考獲「5A」的成績,其後在老師的推薦下報讀英國劍橋大學物理學系,最後成功入讀。

讀博士時發生汶川大地震,同學知道後都很興奮,因為可以提供大量可研究材料,唯獨鄒一人放籌款箱支持災民。此事令鄒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要「沿着此路繼續走下去」。加上大學時期也有參與義工工作,發覺人權事務才是她的興趣所在;所以最後她毅然放棄博士學位,回流香港。有人替她不值,認為她前功盡廢;鄒表示「不是自己想做的,就無謂再花時間」。

回到香港後入讀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法律系,成功畢業,成為一名大律師,曾處理郭永健港鐵示威案件、馮敬恩圍堵港大校委會案件等等訴訟案件。2010年加入支聯會做義工,六年後擔任副主席。

被警方拘捕​

2021年6月3日,香港警方以疫情為由,二度反對支聯會於維園舉行六四悼念晚會;而鄒表示會以個人名義到場。[8]翌日,她被警方以「涉嫌宣傳未經批准集結」為由拘捕。她被拘捕後向親友表示,要是未能參加集會,便會絕食一天。

之後她曾被保釋侯審;但在七一前夕,警方撤消鄒幸彤的保釋。雖然她於再次被捕後曾經申請保釋,可是被拒絕。在法官書記問她是否明白罪名時,更大喊「悼念六四無罪」。8月5日,鄒幸彤獲得保釋候審。 

身為支聯會副主席,鄒每年也有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她更表示,自幼媽媽已經有帶她參與燭光晚會。對於警方於2020年反對支聯會在維園舉行燭光晚會,她表示非常可惜:「香港1997年回歸時,世界各地都曾經希望香港能夠帶領中國步向自由及開放的境地。燭光一旦熄滅,反映這個期望完全落空。」她坦言,現在香港人只顧「香港獨立」,完全不理會鄰近地方中國的人權問題。......

****            ****           ****

鄒幸彤:不能點起燭光決以絕食明志 維權男友野渡:自由之花黑夜中如此耀眼  (眾新聞 2021-06-04)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42053/%E5%85%AD%E5%9B%9B32-%E9%84%92%E5%B9%B8%E5%BD%A4-%E6%94%AF%E8%81%AF%E6%9C%83-42053/%E9%84%92%E5%B9%B8%E5%BD%A4%EF%BC%9A%E4%B8%8D%E8%83%BD%E9%BB%9E%E8%B5%B7%E7%87%AD%E5%85%89%E6%B1%BA%E4%BB%A5%E7%B5%95%E9%A3%9F%E6%98%8E%E5%BF%97-%E7%B6%AD%E6%AC%8A%E7%94%B7%E5%8F%8B%E9%87%8E%E6%B8%A1%EF%BC%9A%E8%87%AA%E7%94%B1%E4%B9%8B%E8%8A%B1%E9%BB%91%E5%A4%9C%E4%B8%AD%E5%A6%82%E6%AD%A4%E8%80%80%E7%9C%BC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被指涉嫌宣傳或公布未經批准集結,在六四清晨被捕。她託親友和律師向外界表示,既然今晚不能點起燭光悼念,只好效法內地一直堅守的朋友,以絕食一天來明志。

鄒幸彤男友、曾簽「零八憲章」屢因維權遭軟禁的內地維權人士野渡表示,「幸彤被捕,這是我們倆都預料到的事。然而接到消息的那刻,還是無比的難過。」野渡形容鄒幸彤是一個無比堅定而又純粹的人,對方難以忍受香港崩壞到今天如此境地,所以選擇堅守與堅持。他說,無論鄒幸彤決定做甚麼事,都一定會全力配合及支持。

律師下午在中區警署會見完鄒幸彤,之後鄒幸彤託律師向外界:「既然今晚不能點起燭光悼念,只好效法內地一直堅守的朋友,以絕食一天來明志。其實,李卓人才是開先河,在港效法內地傳統,絕食明志,她不過是再效法阿人而已。」據律師的說法,現在警方以2021年5月29日,即六四燭光集會被禁後的凌晨,鄒幸彤在私人Facebook發出原題為《燭光無罪 堅守陣地》的文字,作為主要指控。

有關帖文提及,政府決意禁止維園的燭光集會, 上訴委員會亦維持警方決定,在目前法律環境下,支聯會無法再以組織名義主辦維園的燭光悼念,有負大家所托,愧疚萬分,但在所有組織身份之外,「我們首先是有自主行動能力的個人。無法正式組織,我們便如水行動;沒有領袖牽頭,我們也能自動自發。」

她以個人名義表示,「6月4日8點鐘,我仍會去守這已有32年的約定,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點起燭光。政府能禁止一個場地裏的聚集,不能禁止香港每個角落亮起燭光。」她希望每人一分力,在嚴寒中守住這燭光,「守住我們良知的底線,守住我們僅餘的自由。」

男友野渡:自由之花不會在忍讓與怯懦中得到

鄒幸彤男友、曾簽「零八憲章」屢因維權遭軟禁的內地維權人士野渡,接受眾新聞電話時表示,當鄒幸彤發文表示會在六四當日到維園點起蠟燭時,已預計她會被捕。他說從感情上而言,一定不希望她被捕;但在理智上及他倆一直以來的堅持上,無論鄒幸彤決定做甚麼事,他都一定會全力配合及支持。

野渡指,事前已與鄒幸彤評估過,究竟會在維園現場被捕,抑或提前被捕:「當時我們的估計如果在維園現場被捕,在國安法下,現在最常見的情況是不獲保釋,會一直還押在監獄直至宣判,幾年出不了,這是我們預估的最差的情況。」他估計當局擔心會有煽動效應,故不希望鄒幸彤有機會到維園點燭光而提前將她拘捕。野渡指「自由之花從來不會是在忍讓與怯懦中得到,而是在無數志士的鮮血中盛放。只有在最黑的夜中,光明才如此耀眼。」

鄒幸彤近日接受訪問時多次說,做中國維權的經驗,令她在面對現時香港環境時,帶來力量及勇氣,「因為你會見到好多比你面對更加 worse 情況嘅人,點樣繼續做到啲嘢呢。因為香港遠遠未去到完全做唔到嘢嘅狀態。.......香港喺相對 mild 嘅打壓之下,有咩資格說放棄呢?」

2021年10月26日 星期二

馮睎乾 : 8.31,香港人應該記得什麼?

8.31,香港人應該記得什麼?馮睎乾十三維度 2021-08-31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831%E9%A6%99%E6%B8%AF%E4%BA%BA%E6%87%89%E8%A9%B2%E8%A8%98%E5%BE%97%E4%BB%80%E9%BA%BC

英雄退步即神仙,火氣消除道德編。 

Facebook:https://www.fb.com/epinoia2020 Patreon:https://www.patreon.com/sefirot

按月贊助一杯咖啡

失去了《蘋果日報》,香港似乎再無報紙會重提 8.31 太子站暴力事件,彷彿兩年前的今天,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然而有些事情只要你經歷過、目擊過,那是永遠也不可能忘記的。

近日,前《蘋果》港聞記者梁嘉麗做了一個 8.31 兩周年專題報道,訪問幾位以不同身分經歷 8.31 的人,如月台上被毆的普通市民、哀求警察讓自己救人的急救員。那位急救員的回憶,即使只看文字,沒影片,已夠觸目驚心,例如:

「他努力嘗試,但無論如何,也忘不了親眼看着警員們踩着扶手電梯上的市民跑下來,就這樣踩着人們的頭顱跑下來月台,發生甚麼事了,他問了自己很多遍了,但也無法得到答案。」

「他仍記得那個被打至昏迷,被警員拖行的男子,『他整個人倒臥在地,完全不動了,頭不停的流血,被拖行時,滴出一條血路』……『其實你想怎樣,拘捕還是怎樣,說出來就可以了,不需用這種暴力』。」

官方說,8.31 太子站內沒有死人。但有沒有人受重傷呢?有沒有人被非法毆打呢?傷者有什麼後遺症呢?為什麼警察要驅趕記者和急救員呢?為什麼事發翌日仍要封鎖地鐵站呢?……諸如此類的問題,至今仍是個謎。我甚至當面問過當差的親戚,他的答案是:「我點知呀?」

相比起 7.21,8.31 其實更需要記住。7.21 畢竟已有大量「實錘」鐵證,記錄了香港警察的失職與白衣暴徒的罪行,但 8.31 晚太子站內發生了什麼事,兩年後依然有大片空白,以致我們甚至不確定要記住什麼。

記憶有罪,如果不知道應當記住什麼,我認為至少也要記得:警方極度不想有人記得 8.31。以下事件已露端倪。

你記得今年 4 月 15 日,警察搞了一個所謂「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開放日」嗎?當日有參與活動的小學生,在警方的悉心安排下,手持仿製膠槍,在港鐵車廂內指向同學頭部,結果被《路透社》拍下照片。很多人看到這個畫面,自然想到 8.31 警方在港鐵車廂內槍指市民的一幕。

翌日《蘋果》如實報道,卻被時任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斥為「抹黑」、把學生與「黑暴」扯上關係,手法不道德。正常人看到鄧炳強的指控,應該覺得莫名其妙 — 小學生在警方安排下,模仿警察「止暴制亂」,重演警方執法的雄姿,鄧炳強何以比作「黑暴」呢?難道模仿警察等於模仿「黑暴」?無法以理服人,但仍要出言威嚇,原因恐怕只有一個:警方要大眾忘記 8.31,不容任何人再提。

當日仍是立法會議員的鄭松泰,事後居然揶揄,「國安教育是否就是由警察教導兒童將來在地鐵站內打其他人」。單憑這一句話,我相信已足夠把他 DQ 了。死因無可疑。

米蘭昆德拉說過:「人與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La lutte de l’homme contre le pouvoir est la lutte de la mémoire contre l’oubli)。」如果暫時沒其他事可以做,就讓我們儘可能不要忘記吧。

大午集團案孫大午被重判18年 , 最後陳詞︰只有民企做大才危險?

河北大午集團案孫大午被重判18年 , 最後陳詞︰只有民企做大才危險?|南京疫情爆發 , 內地專家:確診者大多已打疫苗 2021-07-2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4MLip8tSW4  

網上留言:

1urbanbaker :  希望孫大午的陳詞能被廣泛傳閱! 多謝眾新聞🙏    

Bessie wong :  做得成功的良心商人,照顧家鄉員工,行分權,確權,限權的民主管理制度。極權怎能容忍比自己宣揚集權攬權更好的制度,还要由下而上,而非由上而下。孫先生,就是你做得太好了,才招滅門之禍。    

pushy wang :  孙大午不是错在想搞社会主义,而是错在公共福利做的比政府好,抢了政府的公信力。

Jim Rogers :  睇眾新聞先覺得睇緊新聞,睇TVB等電視新聞都好似睇緊文宣。

M S :  先浸咗你,再救你。同先充公你祖上的財產,現在在給飯大家吃!要感黨恩啊!

F K  :  又一個馬雲被割。非常欣賞佢嘅公司制度,真心為員工。心胸狹窄嘅人就係容不下思想比其開明嘅人,怕被比下來。

 lin qin :  孫大午活得清醒過頭了。越了界!肯定要被收割了。

cheung tl :  良心企業家因一些莫名其妙的罪名被重判18年,好一個中國特色的法治社會    

Kong Yan Hong :  孫先生錯在以為某黨真是想搞社會主義。    

SO Norton  :  好有興趣想知道孫大午集團何以得到成功到現在又為何被共產黨接管    

rongyao lin :  國進民退,走回頭路。無辦法。 

河北民企大午集團孫大午案開庭 家屬稱律師被威脅

河北民企大午集團孫大午案開庭 家屬稱律師被威脅 ..... 內地河南江西多地強制打疫苗 否則禁足、禁學  (2021-07-1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zyJ91M6fX8  

Ar Lun Alvin : 就係因為孫生做了很多真正為民的事,反映襯出黨的失敗 

 Erik TONG : 恐嚇、抹黑證人/受害者,拿家人親屬作威脅,都是一貫辦事方式❗ 

 mama fufu : 孫大午案件, 令人好心痛. 

 Ho Kam To : 《禮記·禮運》講到「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亅孫大午當初開辦一蚊雞醫院,相信都係為咗達至大同,而共產黨做唔到之餘,非但沒有反省,還選擇攞佢嚟祭旗,此黨必亡。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沈旭暉】蕭少滔:中國會重蹈蘇聯崩潰覆轍嗎?

【沈旭暉】蕭少滔:中國會重蹈蘇聯崩潰覆轍嗎?(中) 2021-10-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SycYCq15uo  

【沈旭暉】蕭少滔:後國安法時代的「鬥地主」結局如何?

【沈旭暉】蕭少滔:後國安法時代的「鬥地主」,結局如何?(下) (2021-10-1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LC8O6IOrUs

【沈旭暉】蕭少滔:中國的「1984式實驗」

【沈旭暉】蕭少滔:中國的「1984式實驗」:全方位數據化集權經濟體能成功嗎?(上)(2021-10-0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0uJqzhzmXo

2021年10月24日 星期日

【希望之聲】習近平决心去鄧小平化, 切割美國, "重建" 中國社會

【希望之聲 - 粵講粵有理 - 路橋】習近平决心去鄧小平化, 切割美國, "重建"中國社會 (2021-09-0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J-gewF8fnw

【希望之聲】習近平有燃眉之急, 不掀風暴不成

【希望之聲 - 路橋】習近平有燃眉之急, 不掀風暴不成 (2021-08-3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8sECXoEKEk

2021年10月23日 星期六

懸浮在水中的氧化石墨烯 與音樂發生反應

Graphene Oxide Suspended in Water Reacts to Music (2021-10-11)

請看懸浮在水中的氧化石墨烯,如何與音樂發生反應,你們可以想象,一旦他們把這種物質放進你們身體內,他們只須要把頻率調整,就可以讓你做他們想你做的一切。而 Covid-19 疫苗劑都被發現含有這種東西(氧化石墨烯)。 

https://www.bitchute.com/video/gRXdLjWX0tbO/

【路橋點評】 林鄭不是能不能連任的問题, 是已捲入了內部鬥爭

林鄭不是能不能連任的問题, 是已捲入了內部鬥爭【希望之聲粵語-路橋點評-2021/10/2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DJIny-1Io

【粵講粵有理】臨界點已到, 習近平消滅政敵祇許成功不許失敗

臨界點已到, 習近平消滅政敵祇許成功不許失敗 (中文字幕) 【希望之聲粵語-粵講粵有理-2021/10/2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hCzWSUOvks

2021年10月22日 星期五

一旦你意識到他們的目標是殺死盡量多的人,......

Mike Whitney –  It All Makes Sense Once You Realize They Want to Kill Us (The Unz Review Oct 17, 2021)

一旦你意識到他們的目標是殺死盡量多的人,一切表面看來很荒謬的事情,都變得有條理,有計畫。

https://tapnewswire.com/2021/10/it-all-makes-sense-once-you-realize-they-want-to-kill-us/

問題 – mRNA 疫苗是否在動物身上進行過測試?

回答——是的,他們有。

問題——動物試驗成功了嗎?

答案 - 是和否。是的,小鼠實驗表明,低劑量的疫苗會引起對感染的強烈抗體反應。但是,否,抗體無法攻擊來自不同病毒株的刺突蛋白。

問題——你的意思是疫苗確實對原始(武漢)病毒提供了一些有限的保護,但不一定提供對變體的保護?

回答——隨著病毒變異,幫助對抗原始病毒的抗體實際上可以增強變異病毒的“傳染性”。換句話說,當人被原始病毒的突變變體感染時,疫苗產生的抗體可以改變方向並增加疾病的嚴重程度。

科學家們早就知道這一點。這是 2005 年的一篇研究論文所說的:“針對一種菌株的疫苗注射可能會加劇其他菌株的感染......

在實驗室實驗中,他們表明這些抗體無法攻擊來自 2003 年底感染的患者的不同 SARS 菌株的刺突蛋白。結果表明,病毒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生變化,因此在一次爆發中出現的毒株可能與在以後爆發中出現的毒株大不相同。

這提出了一種前景,即針對一種 SARS 病毒株的疫苗可能被證明對其他病毒無效。更糟糕的是,針對一種毒株的疫苗接種甚至可能會加劇對該病毒的另一種變體的感染。

這不是第一次揭露一種病毒株會加劇另一種病毒感染的情況。” (“對 SARS 疫苗提出警告”,《自然》雜誌)

近二十年來,科學家們已經知道,僅針對病毒的一種蛋白質的疫苗注定會失敗。該病毒的刺突蛋白具有高度的適應性,能夠改變其形狀以生存。針對刺突蛋白的疫苗實際上會產生該病毒的變體,從而避開疫苗產生的抗體。因此,製藥公司正在確保最初有用的抗體會發生轉變,並允許病毒的新變種進入健康細胞,隨意複製,並導致疾病或死亡......

科學家們說,目前的疫苗實際上是在使大流行持續下去。由於這一事實在過去 16 年中已為人所知,我們可以得出結論,目前大規模接種疫苗的方法是有意為之。疫苗接種運動的管理者故意無視既定的科學知識,以維持永久的危機狀態。科學正在被操縱以實現某種政治目標。..........

這是氧化石墨烯 graphene oxide 對 5G 無線電波的反應

This is graphene oxide's reaction to 5G radio waves (2021-10-07)

https://www.bitchute.com/video/HCgSNevgfET5/ 

這是氧化石墨烯對 5G 無線電波的反應。 這種糟糕的材料存在於每個 COVID 疫苗中,最終會進入你的大腦。 想像一下,當他們以 64Ghz 的頻率將 5G 全功率打開時會發生什麼。 在 2-3 年內,我們預計將有 24 億人死亡。‌‌ 

請觀看氧化石墨烯 Graphene Oxide 對電話電波的反應

Watch how Graphene Oxide reacts to a phone call (2021-07-27) 

這是氧化石墨烯對 電話電波 的反應。 這種物料存在於每個 COVID 疫苗中,並最終進入您的大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OApJPbmUsk

2021年10月21日 星期四

德國聯邦黑森州 允許食品店自行禁止未接種疫苗人士進入

German State Allows Food Stores To Ban The Unvaccinated - by Steve Watson via Summit News (2021-10-16)

德國聯邦黑森州允許食品店自行禁止未接種疫苗人士進入 

...『此舉的目的似乎是要把拒絕接種疫苗的人餓死?』...

https://www.zerohedge.com/political/german-state-allows-food-stores-ban-unvaccinated

德國報刊 BILD 報導稱,黑森州已通過一項動議,允許食品店自行決定是否禁止未接種疫苗的人進入。

報告寫道:“未接種疫苗人士面對的壓力越來越大!”

在黑森州,包括超市在內的所有零售商,現在都可以自行決定選擇3G規則(已接種疫苗、已檢測、已康復)還是2G規則。到目前為止,超市還未實行進出入限制措施,仍然容許每個人選擇基本服務。

黑森州總理府向 BILD 確認,“2G 選項模式”也適用於食品零售行業(2G 的規定是指只有接種疫苗的人才可以進入的公共場所)。

所謂的 3G 規則仍然要求任何想要進入場所的人證明他們的檢測結果為陰性,但 2G 規則就完全取消了3G的選項。

德國政府已將銷售必需品的超市和商店,排除在大多數限制之外,但黑森州政府現在已將這一決定交由商戶自行決定。

黑森州擁有超過 600 萬人口,其中包括主要城市法蘭克福。

此舉意味著德國共有八個聯邦州,現在允許企業和活動組織者自行制定所謂的 2G 選項。

此舉的目的似乎是要把拒絕接種疫苗的人餓死?

正如我們之前報導的那樣,來自法國的影片突出了一些商店如何試圖阻止沒有疫苗護照的人進入,儘管該國的 COVID 護照法例規定凡是面積小於 20,000 平方米的零售商店應該是豁免。

今年早些時候,在智利出現了一段視頻,顯示一名老年婦女被拒絕進入超市,因為她沒有根據該國的封鎖規定獲得必要的政府許可購買雜貨。

與此同時,在英國,一名因醫學理由獲得口罩豁免的男子,當他拒絕貼上工作人員要求的黃色貼紙標誌時,超市工作人員威脅要報警。

澳洲(墨爾本)暴力執行 "抗疫國安法"

Avi Yemini - "Luckily I was there this time to help their defenceless victim" (2021-10-18) 

https://www.bitchute.com/video/30HiA6fQSPU/

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Covid 病毒大流行』剖析 — 環球犯罪集團的罪證

Anatomy of the Covid Plandemic - International Crime Scene

https://tapnewswire.com/2021/10/heres-the-covid-game-plan-for-global-depopulation-and-the-enslavement-of-humanity/

接下來是令人震驚的一個犯罪陰謀的議程,旨在通過各種類型的 COVID-19 生物武器,和隨後的 Covid 超級疫苗接種計畫,實施全球種族滅絕並嚴重削弱全球人口。

考慮到這種蓄意殺害和/或傷害最大量人口的全球計劃之深度和廣度,很明顯,由環球深層組織控制的大政府、國際機構、跨國公司和非政府組織(尤其是醫療保健)等集團,它們一定一早已經知到這個針對人類的犯罪計劃。

以下就是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厚顏無恥、不惜一切手段達到目的,的 Covid 犯罪分子預先精心策劃的計劃的次序與細節。

1) 首先,Covid 犯罪分子在 2019 年全年已經廣泛在全球主要城市範圍部署了 5G 發射網,戰略性地發射了一系列生物武器。

2) 然後,他們故意給複雜的生物武器貼上SARS-CoV-19的標籤,以誤導各國政府,把國際醫療界混淆視聽。這種生物武器不是什麼冠狀病毒。此所謂病毒也從未被分離出來HEUNG向科學界展示。更有可能的是,它是由不同病原微生物的混合物,包括細菌、寄生蟲和/或病毒成分合成的。

3) 接下來,他們故意分發了一個高度不準確的所謂 COVID-19 PCR 測試套件。此套件保證會產生大量假陽性和假陰性的測試結果。在中國武漢首次發布 COVID-19 之前,這些試劑盒已神秘地儲存在世界各地,以便快速可以使用。此外,這些用來拭鼻的棒子,也可能已被預先污染,以確保被測試的人會顯示出陽性結果。

4) 與此同時,這場極其複雜的生物恐怖行動的幕後控制者決心阻止任何政府或醫療機構批准任何 COVID-19 治療方案或藥物。世界歷史上從未有過如此高度協調的運動,來駁回已證實的致命傳染病的治療方法。

5) 通過在世界範圍內快速有效地禁止使用成功的 COVID-19 藥物,他們為假疫苗的開發和管理做好了準備,以創紀錄的時間落實。各種疫苗注射液都同樣含有基因改變能力,對人體生物有機體有多重不利影響,與預防COVID-19無關。

6) 在 2020 年 1 月的人為病毒大流行開始之前,各種高度實驗性的疫苗已經預早製造了。每種疫苗都有不同的用途,和效果。

7) 儘管 Covid 疫苗直接造成了驚人的死亡人數和不利影響,但全球主流媒體被指示不要向公眾報導這些重要數據。 相反,主流媒體已被用來傳播假疫苗的成功故事。

8)通過這種方式,被誤導的人群被欺騙並被迫接受未經批准的“疫苗”,該“疫苗”僅被歸類為“緊急使用授權”。

9) 現在,即使是兒童也正在接種極其危險和致命的 COVID-19“疫苗”,其中許多人患有心臟炎症,以及其他嚴重症狀和疾病。通常致命的血凝塊每天都會變得更加明顯,接種疫苗後發生的其他嚴重不良反應也越來越頻繁。一直以來,主流媒體對真實風險的報導幾乎是守口如瓶。

10) 特別是在這種預先計劃的大流行的早期階段,他們採取的醫療反應是在住院前不發布 COVID-19 的治療指南。這種巨大的製度失誤是前所未有的。他們故意不提供重要的治療和適當的藥物。這就是他們實施種族滅絕計劃的真正關鍵。

11) 一旦需要住院,醫療程序本身成為主要死因,而不是 COVID-19。世界各地的醫生都抱怨所採用的醫療方法是問題的主要原因;並且絕對不能醫治病人。但新冠病毒罪犯並不想治愈人,他們的目標是通過致命的疫苗來消滅全球過剩的人口。 .......

上面列出的嚴重醫療事故、政府疏忽犯罪行為和世界衛生組織和大型製藥公司實施的邪惡計劃,尤其是 COVID-19“疫苗”的災難性推出,證實了有意圖進行全球種族滅絕。這種由新世界秩序陰謀集團進行的黑色行動,和險惡的心理戰術,也表明了在 Covid 人為災難的背後,正秘密展開 GREAT RESET大重構(一項奴役人類的全球計劃)的強烈意圖。

2021年10月19日 星期二

假疫苗行政命令、假 FDA 疫苗許可證,假經濟

Fake CV19 Jab Mandate, Fake FDA Approval & Fake Economy - By Greg Hunter (2021-10-15)

假的 Covid19 疫苗行政命令、假的聯邦藥物管理局疫苗許可證,和虛假的經濟

https://usawatchdog.com/fake-cv19-jab-mandate-fake-fda-approval-fake-economy/

看起來美國正在意識到一切都是假的。 讓我們從拜登政府的假 CV19 疫苗命令開始。 書面的行政命令 (EO) 在哪裡? 來自國會並由拜登簽署的立法在哪裡? 拜登無法展示要求人們接種疫苗的所謂行政命令。 為什麼? 因為根本就沒有合法的行政命令。 這是正確的。 聯邦登記冊中沒有拜登的行政命令的記錄。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國會女議員 Marjorie Taylor Green 說:疫苗接種命令 “不存在” 。這個行政命令是假的(沒有法律效力),旨在欺騙和威嚇人們(自願)接種這個實驗,殺人的疫苗。

至於FDA 有關Comirnaty疫苗所發出的許可證又是什麼一回事?大家要明白,這個名為Comirnaty的新疫苗,在美國國內是無法找得到的,而且可能永遠都找不到。輝瑞表示,這種(找不到)的新疫苗可以與目前通用的 BioNTech CV19疫苗是 完全可以 “互換” 來用的。

但FDA就只批准了尚未上市的Comirnaty疫苗。 FDA 未有批准現行的的 BioNTech疫苗, 但就表示兩種疫苗是相似的,因此可以互換使用。既然如此,  FDA又為什麼不乾脆為兩種疫苗都一齊發出許可證書?這裡有令人費解的 "邏輯" 問題。太荒謬了。

所以,我再問一次,當有一種疫苗Comirnaty 被批准,而另一種BioNTech CV19不獲批准時,我們怎能說兩者能夠 “互換”使用? 整件事就是一場大規模的欺詐。 我們應該把這記錄在案,以便日後提交紐倫堡法庭作為證供。

一年多以來的虛假經濟是由大量印鈔支撐著的,導致通貨膨脹起飛。 經濟是假的,但通脹卻不是假的。 通脹是由印製的所有貨幣造成的。 供應鏈中斷和大規模勞動力短缺,將會導致整個金融系統很快崩潰。

最後,讓我們不要忘記深層政府,為了讓拜登成為總統,而設計的完全虛假的總統大選!!

前國務卿鮑威爾 , 因 Covid-19 並發症去世 , 但他已經完全接種了疫苗

Former US Secretary of State Colin Powell dies due to Covid-19 complications (2021-10-18)

美國前國務卿科林鮑威爾因 Covid-19 並發症去世

https://www.rt.com/usa/537768-colin-powell-covid-complications/

2003 年 2 月 5 日,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Colin Powell)在紐約向聯合國安理會,試圖證明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時,舉著一個他稱之為 "可能含有炭疽" 的小瓶。

由於 Covid-19 的並發症,四星上將科林·鮑威爾 (Colin Powell) 去世,享年 84 歲。 這位著名的共和黨人一直在沃爾特里德國家醫療中心接受治療。

科林鮑威爾的家人周一在他的 Facebook 頁面上發帖宣布,他是第一位擔任美國國務卿的黑人。 他的家人說:“我們失去了一位了不起的、慈愛的丈夫、父親、祖父和一位偉大的美國人”,並補充說他已經完全接種了 Covid-19 疫苗 (He had been fully vaccinated against Covid-19),但最終奪去了他的生命 !!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沒有疫苗通行證的立陶宛人 : 醫療暴政下的生活

Covid大流行』是個神話,是特洛伊木馬,把中共統治模式引西方社會

"So Deeply, Deeply Wrong" - Lithuanian Without Vaccine Pass Describes Life Under Medical Tyranny

『在蘇聯佔領期間,每當蘇聯官員要求查看我們的身份證件時,我們都拒絕了。 我們成功地反對蘇聯威權主義。 但今天,我們卻默默地默許媒體主導的:“給我看你的 Covid 通行證!” 的的健康威權主義。』

https://www.zerohedge.com/covid-19/lithuanian-without-vaccine-pass-describes-life-under-medical-tyranny

立陶宛於 5 月推出了 Covid Pass,並稱之為 “機會通行證” Opportunity Pass。 機會通行證讓您有機會參與正常的社會活動。 沒有機會通行證,您就沒有機會:您的權利受到限制。

不能出示 “機會通行證”,就沒有 "機會" 享受自由

8 月,立陶宛通過了一項法案,限制沒有 Covid 通行證的人的權利。 其他歐洲國家也正在朝這個方向發展。 在立陶宛,所有限制都已經完全生效,並且執行得非常嚴格。

沒有通行證,您不得進入任何購物中心或大型超市。 在入口處,人們排隊等候驗證。 守衛掃描每個人的通行證。 如果您有有效的通行證,則指示燈呈綠色閃爍並發出蜂鳴聲。 然後才可以進入。

沒有通行證,您只能在主要銷售食品、藥品、眼鏡和隱形眼鏡、獸醫用品或農具的小商店購物。 您不得進入銷售其他產品的大型商店。 

沒有通行證,您不得進入任何餐廳、咖啡室或酒吧。 沒有通行證,您不得進入銀行或保險公司,除非出於基本目的,例如提取養老金或社會福利金,但服務持續時間不得超過 15 分鐘。

如果沒有通行證,您可能無法探訪醫療機構,或護老院/療養院。 唯一的例外是患了絕症者,和14歲以下的兒童,前提是醫生事先給予許可。

沒有通行證,您不得進入室內公共活動或空間,例如會議、健身中心或美容服務(如頭髮和指甲)。

通行證採用二維碼形式。 大多數人會通過電子銀行/電子簽名在手機上獲得此通行證。 沒有手機的人,可以獲得紙質打印件。

官員們於 9 月啟動了重新接種疫苗的計劃。 老年人上週開始接受第三劑加強劑。 之後所有的人都會跟隨。 衛生部副部長表示:“我們可能會在幾個月內開始第四次和第五次加強注射。”

我的國家在 1944-1990 年被蘇聯佔領。 我們為獨立而戰,我們贏得了獨立。 成千上萬的人冒著反對蘇聯暴政的真正風險。 有一天,全國30%的人聯手組成了一條675公里長的鏈條,支持自由。

我們的人民現在對失去前幾代人爭取的自由漠不關心

在蘇聯佔領期間,我們與蘇聯宣傳作鬥爭。 此外,每當蘇聯官員要求查看我們的身份證件時,我們都拒絕了。 我們成功地反對蘇聯威權主義。 但今天,我們卻默默地默許媒體主導的:“給我看你的 Covid 通行證!” 的措施,和技術官僚的健康威權主義。

在蘇聯佔領下,政治異議受到壓制,新聞受到審查。 現在,我們又回到了審查制度。 這一次,我們是由暴民統治,而不是由政府通過正式立法執行的。 有原則的人不敢隨意反對這個由暴民執行的審查制度。 人們對暴徒的恐懼使他們自我審查。

據我統計,27 個歐盟國家中有 14 個現在已經有國內 Covid 通行證的限制。 但立陶宛比大多數國家走得更遠。 其他國家正在計劃限制措施,例如廣泛禁止超市和所有非必要的購物。 但在立陶宛,這已經是每天的現實。

2021年10月17日 星期日

給福奇的信:你無權決定什麼是社會的 “更大利益”

 Covid大流行』是個神話,是特洛伊木馬,把中共統治模式引西方社會

A Message To Fauci: You Are In No Position To Dictate The “Greater Good”

給福奇的信:你無權決定什麼是社會的 “更大利益”

https://patriotrising.com/a-message-to-fauci-you-are-in-no-position-to-dictate-the-greater-good/?fr=operanews

像福奇這樣的騙子,怎樣可以取得美國官僚機構中薪酬最高的職位?福奇的職業生涯,證明了我們政府和今時今日,令人震驚的一個現實:你越是腐敗,你得到的好處和晉升就越多。

在醫學研究界中,福奇是眾所周知的無恥機會主義者。例如,PCR測試方法的創始者 Kary Mullis就對福奇很鄙視。 Mullis是個有趣的人物,他把科學誠實看得比什麼都更重要。他經常警告說,他的發明的 PCR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測試系統,是有可被利用來通過識別人體內的病毒殘留,來誇大感染人數,而無需區分這些人是否真的受“感染”(生病)。可悲的是,他的測試系統今天正正是這樣(不應該)的方式使用,目的只是為了誇大 covid-19病毒的感染率。

在採訪中,Mullis稱福奇是個“騙子”,認為他是一個“對任何事情都一無所知”的官僚。Mullis指出,像福奇這類的人,他們有一個超出公共利益的議程(目的),為了達成他們的目標,他們會毫不猶疑地向民眾歪曲科學的事實。還要指出的是,YouTube 的使命就是不斷從它們的網站上,清除Mullis採訪中提到福奇的所有痕跡。

同樣不足為奇的是,在 1980 年代的愛滋病大流行中,福奇忙於散播恐慌。今天,主流媒體幾對他當年的所作所為,隻字不提。福奇當時聲稱,到了1990年,美國五分之一的異性戀(及同性戀)人口將會死於愛滋病。後來事實證明了他的預測是極之錯誤。今天沒有人記得福奇當年散佈恐懼。今天,這個騙子被新聞界視為科學天才。

歷史應該記住福奇是 Covid 大流行的主要發起者之一,因為他是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 的負責人,該研究所資助了中國武漢實驗室冠狀病毒功能提升研究 (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 on corona-viruses)。關於這種研究,福奇多出席美國聽政時,都公然向國會隱瞞事實,並撒謊。所有證據都指向武漢實驗室是 Covid-19 爆發的源頭。

還需注意的是,2017 年是福奇和 NIH 解除了對提升病毒致命功能研究 (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 on deadly viruses) 的禁令,而當時眾所周知,中國武漢的P4級實驗室是並不安全的。如果有人要為全球新冠病毒的死亡負責,那就是福奇,和中國政府......

普遍的說法仍然是,即使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也肯定是一場意外。但我仍然相信,根據現有證據,Covid-19 是故意釋放的,目的是製造一場全球危機,然後當局可以利用這種危機對民眾實行極端控制,達到醫學極權主義的地步。

如果我們還記得臭名昭著的 Event 201藍圖的話,就會發現一些奇怪的東西。 Event 201 是由 WEF 世界經濟論壇,和 Melinda & Bill Gates Foundation 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舉辦的一場模擬戰爭遊戲。其聲稱的目的是模擬致命的冠狀病毒大流行“由動物傳播”對人類的影響,並製定政府及其企業合作夥伴應採取的應對政策。有趣的是,這個模擬是在2019年10月舉行的,距離真實事件發生僅兩個月。 Event 201 參與者提出的幾乎所有政策,現在都被大多數政府採納,包括針對任何質疑病毒起源和實驗性 mRNA 疫苗安全性的人的社交媒體審查活動。

WEF 創始人克勞斯·施瓦布 (Klaus Schwab) 在大流行開始時迅速宣布,Covid-19 是啟動“大重構”的“絕佳機會”。這是一項全球主義計劃,旨在完全消除自由市場體係,並以高度集中的社會主義框架取締。世界經濟論壇設想了一個禁止與碳排放相關的能源、所有金融交易都變得數字化,並由中央當局監控和控制的一個世界。他們甚至提出有一天人們將“一無所有但會感到幸福”。這是對未來所謂的“共享經濟”(*) 的參考,個人財產的概念被廢除,所有人都將住在公共住房集體中,生活必需品由政府配給,或由政府向他們租借。

(*) “共享經濟”一點也不陌生。這不就是習近平今天掛在嘴邊的詞彙嗎?

但是,covid 肯定出了點問題(不如他們所料),因為這種病毒在 Event 201 中,死亡人數估計在爆發的第一年內約為 6,500 萬。這個驚人死亡數字當然在 Covid-19 中從未發生過。因此,人們對政府的命令的抵抗力一直都是很高,顯然比全球主義者預期的要高得多。在過去18個月裡,全球主義者被迫對一種死亡率極低(僅為 0.26%)的所謂 Covid-19病毒,進行無休止大規模散播恐慌運動。這種所謂恐怖病毒的存活率竟然是超過99.7%,並且對那些最終需要住院的人產生長期影響的可能性極低。在大多數州,每 100,000 人感染中,住院率僅在10-35人之間。

這些數字來自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醫療機構,但被福奇這樣的宣傳者忽視了。同樣,福奇繼續無視自然免疫的科學事實。相反,他極力推動強制接種疫苗。對於幾乎所有(非官方)沒有政府支付報酬的科學家、醫生和病毒學家來說,福奇的立場似乎很奇怪,但福奇堅持,與疫苗接種相比,自然免疫不應該納入考慮之列。

現在,來自世界各地的多項研究表明,天然免疫在預防新冠病毒感染方面的效果比疫苗高 27 倍。但根據最新政府規定,具有天然免疫力的人,反而被視為對其他人做成威脅,所以即使有了天然免疫力的人,都一率要接種疫苗。

從科學角度來看,這個論調簡直是荒謬,除非這些指令是與科學無關的,只是威權主義的議程。

福奇對個人自由的厭惡已被充分證明,這使他非常不受歡迎。他甚至最近在 CNN 上爭論支持使用這種反常立場的疫苗命令:

“總有一天,為了社會的更大利益,你們會明白不得不放棄你們認為是屬於你們的個人權利(*)。”

(*) 福奇這個說法,我也在簫若元名嘴的一條片中,從他口中聽到的。簫名嘴與福奇騙子,明顯同屬一類﹐因此立場也相聚。瀟名嘴突然間,以很嚴肅聲調說 : "打(疫苗) 針不是個人的權利,是每個人應有的社會責任。"(這個視頻大若一個多月前在 memehk 頻道播放的)

福奇和他的全球主義之流可以歸結為一句口頭禪:為了更大的利益,你必須按照別人的吩咐去做。

但是,由誰來決定什麼是“更大的社會利益”?

尤其是左派,他們喜歡強制接種疫苗的想法。他們崇拜福奇,他們說我們這些抱著懷疑的人應該“聽從科學”。但福奇不是科學家,他只是一個無恥的小推銷員。正如我上面提到的,真正的科學證據不支持強制接種疫苗或封鎖的論點。

我很想看到福奇回答以下問題:

(1) Covid 的死亡率中位數僅為 0.26%,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在沒有長期測試證明其安全性的實驗性 mRNA 疫苗上冒任何風險?

(2) 在以色列等大多數接種疫苗的國家,超過 60% 的 COVID-19 住院患者是已經完全接種疫苗的人。多個國家的完全接種了疫苗的患者人數呈大幅增長,表明疫苗不能起作用。為什麼我們要接受一種已被證明無效的疫苗?

(3) 如果儘管有相反的證據,政府仍然認為疫苗確實有效,那麼為什麼接種了疫苗的人,要害怕未接種疫苗的人呢?我們又如何對接種了疫苗的人構成威脅?

“Covid大流行為我們帶來一個又難得,又狹窄的機會之窗,讓我們可以反思、重新想像和重構我們的世界。” --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組織者,克勞斯·施瓦布

2021年10月16日 星期六

【邪惡的兩個核心】《Covid-19》, 《大重構》,息息相關

《Covid-19》, 《大重構》,息息相關

FateAndTheFuture : 世界統治階層,製造一個疫情作為藉口,推行社交隔離措施,把所有人推向孤立,破壞了人與人自間的正常互動,使大家互相猜忌,互相防範,互相指責,互相排斥。

這個情況下,人民變成一盤散沙,失去了凝聚和團結力。這就是統治階層最樂於見到的情況,尤其是當現行制度的腐朽已經到了極點面臨崩塌。這將會帶來動蕩,而政權必然會受到可致命的衝擊和挑戰。面對這個危機,政權要採取先發制人的手段。

製造一個恐怖疫情,令人人自危,互相猜忌的一盤散沙,就是最佳的方案。所以,Covid-19 和大重啟,兩者是息息相關的。從這個角度看,Covid-19,要達到零感染,強制疫苗接種,摧毀經濟和人民的生計,的所有荒謬措施,都變得容易理解了。不是荒謬,而是邪惡,是政權為制度崩潰之前要做的準備,是政權為了自保的措施。

一方面,是《國安法》。另一方面,是《抗疫緊急法》。兩者都有相同的功效,那就是凌駕憲法,凌駕基本法,凌駕普通法,凌駕立法程序,無限期把所有人權擱置。資訊可以封鎖,言論可以禁閉。一個行政命令,任何措施,即使幾苛刻,都不容討論。

這個《武漢肺炎》,又名《Covid-19》,來得非常合時,正好適逢特朗普競選連任,正好適逢50年積下的貨幣泡沫,債務泡沫,瀕臨爆破。乘疫情而上的緊急法來得相當合時。

《人為的疫情》(*) 更可以借用來摧毀實體經濟,摧毀中小形企業,摧毀一般人的生計,把大部份人推向依賴政府接濟。這個時候,政府就推出銷費券,以一石二鳥。第一,人民感激政府這麼慷慨。第二,當政府打蛇隨棍上,順便推行貨幣數碼化,人們亦不以為奇,甚至覺得理所當然。

《大重構》,《新世界秩序》,就從此成為事實了。武漢肺炎就扮演了《特洛伊木馬》的角色,把中共的獨裁管治模式全球化

大家不要忘記,《武漢實驗室》進行的冠狀病毒研究,是獲得美國政府的金錢支助,亦是得到法國政府提供技術協助的。更關鍵的,福奇博士 (Dr. Fauci) 與武漢實驗室有著非常密切的直接和間接聯繫。真是蛇鼠一窩,兩個《邪惡的核心》,地獄的雙頭妖獸,聖經《啟示錄》之所指

(*)  大部份感染者都是無徵狀的。換言之,沒有檢測就沒有感染,有檢測就有感染。即使真正感染了所謂『Covid-19』病毒,超過90%都沒有嚴重病徵,死亡的就更少。所謂死亡,大部份都不能夠證實是死於Covid-19,就正如政府說,接種了疫苗後死亡的人,『死因是與接種疫苗無關』。與其說死亡是病毒導致,不如說是『疫苗致死』更加與事實相符。

“Covid大流行為我們帶來一個又難得,又狹窄的機會之窗,讓我們可以反思、重新想像和重構我們的世界。” --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組織者,克勞斯·施瓦布 

2021年10月15日 星期五

借助COVID而設的全民救濟計劃 會把勞動階級 變成奴隸

當所有人都接種了獸的標誌,當貨幣全面電子化,疫情才會告終。

Here's Why the New COVID Relief Program Will Turn The Working Class Into Serfs... - by Chris Macintosh via InternationalMan.com (2021-07-26)

借助COVID的所謂疫情而設立的全民救濟計劃將會把動階級(俗稱打工仔)變成奴隸。

https://internationalman.com/articles/heres-why-the-new-covid-relief-program-will-turn-the-working-class-into-serfs/

現在一切都是政治化。環境社會治理 (ESG)、氣候變化、種族主義、性別、疫苗等等。為什麼現在所有這些議題都變成不可觸碰,不能討論,不容妥協?為什麼沒有質疑和討論的空間?這裡令人十分費解。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告訴我們,到了2025年,這場大流行病將使全球損失28萬億美元,或可能更多。但這並不是大流感本身所致。這是所謂抗疫措施,特別是封鎖措施的後果。

真正了解這個所謂 “大流感” 究竟是什麼,對於了解現在和未來全球和金融市場所發生的一切,都是非常重要的。

單從統計上來看,這個病毒對人群的危險程度,只是相當於一個較一般流感稍為嚴重的品種。你們會說,“不,這不可能吧。看看政府的反應。如果像你所說的只是普通流感的變種,為什麼政府會採取如此不成比例的措施?是的,你們說對的,這些措施確實意味這個病毒比一般流感危險得多。政府希望你們相信這一點是有原因的。

為了找出真相,我們需要回到2008年,及其後發生的一切事情。

在房地產崩盤和隨後的銀行危機之後,量化寬鬆被引入作為“解決”問題的工具,而不是簡單地讓銀行倒閉,並審判華爾街銀行家以及應對這一大規模欺詐行為負責的監管機構。但即使有了量化寬鬆政策,經濟也一直未有好轉。

到了2019年,貨幣市場陷入危機,隔夜拆借利率攀升。這導致美聯儲,歐央行與英國央行聯手介入 “解決” 問題。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每晚印發一億多美元。

2020年以來,全球主要央行的貨幣供應量擴張幅度遠超30%。

如果不引起人們對其可恥行為的注意,中央銀行會發現很難印出這麼多錢。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必須找一個替罪羔羊,而新冠病毒就是完美的替罪羔羊。“這種病毒是前所未有的,因此,我們必須採取非常的措施”。

為了讓公眾相信現在強加的暴政是絕對必要的,他們使用了所有的謊言。而當有人開始注意到,病毒的現實並不像他們所說的那樣時,他們就狠狠的迅速把這些聲音滅絕。

Covid 這個謊言使他們能夠將大家的注意力,從歷史上最惡劣的財富轉移作掩飾。印發這筆巨款不是為了向普羅大眾提供 “救濟”。他們只是向容易上當的民眾推銷一個童話故事。“救濟金” 的真正目的是以便更有效的方式救助面臨倒閉的銀行。

如果他們繼續直接向銀行提供救助,那麼人民的憤怒情緒可能會遠遠超過 2008 年銀行崩潰後的抗議活動。相反,他們這次決定將資金直接輸送給消費者。

不過大家要明白,如果政府不向銀行的客戶提供資金,就會出現一場全面的銀行危機。

不到 3% 的貨幣供應是現鈔 (有實鈔作底押)。餘額都是由債務衍生出來的。貨幣通過產生債務而成為流通資金。這種債務負擔已經發展到無法控制的程度,肯定會崩潰,並且在 2008 年就已經崩潰了。它在 2019 年的貨幣市場失靈時再次面臨崩潰。

2014年,政府對向銀行發放的救助資金已經不再足夠維持這種龐氏騙局。因此,政府頒布了法律,允許銀行扣押客戶的存款,讓銀行用作自救的款項。

普通人對此一無所知,並興高采烈地把自己辛苦掙來的工資放在銀行里,相信自己是客戶,而銀行則是為他們服務。塞浦路斯銀行的客戶一直都認為是如此,直到他們在 2013 年發現他們的存款實際上是屬於銀行,在法律上並不屬於他們。根據新法例﹐他們已經變成向銀行提供貸款(unsecured creditors)。

即將到來的問題就是 : 我們的貨幣供應量確實出現了驚人的增長,如果我們重新開放全球經濟,貨幣流通速度將會提高。2008 年政府給銀行的錢僅僅導致了爆炸式“資產上脹”。現在印出來的錢已經餵給了普通民眾。這是為了防止他們拖欠銀行家的債務,以及防止他們衝到銀行提取儲蓄,從而導致銀行擠提。

這樣做就是一石二鳥,同時解決兩個問題。首先,確保銀行家不會破產。其次,將工人階級變成了奴隸階級。你們必須明白,當你們以獨立工作為生,並有投票權來決定誰來執政,政客們不能不聽從你們。但是,當你們無法以自力更生,不得不依靠政府提供救濟金時,你們就是統治者的奴隸。人民和政府之間的角色完全顛倒了。 

“Covid大流行為我們帶來一個又難得,又狹窄的機會之窗,讓我們可以反思、重新想像和重構我們的世界。” --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組織者,克勞斯·施瓦布 

2021年10月14日 星期四

武漢肺炎來得太合時了 , 給聯儲局最佳的代罪羔羊

It All Comes Back To The Fed: The NWO Is Being Shoved Down Our Throats  - by Mac Slavo via SHTFplan.com  (2020-06-17)

 武漢肺炎來得太合時了 , 給聯儲局最佳的代罪羔羊
共濟會的徽章 ﹐也是新世界秩序    (世界政府) 的徽章

武漢肺炎實在來得很合時了。正當金融Bubble即將爆破﹐武漢肺炎就是聯儲局 的最佳代罪羔羊了。最近出現的大規模社會動亂又是另一個轉移視線的好機會。
當人民互相毆鬥﹐統治者就利用這個社會分化來更有效收緊控制。主流傳媒在這事件上的角色就是協助政權轉移民眾的目標﹐盡量把真相遮掩。
我們必須要集中注意力在聯儲局身上。
主流傳媒就是統治集團的一個分支﹐是政權的喉舌。
歷史唯一的教訓就是﹐ "我們從來不會向歷史借鑒"。我們一次又一次盲目地墮入政權的圈套﹐甘心協助政權奴役我們。
聯儲局已經破了產。它唯一自拔的途徑就是製造一個超級金融∕貨幣危機﹐令它有機會把永遠不能償還的債務一次過作廢。聯儲局要廢除現行的美元﹐廢除實體貨幣﹐以數碼貨幣代之。一旦落實貨幣數碼化﹐最後的個人自由防線就要消失了。一旦政權成功廢除實體貨幣﹐國家監控系統就到了全能的終極。
我們要盡一切阻止金融財閥。我們不要使用他們推銷的數碼貨幣。我們要脫離他們設立的金融∕銀行體系。我們要把我們的資產從他們的體系抽離。我們要創造一個自立的社區﹐交易工具﹐和生活圈子。我們要採取一個不與政權合作的模式。

“Covid大流行為我們帶來一個又難得,又狹窄的機會之窗,讓我們可以反思、重新想像和重構我們的世界。” --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組織者,克勞斯·施瓦布 

2021年10月13日 星期三

白兵 : 淺白分析疫苗原理|疫苗背後隱藏世界大陰謀?

借助所謂「疫情」剝奪各人的謀生機會,設立全民救濟計劃,强迫所有人依賴政府,把所有人變成奴隸,這就是「疫情」的真正目的。

白兵淺白分析疫苗原理|疫苗背後隱藏世界大陰謀?|揭穿深層國家永久控制人民詭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R5manlTzC8

肥胖﹐長期濫用藥廠製造的合成特效藥﹐長期依靠流感疫苗﹐不健康的飲食習慣﹐生活壓力大﹐長期隱患﹐這些都令我們的天然免疫系統受損。

讓大家多吸取新鮮空氣和陽光﹐多進行戶外活動﹐多與家人和朋友出外相聚﹐不用大家活在惶恐和憂慮之中﹐才是幫助提昇大家的自然免疫力。

但政府推銷的每一項抗疫措施﹐偏偏打擊我們身體的免疫能力﹕戴著口罩吸的只有廢氣。禁聚令只會損害大家的心情。封區封廈﹐強迫檢疫﹐製造什麼『無症狀確診者』﹐強迫大家接種匆忙推出﹐效用成疑的所謂『疫苗』都只會令大家活在惶恐之中。

2021年10月12日 星期二

【港燦會館】深層政府竟另有目的

美軍中亞苦戰廿載 深層政府竟另有目的 (2021-08-2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znvYznRIbw  

(13:15-15:30) : 另有目的,病毒只是煙幕,打疫苗才是主菜,有了疫苗就可以完全控製人民,情況有如啟示錄所說,"每個人身上都打了個獸印",還有電子貨幣 ........

2021年10月11日 星期一

『疫苗護照』象征 “西方人民自由的終結”

聖經啟示錄﹕『魔獸的標誌』的出現是象征『最後審判』的來臨

Naomi Wolf: Vaccine Passports Are The "End Of Human Liberty In The West" - Victoria Taft via PJMedia.com  (2021-04-02)

『疫苗護照』象征 “西方人民自由的終結”

https://pjmedia.com/news-and-politics/victoria-taft/2021/03/30/liberal-author-naomi-wolf-warns-vaccine-passports-are-the-end-of-human-liberty-in-the-west-n1436064

https://www.zerohedge.com/political/naomi-wolf-vaccine-passports-are-end-human-liberty-west

『疫苗護照』Mark of the Beast『魔獸的標誌』

左派人士會嘲諷作者沃爾夫Naomi Wolf ﹐視她為異教徒和陰謀論者,因為她不同意他們對冠狀病毒的反自由反應,但她關於拜登總統威脅“疫苗護照”的警告值得大家注意。

沃爾夫(Wolf)說疫苗護照會將社會分為兩個組別:有接種疫苗的﹐和沒有接種疫苗的。 用她的話說,“如果這個計劃按預計的程序進行,那實際上就是西方人類自由的終結。”。

她認為疫苗護照聽起來像是一件好事。她是一家科技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她了解疫苗護照日後可以有無限大的功能。 這些功能會是與疫苗無關,與病毒也無關,但就與數據有關。 一旦疫苗護照廣泛落實後,我們就對是否成為系統的一部分沒有選擇。我們必須了解的是,任何其他功能都可以毫無問題地加載到疫苗護照這個平台上。

沃爾夫告訴《霍士新聞》主持人希爾頓(Steve Hilton),大科技公司將會監控所有人的個人信息,並將與政府聯結起來﹐確定什麼人有資格旅行﹐或可以享用社會設施等。 拜登總統在一月份已經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美國與其他國家進行協調﹐鎖定所有人的行蹤﹐以便『防止COVID傳播』。

沃爾夫說,此舉無疑是人類的一個 “大災難”。

當權的人正在嘗試將『疫苗護照』推廣到世界各地。 『疫苗護照』的作用遠遠超越其名稱。 我很慎重強調這一點。 『疫苗護照』可以封鎖你的生存空間﹐讓你寸步不能移﹐把你趕盡殺絕。 『疫苗護照』制度下﹐只有絕對服從政府的人才可以生存﹐繼續過某程度的『正常』生活。這個將會出現的情況太恐怖了。我們必須盡一切所能阻止它成為事實。

簡而言之,『疫苗護照』制度下﹐西方社會都會變成一個像中共的『社會信用評分』制度一樣的獨裁環境。

2021年10月10日 星期日

隨著越來越多活動都要先獲得政府的允許,社會的自由空間會相對減退

要把中共統治模式帶到西方國家,武漢肺炎 “大流行” 是最佳的工具。這是天賜的 ? 還是早有預謀 ?

Free Society Dwindles As Permission Requirements Grow - by J.D.Tuccille via Reason.com  (2021-08-17)
隨著越來越多活動都要先獲得政府的允許,社會的自由空間會相對減退

https://reason.com/2021/08/16/free-society-dwindles-as-permission-requirements-grow/?nowprocket=1

許多以前被認為是人的基本權利的事情,現在變成了由當權者決定是否允許的恩惠......

COVID-19 流感大流行對政府官員來說是一份天降的大禮物,使他們能夠以過去無法想像的方式擴大他們可以在幾乎沒有監督或限制的情況下行使權力。大流行已將以前的自由社會變為幾乎所有事情都需要政府許可才可以幹的社會。所有曾經被視為是人的基本權利,現在都成為當權者的恩賜。一個最好的例子是:據報導,拜登政府曾經討論以疫苗接種情況,作為在美國境內旅行的先決條件。只因為他們擔心公眾對這種侵犯性措施,尚未得到官方宣傳的充分軟化,所以一直未敢就此立法規定。
 
一般以言,直到 1941 年,美國公民出國旅行不需要持有護照。1960 年代初期的航空旅行仍然相當無憂無慮:只要買了機票,就可以登上飛機。2001年之後,鑒於所謂安全考慮,政府強加了出示證件的要求,並對旅客及其行李進行現在以成為習慣的廣泛檢查。因此,聯邦政府將國內旅行作為一項特權,僅授予其認為是合適的人。這只是通往極權政府的道路上的又一步,但卻是很大的一步。

在國內旅行歷來被視為一種可以自由行使的權利,無需徵得政府許可。但是,當政府引用“公共衛生”一詞時,政府在行使權力時就享有特殊的寬度,而即使平時倡導公民權益的人士,也樂意讓政府逍遙法外。

但人們被剝奪的自由不僅限於無條件的旅行自由變成有條件的特權。在國內旅行歷來被視為一種可以自由行使的權利,無需徵得政府許可。但是,當政府引用“公共衛生”一詞時,政府在行使權力時就享有特殊的寬度,而即使平時倡導公民權益的人士,也樂意讓政府逍遙法外。

但人們被剝奪的自由不僅限於無條件的旅行自由變成有條件的特權。

儘管聯邦政府仍然不願意就疫苗接種要求立法,但就鼓勵雇主通過對美國人規定疫苗接種條件作為“協助結束大疫情流行”。因此,一些地方權力,包括紐約市和舊金山在內的地方當局已經做出積極回應,將許多室內活動,例如在餐廳用餐、參加演出、在健身房鍛煉,都以接種疫苗為條件。

令人擔憂的是,旅行、工作和購物等日常活動正在變成一些特權,只允許那得到當權者歡心的人使用。

當拜登政府最終確實要求將疫苗接種證明作為在美國境內旅行的條件時,就是把這個國家,從一個基於個人行使權利的制度,帶到一個凡事都要得到政府允許的制度。
每走前一步,我們就失去多一點自由,而我們可以隨心所欲地生活的日子,將會成為遙遠的回憶。

2021年10月9日 星期六

Covid-19 和大重啟 The Great Reset,兩者是息息相關

FateAndTheFuture : 世界統治階層,製造一個疫情作為藉口,推行社交隔離措施,把所有人推向孤立,破壞了人與人自間的正常互動,使大家互相猜忌,互相防範,互相指責,互相排斥。

這個情況下,人民變成一盤散沙,失去了凝聚和團結力。這就是統治階層最樂於見到的情況,尤其是當現行制度的腐朽已經到了極點面臨崩塌。這將會帶來動蕩,而政權必然會受到可致命的衝擊和挑戰。面對這個危機,政權要採取先發制人的手段。

製造一個恐怖疫情,令人人自危,互相猜忌的一盤散沙,就是最佳的方案。所以,Covid-19和大重啟,兩者是息息相關的。從這個角度看,Covid-19,要達到零感染,強制疫苗接種,摧毀經濟和人民的生計,的所有荒謬措施,都變得容易理解了。不是荒謬,而是邪惡,是政權為制度崩潰之前要做的準備,是政權為了自保的措施。

YouTube 禁止所有批評疫苗人士

Vaccine lobby uber alles: YouTube bans critics; Health care worker issues warning  (2021-09-29)

疫苗遊說團體獲勝:YouTube 禁止所有批評疫苗人士

https://www.worldtribune.com/vaccine-lobby-uber-alles-youtube-bans-critics-health-care-worker-issues-warning/

YouTube 已經決定,任何對左派關於疫苗的敘述的質疑都是 “假信息”,並將從平台上刪除。

這家谷歌擁有的平台表示,它正在關閉幾個與知名人士相關的視頻頻道,其中包括 Joseph Mercola 和 Robert Kennedy Jr.,只因為他們提高人們對 Covid 疫苗引起的不良反應和死亡的認識。 諷刺的是,YouTube 現在稱之為 “錯誤信息” 的大部分報導,來源其實都是出自 CDC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的官方數據庫。

今年7 月,拜登政府抱怨社交媒體公司對傳播有關 Covid 疫苗的 “錯誤信息” 負有部分責任,需要採取更多措施來壓制有關疫苗造成的不良影響和死亡的信息。

理論上,這些社交媒體公司不會聽從白宮的命令,但 2016 年特朗普的意外成功當選總統,讓社交媒體巨頭吃了一驚。 他們決定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所以今天在拜登時代,當白宮發言時,大型科技公司會傾聽。 

事實上,YouTube 並沒有將其審查限制在所謂的 Covid “反疫苗者” 上。

路透社報導說:“YouTube 將阻止所有反疫苗內容,超越其對 COVID 疫苗虛假信息的禁令,包括包含有關其他已批准疫苗的錯誤信息的內容。”

華盛頓時報專欄作家 Cheryl K. Chumley 週三指出:“YouTube 的其他目標不僅是與 COVID-19 相關的內容。 質疑或批評任何疫苗、所有類型的病毒、各種健康和醫療數據,也會被禁。”

YouTube 也不再允許報導流感疫苗的副作用,包括導致不孕的擔憂。

“即使是資深疫苗風險研究人員羅伯特·肯尼迪 (Robert F. Kennedy) 的知情辯論也被禁止。 但順便說一下,微軟的蓋茨並沒有被禁止,” Chumley 指出。

2021年10月8日 星期五

“ 該死的你見鬼去吧,我們不會讓你們這些人摧毀美國 " - Spartacus

 “Damn You To Hell, You Will Not Destroy America” – Here Is The ‘Spartacus COVID Letter’ That’s Gone Viral  (2021-09-27) Via The Automatic Earth blog

“ 該死的你見鬼去吧,我們不會讓你們這些人摧毀美國 "

帶領奴隸大軍反抗羅馬的 Spartacus

以下是被風傳的,由一位名為Spartacus (斯巴達克斯)發表的一封公開信。因為它是匿名的,我無法聯繫他們請求發布許可。所以我猶豫了一會兒,但這簡直是我在 Covid、疫苗等方面看到的最好的文章。無論斯巴達克斯是誰,他們在整個“疫情領域”方面都有非常詳盡的知識。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關於當今最受人關注的問題,那就請閱讀下去吧。如果文件中有些地方你們看不懂,請不要擔心,我也如是。但總括來說,我從文件中得到很大收獲。

Spartacus 信件原文

https://www.theautomaticearth.com/2021/09/spartacus/

你好,我叫斯巴達克斯,我受夠了。

由於生物戰襲擊,我們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美國和自由世界陷入無情的衰落。我們和無數其他人一樣,被一個未經選舉、不負責任的精英針對美國人民和我們的盟友所進行的宣傳和心理戰行動所害。

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裡,我們的身心健康遭受了巨大的損失。我們感受到了隔離、封鎖、蒙面、隔離和其他完全荒謬的醫療劇院行為的刺痛,這些行為在保護公眾的健康或福祉方面完全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保護公眾免受持續的 COVID-19 大流行的影響。

現在,我們正在看著醫療機構毫不費力地向數百萬美國同胞注射毒藥。

有人告訴我們,如果我們拒絕接種疫苗,我們將被解僱並剝奪我們的生計。這是最後一根稻草。

我們花了數千小時分析武漢病毒洩露的源頭、主要來源是科學論文以及醫療機構留下的論文線索。

我們的發現會讓任何人感到震驚。首先,我們將總結我們的發現,然後,我們將詳細解釋它們。

Summary 概括:

COVID-19 是一種血液和血管疾病

SARS-CoV-2 感染人體血管內壁,導致它們滲入肺部

當前的治療方案(例如有創通氣)對患者有害,加速氧化應激並導致嚴重的 VILI(呼吸機引起的肺損傷)。在沒有任何經證實的醫療益處的情況下繼續使用呼吸機構成了大規模謀殺。

現有的對策不足以減緩霧化和可能通過廢水傳播的病毒的傳播,並構成了一種醫療鬧劇。

媒體和醫療機構都壓制了各種非疫苗干預措施,轉而支持疫苗和昂貴的專利藥物。

當局否認自然免疫對 COVID-19 的作用,儘管自然免疫可以抗衡病毒的所有致病的蛋白質,而不僅僅是其中一種蛋白質。

疫苗弊大於利。這些疫苗所基於的抗原 SARS-CoV-2 Spike 是一種有毒蛋白質。SARS-CoV-2 可能有 ADE,或抗體依賴性增強;當前的抗體可能不會中和未來的菌株,而是幫助它們感染免疫細胞。此外,在大流行期間接種洩漏的疫苗可以消除病毒的進化壓力,使其變得不那麼致命。

有一個龐大而駭人聽聞的犯罪陰謀,將安東尼·福奇 (Anthony Fauci) 和摩德納 (Moderna) 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直接聯繫在一起。

COVID-19 疫苗研究人員與參與人腦連接電腦(“神經花邊”)技術的科學家有直接聯繫,其中一名科學家因從中國獲得資助而被起訴。

獨立研究人員在疫苗內部發現了不應該存在的神秘納米顆粒。

整個大流行被用作西方社會大規模政治和經濟轉型的藉口,這將使本已富有的人變得富有,並將我們其他人變成農奴和賤民。

COVID-19 病理生理學和治療:

COVID-19 不是病毒性肺炎。

它是一種病毒性血管內皮炎,攻擊血管內壁,特別是小肺泡毛細血管,導致內皮細胞活化和脫落、凝血病、敗血症、肺水腫和 ARDS 樣症狀。這是一种血液和血管、循環系統疾病。它引起的任何肺炎都是次要的。

在嚴重的情況下,這會導致敗血症、血栓和多器官衰竭,包括對大腦、心臟、肝臟、胰腺、腎臟和腸道等各種重要器官的缺氧和炎症損傷。

COVID-19 中一些最常見的實驗室發現是 D-二聚體升高、凝血酶原時間升高、C 反應蛋白升高、中性粒細胞增多、淋巴細胞減少、低鈣血症和高鐵蛋白血症,基本上符合凝血病和免疫系統過度活化/免疫細胞耗竭的特徵。

由於 SARS-CoV-2 對人體重要器官中的各種組織具有廣泛的導向性,因此 COVID-19 具有許多不同的症狀。雖然其最常見的初始症狀是呼吸道疾病和流感樣症狀,但其他症狀可能表現為腦部炎症、胃腸道疾病,甚至心髒病發作或肺栓塞。

COVID-19 is more severe in those with specific comorbidities, such as obesity, diabetes, and hypertension. This is because these conditions involve endothelial dysfunction, which renders the circulatory system more susceptible to infection and injury by this particular virus.

COVID-19 在有特定合併症(如肥胖、糖尿病和高血壓)的患者中更為嚴重。這是因為這些病症涉及內皮功能障礙,這使得循環系統更容易受到這種特定病毒的感染和損傷。

.... Those with endothelial dysfunction (i.e. hypertension, diabetes, obesity, old age, African-American race) have redox equilibrium issues to begin with, giving the virus an advantage....

.... 那些有內皮功能障礙的人(即高血壓、糖尿病、肥胖症、老年、非裔美國人)一開始就有氧化還原平衡問題,這給病毒帶來了優勢.... 

絕大多數 COVID-19 病例都是輕微的,不會引起重大疾病。在已知病例中,有一種稱為 80/20 規則的東西,其中 80% 的病例為輕度病例,20% 為嚴重或危重病例。因此,死亡率和發病率較低。但是,COVID-19 的傳播速度非常快,這意味著在短時間內出現大量重症和危重症患者。

對於 COVID-19 引起的嚴重敗血症、缺氧、凝血病和 ARDS 的患者,最常見的治療方法是插管、注射皮質類固醇和血液稀釋劑。這不是 COVID-19 的正確治療方法......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使用呼吸機的人都在死亡......當重新引入氧氣時,它會產生超氧自由基。毫無疑問,插管會殺死患有 COVID-19 的人。

COVID-19 的最後階段是嚴重的脂質過氧化,身體中的脂肪由於氧化應激的損傷而開始“生鏽”……氧化的脂質對免疫系統表現為異物,免疫系統識別並形成抗體。 ...,引發更多炎症並召喚更多先天免疫系統細胞,釋放更具破壞性的酶。

COVID-19 的病理以極端氧化應激為主……,以至於血紅蛋白無法攜帶氧氣……再多的補充氧氣也無法使血液充氧。 ……………………

Ivermectin 伊維菌素不是“馬驅蟲劑”。是的,它以獸藥膏形式出售,作為動物的驅蟲劑。幾十年來,它也一直以藥丸形式供人類使用,作為一種抗寄生蟲藥。

媒體不誠實地聲稱,因為伊維菌素是一種抗寄生蟲藥,所以它沒有抗病毒作用。這是不正確的。伊維菌素可用作抗病毒劑。它阻斷輸入蛋白,阻止核輸入,有效抑制病毒進入細胞核。目前市場上的許多藥物具有多種作用模式。伊維菌素就是這樣一種藥物。它既具有抗寄生蟲作用又具有抗病毒作用。

在孟加拉,整個 5 天課程的伊維菌素費用為 1.80 美元。瑞德西韋對肝臟有毒性,5 天療程的費用為 3,120 美元。數十億美元的完全無用的 Remdesivir 以納稅人的錢被賣給了我們的政府,最終它對治療過度炎症的 COVID-19 完全無用。媒體甚至幾乎沒有報導過這一點。

反對使用通用伊維菌素並非基於科學。這純粹是出於經濟和政治動機。有效的非疫苗干預將危及 FDA 對專利疫苗和藥物的匆忙批准,製藥行業將持續獲得數十億美元的銷售額。

由於可悲的教育系統對他們進行了錯誤的教育,大多數公眾是科學文盲,甚至無法理解這意味著什麼。您會發現,每 100 人中就只有 1 人對以上論述有些微明白。

COVID-19 疫苗的危險:

COVID-19 疫苗不能殺菌,不能預防感染或傳播。它們是“洩漏”疫苗。這意味著病毒有賴進化(即不那麼致命)而生存下去的壓力已被消除。這也意味著接種了疫苗的人是完美的帶毒者。換句話說,接種了疫苗的人會對未接種疫苗的人構成威脅,而不是相反。

目前使用的所有 COVID-19 疫苗都經過了極少的測試,但是臨床試驗卻高度加速。儘管它們表面上似乎限制了嚴重疾病,但這些疫苗的長期安全性仍然未知。

其中一些所謂的“疫苗”利用了一種未經測試的新技術,這種技術以前從未用於疫苗中。傳統疫苗使用減弱或殺死的病毒來刺激免疫反應。 Moderna 和 Pfizer-BioNTech 疫苗卻並不是這樣。據稱,它們由肌肉注射劑組成,其中含有RNA 的脂質納米顆粒懸浮液。它們產生免疫反應的方式是與疫苗接受者肩部的細胞融合,進行內吞作用,將其 mRNA 貨物釋放到這些細胞中,然後利用這些細胞中的核醣體原位合成修飾的 SARS-CoV-2 Spike 蛋白.

然後這些修飾的 Spike 蛋白遷移到細胞表面,在那裡它們被跨膜結構域錨定。適應性免疫系統檢測這些細胞表達的非人類病毒蛋白,然後形成針對該蛋白的抗體。據稱,這可以通過訓練適應性免疫系統識別並產生針對實際病毒的尖峰抗體來提供針對病毒的保護。強生和阿斯利康的疫苗做了類似的事情,但使用腺病毒載體而不是脂質納米顆粒來傳遞遺傳物質。這些疫苗是在胎兒細胞系 HEK-293 和 PER.C6 的幫助下生產或驗證的,具有某些宗教信仰的人可能會強烈反對。

SARS-CoV-2 Spike 本身就是一種高致病性蛋白質。將這種蛋白質引入人體所帶來的危險再怎麼強調也不為過......

如果有人接種了基於 SARS-CoV-2 最初武漢株的 Spike 的 mRNA 疫苗,然後他們感染了未來的變異病毒株,他們可能會患上重病。換句話說,疫苗有可能使某人對疾病敏感......

通過給人們接種一種疫苗,使他們的身體在原位產生 Spike,他們正在接種一種致病蛋白。一種可能導致長期炎症、心臟問題和增加患癌症風險的毒素。從長遠來看,它還可能導致過早的神經退化疾病。絕對不應該在任何情況下強迫任何人接種這種疫苗,事實上,疫苗接種運動必須立即停止。

COVID-19 犯罪陰謀:

疫苗和病毒是由同一個人製造的。2014 年,SARS 功能增益研究被暫停,一直持續到 2017 年。這項研究並沒有停止。相反,它由外國承包,接受透過非政府組織清洗過的聯邦撥款。

Ralph Baric 是北卡羅來納州 UNC 教堂山的病毒學家和 SARS 專家。安東尼·福奇在國會面前堅稱,如果有進行任何功能獲得性研究的話,就只有在北卡羅來納州由這個人進行。

這是一個謊言。福奇博士在國會面前撒謊

Ralph Baric 和石正麗是同事,共同撰寫了論文。拉爾夫·巴里克 (Ralph Baric) 指導石正麗的功能獲得操縱技術,特別是連續傳代,使病毒看起來像是來自大自然的。這樣政府就可以否認生物武器的存在(即似乎是天然病毒的人造病毒)。

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進行的功能獲得性研究的資金來自 Peter Daszak。 Peter Daszak 經營著一個名為 EcoHealth Alliance 的非政府組織。生態健康聯盟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由福奇博士領導)和美國國際開發署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贈款。總共超過一億美元

生態健康聯盟將這些撥款轉包給武漢病毒研究所,以便他們可以進行功能增益研究,但是中國實驗室眾所周知是有安全問題,且工作人員訓練不足的。況且,功能增益研究不是在他們喜歡的 P4 實驗室中進行,而是在 2 級實驗室中,技術人員穿著的可能只是髮網、乳膠手套和外科口罩,而不是在處理危險病毒時使用的防毒衣服。武漢的中國科學家報告說,他們經常被實驗動物咬傷和尿濕。為什麼有人會把這項危險而微妙的工作外包給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以工業事故和大規模爆炸,已經奪去了數百人的生命,而臭名昭著的國家呢?我完全無法理解,除非其目的是故意引發一場大流行。

2019 年 11 月,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三名技術人員出現了類似流感的症狀。 Anthony Fauci、Peter Daszak 和 Ralph Baric 立刻知道發生了什麼,因為這個實驗室與我們的科學家和官員之間存在秘密溝通渠道。 ……………………

結論:

在美國納稅人的錢和法國的專業知識的幫助下,通過使用與解放軍(PLA) 相連的中國生物戰實驗室設計的病毒,當前的流行病是由該機構製造和延續的。

這項“功能增益”研究據說是為了確定哪些病毒具有最高的人畜共患病潛力,並提前接種疫苗作出防範。這說法絕對荒謬。

功能增益/威脅增益研究,又名 “關注的雙重用途研究” "Dual-Use Research of Concern" ( DURC),是另一個較友善的名稱,是為了避免人們直呼其為生物武器研究。它一直是生物武器研究。進行這項研究的人完全明白,他們正在服用對人類沒有傳染性的野生病原體,並使它們更具傳染性,經常從軍事智囊團那裡獲得資助,鼓勵他們這樣做。

這些進行此類研究的病毒學家是國家同胞的敵人,尤如有縱火狂的消防員。 功能增益研究從未有打算保護任何人免受任何流行病的侵害。這意味著它在預防流行病方面的效用實際上是負面的。這些研究應該全球禁止,而負責或執行研究的瘋子早就應該被關進瘋人院。

無論是通過洩漏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故意釋放,致命的 SARS 毒株現在在全球流行。在世衛組織和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工作的人以及公職人員首先淡化風險,然後故意煽動恐慌和實施社區封鎖,蓄意危及人們健康和他們的生計。

然後,這些完全墮落和有精神病的權貴,強迫人們接受注射毒藥入身體,這種毒藥可能是一種人口減少劑,一種可注射“智能粉塵”形式的精神控制劑,或兩者合二為一。他們以為可以通過污名手段,使拒絕接種疫苗的人士屈服。他們一定不能得逞。

對於任何一直關注的人來說,他們的動機是清晰而顯而易見的。這些狂妄自大的人襲擊了自由世界的養老基金。華爾街資不抵債,自 2019 年底以來一直存在流動性危機。 現在這些瘋子的目標是在我們意識到情況有多麼嚴重之前,對我們施加身體、精神和財務全方位的控制 。

大流行及其應對措施對權貴有多種用途:

隱瞞貪婪資本家以高利貸對我們經濟的掠奪所帶來的蕭條,這些資本家對社會絕對沒有任何價值。為了不讓我們再次佔領華爾街,權貴和他們的走狗必須在電視上站起來,把自己描繪成聰明而全能的救世主,而不是像他們這樣卑鄙地像海盜般掠奪我們資產。

摧毀小企業和侵蝕中產階級。將數万億美元的財富從美國公眾轉移到億萬富翁和特殊利益集團的口袋裡。

從事內幕交易,購買生物科技公司股票,挖空實體企業和旅遊公司,旨在瓦解面對面的商業和旅遊,代之以電子商務和服務化。.....

為人口控制和技術官僚社會主義“智慧城市”建立技術和生物安全框架,通過使用疫苗的虛假幌子來強制合作,在這些城市中,每個人的行動都會受到專制跟踪,所有這些都預計將出現廣泛的自動化、失業和糧食短缺。

這些事情中的任何一項都將構成對西方社會的蹂躪。合起來,他們難以服眾;它們完全顛倒了我們最寶貴的價值觀。這一切的目的是什麼?人們只能推測肇事者的動機,但我們有一些理論。

權貴們正試圖封鎖階梯,消除大部分人口向上的流動性,剔除政治對手和其他 "Undesirables" “低端人口”,並將其餘人類置於嚴格的束縛之下,限制我們對某些商品和服務的獲取。被視為“高消費”,如汽車使用、旅遊、肉類消費等。自然地,他們將繼續擁有自己的奢侈品,作為類似於封建制度的嚴格層級制度的一部分。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簡單的。權貴們是 Neo-Malthusians 新馬爾薩斯主義者,他們相信我們人口過剩,資源枯竭,人類文明將在短短幾十年內崩潰。他們的這種信念不一定是錯誤的。我們人口過剩,我們消耗了太多資源。然而,為了應對迫在眉睫的危機而策劃了如此可怕和殺戮的權力掠奪,表明他們對同胞的最大蔑視。

對於那些在不了解自己在做什麼的情況下參與這場令人作嘔的鬧劇的人,我們有一句話要送給你。停止。你正在對你的國家和你的同胞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

對於那些可能正在閱讀此警告並充分了解和理解他們正在做什麼以及它將如何不公正地傷害數百萬無辜人民的人,我們還有幾句話。

該死的你們見鬼去吧。我們不會讓你們摧毀美國和自由世界的,你們也不會取得你們想要的 New World Order 世界新秩序。我們將確保這一點。

2021年10月7日 星期四

澳洲 驚人的暴政 持續增長

Australia's Astonishing Tyranny Keeps Growing - by Simon Black via SovereignMan.com (2021-09-28)

澳洲 驚人的暴政 持續增長

https://www.sovereignman.com/trends/australias-astonishing-tyranny-keeps-growing-33539/

1798 年初夏,一位名叫菲利普·坎寧安 (Philip Cunningham) 的愛爾蘭石匠達到了他的極限。坎寧安對英國在愛爾蘭的統治再忍無可忍了。他聯同50,000名愛爾蘭同胞一起拿起武器開始反抗英國統治者。

但他們的叛亂是以災難收場;叛軍希望英國軍隊在美國獨立戰爭失敗後無力抵抗。但在短短幾個月內,英國重新獲得了對愛爾蘭的嚴格控制。

自然,英國的首要任務是圍捕所有剩餘的叛軍——坎寧安也在其中。坎寧安的罰是被運往南太平洋的一個英國流放地,那個地方當時被稱為“新荷蘭”。今天我們稱之為澳大利亞。

坎寧安不是一個能輕易接受命運的人。即使在前往澳大利亞的途中,他和其他囚犯也短暫地設法接管了這艘船……儘管英國海軍陸戰隊最終重新控制並給了坎寧安 100 鞭。

但坎寧安仍然不屈服。幾年後的 1804 年 3 月,他帶領大約 300 名澳大利亞囚犯再次反抗他們的英國獄卒。

那場叛亂如此嚴重,以至於英國總督被迫宣布戒嚴——這是澳大利亞歷史上第一次,但肯定不是最後一次發生這種情況。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每年的 1 月 26 日都慶祝“澳大利亞日”,這是為了紀念英國海軍首次駛入悉尼灣、升起國旗並宣布這片土地為流放地的那一天。

所以澳大利亞國慶日,與其說是慶祝一個國家的誕生,不如說是慶祝一座巨型監獄的開幕儀式。

顯然,在 2021 年的今天,澳大利亞只是恢復了其作為世界上最大監獄的根源。

你現在已經知道故事的其餘部分了——“最初控制 COVID-19 傳播的兩週”變成了“無限期的獨裁統治和基本人權的完全暫停”。

在過去的 18 個月中,澳大利亞的州政府和聯邦政府:

•禁止公民未經許可離開該國。

•禁止公民進入該國,以五年監禁相威脅。

• 禁止公民和居民跨越州界。

•禁止公民和居民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離家超過5k。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澳大利亞政府網站列出了公民的“行動自由權”,並表示這項非常基本的人權“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受到限制”。

但澳大利亞不必遵循自己的規則,也不必關心所有小人物的人權,因為這是緊急情況,而在緊急情況下,政府的權力是無限的。

 以 COVID 的名義,澳大利亞警方和政府官員還:

• 跟踪一個聚會的大型快餐訂單,對未經授權的聚會對客人處以 26,000 美元的罰款。

• 部署軍隊實施封鎖。部署直升機威脅正在踢足球的年輕健康男子。

• 告訴人們不要與鄰居交談。

• 處決幾條狗,以阻止救援人員進城。

• 因在社交媒體上發布反封鎖集會,當著孩子的面逮捕了一位懷孕的媽媽。

• 由於邊境突然關閉,拒絕給予一個探望與父母分開數月的祖父母的三歲男孩旅行例外。

• 導致一名新生嬰兒死亡,因為該母親被拒絕跨州旅行接受醫療。

現在,策劃、宣傳或參與抗議活動也是非法的。

和平集會和舉行公開抗議反對政府不公正行為的權利已載入西方法律傳統。但由於組織抗議澳大利亞政府的暴政,Anthony Khallouf 安東尼·卡盧夫已被判處數月監禁。

他的“罪行”包括不遵守 COVID 法令和“鼓勵犯罪”——即分享有關抗議時間和地點的信息。

和他的許多祖先一樣,他是一名政治犯。

但至少他的先輩Philip Cunningham坎寧安 , 是因參與實際暴力而被監禁,而Khallouf 卡盧夫只因“未經許可”跨越澳大利亞州邊界而被監禁。

然而,這並沒有阻止抗議活動。

例如,成千上萬的澳大利亞建築工人抗議,因為他們拒絕違背自己的意願被迫接種疫苗。他們實際上是和平抗議者。他們甚至還唱了國歌。

然而,警察向他們噴灑胡椒粉,並向成千上萬的人群(包括兒童)發射橡皮子彈。 

也許更可怕的是,政府限制媒體在事件發生時拍攝,並限制空域以防止媒體直升機拍攝。這並沒有阻止地面上的人們用手機記錄下來。

有一次,一名抗議者拍攝了一名警察反駁說:“我和你一樣對這種該死的封鎖感到憤怒,但是,老友.....我這樣對付你,都不過是為了酬勞而已。我只是服從命令。”

其他警察被拍到挨家挨戶詢問居民是否計劃參加,或者是否知道任何計劃的抗議活動。

他們問一位房主是否加入了任何社交媒體平台,但拒絕告訴他為什麼他們特別針對他。

真正瘋狂的是,這種威權主義的唯一理由是所謂的 COVID。

澳大利亞議會通過了一項新法案,廢除了澳大利亞人的數碼隱私權。該法案被稱為“2021 年監視立法修正案(識別和先發製人)法案”。

這項新法案賦予澳大利亞聯邦警察 (AFP) 和澳大利亞刑事情報委員會 (ACIC) 廣泛的新權力,不僅可以在線監視澳大利亞公民,還可以接管和管理他們的在線帳戶,將實際用戶鎖定在帳戶之外,並添加或刪除數據。

警察永遠不必通知一個人他們的帳戶已被政府入侵。

他們所謂的“認股權證”實際上並不總是需要真正的法院或法官簽字。“緊急授權”允許警察完全繞過法庭。

旅行權、抗議權、隱私權、正當程序權、離開家的權利、謀生的權利——這些是澳大利亞現在已經消失的基本人權。

現在任何西方國家的每個公民都應該清楚,永無止境的“緊急權力”很容易滾雪球般地形成一個全面的獨裁統治。

註釋:

Michaelnc58: 問題似乎出在澳大利亞,許多澳大利亞人已經被嚇得想被關在家裡,而其他人則不想被橡皮子彈射中。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種邪惡的速度如此之快,人們完全不了解自由的重要性。議會也被暫停,政府由一個由 6 人組成的內閣管理,其餘的政客沒有發言權,聲稱無能為力。 

eyewillcomply: 所有這些全球瘋狂的驚人諷刺是假定的原因本身 - COVID 19。它可能是歷史上最非致命的病原體之一。它有99.97%的存活率……這被認為是對整個人口實施全面封鎖的充分理由?我的意思是,如果是像黑死病那樣,超過三分之一的歐洲人口死亡,那麼類似的專制政策可能是可理解的。但是,沒有跡象表明有大量的人死亡或重病。政府的反應(封鎖、限制、強制性 mRNA 基因療法、逮捕等)才是造成大部分痛苦的原因。所有這一切都是人為的,一切都是不必要的。

(*) Smart Maxwell Smart : 澳大利亞有來自中國和印度的移民比例很高。許多,甚至可能是大多數,還未獲得澳大利亞公民身份。他們不敢參加抗議活動,因為害怕被驅逐出境或以後被剝奪公民身份。此外,大多數中國移民都很富有,他們害怕失去他們所擁有的。在某些情況下,通過歸化獲得的澳大利亞公民身份可以被撤銷。只有在澳大利亞出生的人才有更好的保護,但也並非沒有例外,正如我們在阿桑奇 (Julian Assange) 的案例中看到,即使土生的公民也可以被剝奪公民權。

(*) 附註:由此可以理解,為何西方國家的統治階層,如此喜歡大量輸入難民和新移民(尤其是來自獨裁國家的)因為這些人長期以來習慣了服從強權。越多新移民﹐『民主』政府就越容易變成極權政府。

2021年10月6日 星期三

呼籲高層要為阿富汗撤軍災難負責﹐海軍陸戰隊上校被判入獄

US Marine Who Sought Accountability From Military Leaders Over Afghanistan Withdrawal Is Jailed: Report - Isabel van Brugen via The Epoch Times (2021-09-28)

因阿富汗撤軍而向軍事領導人尋求問責的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被判入獄

https://www.zerohedge.com/political/us-marine-who-sought-accountability-military-leaders-over-afghanistan-withdrawal-jailed

據報導,這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在批評高級軍事領導層處理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問題後被免職。

“我們兒子所做的只是問了每個人在心中都在問的問題。我兒子只是說出大家不敢說出來的話。他要求追究責任。他還要求對軍方上層為他們犯下的錯誤道歉,但他們連道歉也不願意。”Scheller中校的父親說。

海軍陸戰隊Scheller上校 於8月26日首次在他的個人 Facebook 帳戶上發布了一段視頻,批評阿富汗撤軍,這引起了軍方高層的強烈反應。在為該視頻辯護時,Scheller上校 發布了另一段視頻,稱他呼籲 “高層領導人對所犯的明顯錯誤負責”。同時,他宣布立即辭去職務,願意放棄在軍隊多年服務的退休金。

Scheller上校最初發佈的視頻的當日,13名美軍和100多名阿富汗人在喀布爾國際機場外的一次襲擊中喪生。

謝勒上校的父親說:“他們對我兒子下了禁言令,命令他不要多說。”

“我兒子繼續發聲,軍方高層就把他監禁起來。他們沒有別的辦法。”

海軍陸戰隊訓練和教育司令部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謝勒上校 “目前處於審前監禁,等待初步聽證會。訴訟的時間、日期和地點尚未確定”。聲明繼續說,Scheller上校將會享有所有正當的程序審判 (*)

(*附註) 以上聽起來,不是令人聯想到香港今天常聽到的 "按照國安法 , 不準保釋 , 立即囚禁 , 等待未定日期的審判" ? Covid-19之下,美國的司法制度越來越與中共模式拉近

謝勒的父親為他的行為辯護,認為他只是在向軍事領導人尋求“問責”。

“他要求軍方對所有軍人承擔責任,正如他向自己的部下承擔責任一樣,”老舍勒說。

“事件發生後,有越戰老兵聯繫我,為我兒子的勇氣鼓掌,因為他們也想知道,他們一生參軍,保衛國家,究竟值得嗎?”他繼續。 

“通過要求他的高級領導人承擔責任和說老實話,這就是他所要求的。但海軍陸戰隊的處理方式就是乾脆把他關起來。”

2021年10月5日 星期二

富國銀行 : 黃金牛市越來越明顯,反映國際金融制度出現了信心問題

Growing Lack of Trust in Money Wells Fargo: Gold Bull Run Signals Growing "Lack Of Trust" In Monetary System - by Michael Maharrey (2020-08-27) 

https://www.zerohedge.com/markets/wells-fargo-gold-bull-run-signals-growing-lack-trust-monetary-system

關於黃金牛市越來越明顯,富國銀行Wells Fargo 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信號,反映國際金融制度出現了信心問題。

富國銀行認為黃金價格上升有以下的因素:

長期利率低企

全球過度發鈔

美元價值下降

但是,更最重要的因素就關乎很少被提及的信心Trust in money 問題。對法定貨幣的價值來說,信心是最為重要,但也是最難預測的一個因素。綜觀歷史,沒有一個法定貨幣能夠長久生存的。只有黃金才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歷史證明,黃金就是最經得起風浪的財富儲存工具 "store of value".

任何法定貨幣的假值都只建立在眾人對它的信心之上。當眾人失去對法定貨幣的信心,這個貨幣的價值就立刻消失,而整個建建築於法定貨幣之上的金融體制亦立會即塌下來。 到這個時候,眾人就只好返回能夠經歷漫長考驗的黃金。人類歷史證明,黃金始終是最可靠的真正貨幣,其價值不是建立在虛浮的信心之上。

所以,長久以來,貨幣都與黃金掛鉤。貨幣的價值來自其背後的黃金。說到底,黃金給眾人的信心比政府(中央銀行)的信譽强。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政府逐步把貨幣與黃金的密切關係拉開,至到最後把兩者分割。今天眾人已經完全忘記了黃金與貨幣的關係,對法定貨幣背候的政府的聲譽毫不懷疑,張自己的財富安心委託給政府。

因中共肺炎,全球政府把經濟煞停,全球都只好依賴政府(央行)大量發鈔來支撐,不斷發債,又不斷發鈔來回購發出的債。這種把戲,這個騙局可以持續多久?貨幣,若不是透過生產,而是由政府任意發放的,最終會喪失其價值(購買力)。這會反映在物價通脹上。

『看淡黃金即等於看好政府....』 - 戴高樂總統

看淡黃金即等於看好政府,而看好政府與其法定貨幣的人,就是忽略6,000年的人類歷史 - 前法國總統 戴高樂

Betting against gold is the same as betting on governments.  He who bets on governments and government money [fiat currency like the U.S. dollar] bets against 6,000 years of recorded human history.  – Charles De Gaulle

掃碼隨身 , 監控隨形

最後審判將至『魔獸的印記』Mark of the Beast

聖經啟示錄13 : 16-17 :  『所有人,不論上等或下賤,貧或富,自由人或奴僕,統統都必須接受刻上一個印在身上。沒有這個印,任何人都不得作買賣。』

https://www.blogger.com/blog/post/edit/8991918785643214957/1013253834147252592

掃碼隨身 , 監控隨形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930/FTLBETRCDREYPIDAWY4VBBFHSU/ 

中國早前通過實施嚴厲的政策抵禦武肺病毒,現在已逐步回歸正常,執政的共產黨也似乎有理由誇耀威權治理帶來的效率——但是,它不是沒有代價的。幾個月來,中國許多城市被封鎖,店舖和公共場所被迫關門,政府的高壓措施給民眾造成心理傷害,其中之一是越來越多人意識到自己連回家的權利,也是靠政府賦予的。 

27歲的李睿哲在北京工作,和許多來這裏謀生的人一樣,他選擇了市中心的舊樓與人合租。自疫情爆發以來,除了疲於生計和糟糕的上班體驗,連每天如何回家,也成了他煩惱之事。


武漢肺炎病毒在年初,被流動人口從武漢帶離,迅速蔓延整個中國。起初讓吹哨人噤聲、瞞報數據的當局,自此轉向不惜代價的遏制。 2月北京疫情中心曾進行大規模動員,通過招募退休黨員和社工,將防疫的前線工作交給民間執行。最初住宅小區會發放出入證,要求居民進出時出示,但像李睿哲這樣的外地租戶,小區保安通常會拒絕他們入內,直到房東出面解圍。

隨後中國政府開始了前所未有的大規模試驗——改變自「沙士」以來的傳統疾控模式,轉而利用人們口袋裏的智能手機和連接於此的信息數據庫,來找到新冠肺炎病人。為配合政府的需求,中國的科技巨頭們已在自己的熱門產品中,開發了附加應用程式,以便對潛在感染者進行識別和追蹤,亦即「健康碼」。

儘管這類程式被認為在中國抗擊疫情的過程中,起了無可替代的作用,它能使政府在釐清病毒的人際傳播鏈、定位密切接觸者並揪出潛在感染者時提升效率,但毫無疑問,它引發的社會問題和公眾疑慮同樣尖銳。

公眾對「健康碼」的質疑,源於其對公民個人隱私的侵害。中國人正愈發希望保護自己的數字私隱,但現實恰恰相反,長期以來,政府及網絡公司濫用公民的個人信息,未獲授權下不斷收集,這種情況伴隨中國互聯網技術的日益精進而令人更為擔憂。現在,當局更以疫情下的公眾福祉為由,來說服人們徹底接納這些監控程式。 

關鍵的是,沒有多少人知道,當局對這些數據的使用是否設置了限制。今年3月,《紐約時報》記者曾對「健康碼」代碼進行分析,發現該系統不僅可實時判斷使用者是否具有傳染風險,似乎還會與警方共享用戶資料。

或許尚在疫情最嚴重時,中國官員們還有充份理由,來說服市民交出出行記錄,並忍受將自己的手機改作政府跟蹤設備。但現在,疫情在中國已經過去,政府對「健康碼」似乎仍未有停用的迹象。相反,令人不安的是,「健康碼」日溢滲透到中國人的生活裏,絕大部份地區至今進出小區和樓宇,仍須要登記「健康碼」,這程式最終可能成為大眾生活的一部份,變成一種恒常有效的電子證件。

倘若你沒有一個證明你健康、且並未到過疫區的綠色二維碼,你就會在你的生活之地寸步難行。政府動用了國家機器來推進大規模的人力執法,確保了人們無論走到哪裏,都得被迫留下電子蹤迹。活動地點和私隱習慣被完整記錄的生活模式,讓市民無時無刻也體會到那種被侵犯的厭惡感。

相比起對私隱的擔憂,李睿哲對「健康碼」的最大體會,是對生活帶來極大不便。有時手機電量過低,他甚至會焦慮,這意味着回到家時,可能因無法成功掃碼而被攔下,或許還會招致更多麻煩。

而「健康碼」帶來的外出體驗,同樣使李睿哲苦惱。每到一處都要掃碼登記,如此繁瑣,令他經常產生哪裏也不想去的衝動,「因為這太麻煩了,我好煩去哪都要先掃碼才能進門,這不是正常人該過的日子,雖然我理解,政府這樣做是因為疫情的關係,但如果疫情結束後還要這樣繼續下去,那我是絕對……絕對接受不了的」。

但李睿哲的抱怨,在不少人看來已不算甚麼。事實上,即使二維碼被中國人自誇地奉為「新四大發明」之一,但它在現實社會中依然壁壘深厚,不懂智能手機的老年人早被屏蔽在外。幾個月來,關於老年人不會用「健康碼」而無法乘坐公共交通或進入超市,甚至由此引發的衝突時有發生,而保安通常粗暴將老人拒之門外的做法,更時常惹惱公眾輿論。

由此可知,中國應對疫情的努力,就是通過動用數字追蹤工具和其他嚴厲的防禦措施,且是以民眾生計和個人自由為代價的。但詭譎的是,這種對於自動化社會監控技術的赤裸運用,卻意外地使人們產生了對電腦系統權威性的盲目依賴。

自研發伊始,「健康碼」的防疫邏輯就不是為幫人們免受感染,而僅是為了一旦疫病爆發後,可以省時力地找到疑似感染者,或者更準確地說,是更快地網羅出那些曾到過疫區的人。人們根本不能通過應用程式來確定是否被感染,

也根本不可能知道此時此地,身邊誰是感染者。 科學家早已警告,手機應用完全不能替代流行病學要求的防護措施。但手機螢幕上一個「未見異常」的綠色字樣,卻似乎能給很多中國人一種錯覺,好像這足以證明,他(她)是一個健康安全之人,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場所,然後靠着不斷掃碼登記在案,獲得一種健康的延續,並且還可以肆意地於室內摘下口罩。

此外,當「健康碼」的技術承諾已對人們構成絕對權威時,代碼缺陷或是不準確的數據採集,就可能對現實生活產生巨大影響。 「健康碼」開發商雖許諾了技術標準,但越來越多使用者在網上抱怨,「健康碼」對相似的用戶做出過截然不同的錯誤判斷,並為大量使用者帶來無謂的不便。

與此同時,中國公共政策和社會文化中一貫的形式主義,也在這次疫情中得到了充份展現。在中國社會的最新常態裏,處處設卡核查,但處處都不是真正的核查,似乎是民間一種廣泛默契:使用者可以輕鬆舉出偽造綠碼截圖的方法,以減低二維碼變色帶來的麻煩;而那些一臉不耐煩的街道檢查員和橫眉冷目的保安們,其實也並不在意進出者是否真正健康,只是享受那一刻人們能否拿出積極配合登記的權力姿態。

中國人對於被機器和算法統治的日子,因為這場疫情,提前有了深刻體驗,它也給中國政府長期以來尋找利用數據訊息庫來有效地管理這個國家,提供了一次大規模實驗的機會。香港近期的一系列社會事件,已讓許多港人對政府更加不信任,使政治撕裂在這裏進一步加劇,政府暫沒有全面效法內地「健康碼」的做法——這種抉擇,是香港暫時的幸事。

與此同時,內地官員對於運用公民大數據進行社會管控的狂熱,似乎已遠超人們想像。 9月,「健康碼」還在普及,蘇州在此時更推出了一種名為「文明碼的程式,可為使用者的個人文明度評分,並將蘇州人的文明程度預設成三六九等,甚至準備以此限制那些低分者在生活、就業、娛樂等方面的公民權利。官方為普通人強設文明證的做法,隨即就引起軒然大波。網絡上,很多人批評當局在搞「良民證」,稱這簡直是對「文明」的嘲諷,其本質就是毛時代給人定「成份」的那種荒謬的延續。對此,社會學者于建嶸亦特別撰文質疑:究竟誰有權確定文明的標準和定量分值?誰又有權以文明的名義,來剝奪公民平等享受公眾服務的權利?

最終,「文明碼」在網絡輿論的砲轟中被當局叫停——但這似乎並不能說明,官方會因應公共輿情的壓力,而放棄開發更多用於社會控制的數碼工具。相反,一種用於近代「健康碼」的最新數位化監控工具,正在內地的許多城市鋪建開來。諸如北京這樣的地方,政府已經在很多小區的出入口,新增設了具備人臉識別功能的監控攝像頭,而李睿哲居住的小區,就是其中一個試點項目。 對於今後每次出門與回家,都須要接受人臉掃描才能被放行,李睿哲覺得這不可思議,更不能理解,「國家為甚麼要這樣做?我只是在回自己的家啊!」


2021年10月4日 星期一

日本央行, 聯儲局, 和歐洲央行, 計畫推出央行數碼貨幣

Coronavirus Survives On Banknotes For Up To 4 Weeks, Study Finds, As Cash Usage Plunges   (2020-10-12)

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coronavirus-survives-banknotes-4-weeks-study-finds

大家可能沒有注意到一則新聞。這個發展將會對世界金融產生非常深遠的影響。日本央行參加了聯儲局和歐洲央行,攜手推出一個模仿虛擬貨幣區塊鏈的試驗計畫,為落實由央行發行的數碼貨幣鋪路。

這則新聞宣佈的第二日,膨彭社就立刻重提在中共肺炎疫情之下,所有鈔票和硬幣都有可能把病毒傳播。膨彭社引述最新的研究結果,證明病毒可以留存在鈔票和硬幣上,時間長達多個星期。.....

這些研究是由澳洲國防部支付的。.....

這些報導令人回想到早前關於美國銀行進行的鈔票消毒運動。這些措施是再早前中共的銀行帶頭做起的。當時,中共政權亦趁著疫情,全面推行100%的中央數碼貨幣系統。

今天西方各國好像是希望模仿中共的做法。西方各國的政府都認為一個全面消除實體貨幣的社會 "cashless society" ,對它們是非常有利的。一來可以全面打擊所有灰色經濟,二來可以把全球的貨幣鎖住在銀行體系之內(防止被存戶提走)。.....

對於環球政府來說,最重要的利益就是政府可以發放無限量的貨幣,但就不會出現所謂通脹,因為貨幣的用途和去向都由政府掌握和控制。政府就可以直接向它們認定的目標階層和群組發放資金,由政府決定資金的受益者,和用途。中央銀行貨幣數碼化,將會打開一個不可收拾的潘多拉盒子。

英倫銀行 :『數碼貨幣』快要推行

『貨幣數碼化』﹐『健康碼』﹐『疫苗種植數碼證書』﹐『面部識別系統』﹐『5G天網』﹐這就是聖經啟示錄所警告的『獸的標誌』。這比『1984老大哥』一書的預言更厲害。

Bank Of England Governor Signals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Is Coming - by Steven Guinness  (2020-07-19)
英倫銀行行長表示﹐由中央銀行發放的『數碼貨幣』快要推行
英倫銀行行長表示﹐由中央銀行發放的『數碼貨幣』快要推行。這則新聞已得到膨博社Bloomberg和其他主要傳媒證實。
英央行行長透露﹕『我們不斷朝向『由央行發放數碼貨幣』這個方向發展。這是我們的最終目標。』
以下的幾點很值得大家留意﹕
(1) 發展官方貨幣數碼化的計劃﹐已有一段日子。英央行由2014開始﹐已經積極研究。到了今天﹐議程已經發展到接近成熟的階段。
英倫銀行行長表示﹐由中央銀行發放的『數碼貨幣』快要推行
(2) 2023 年開始﹐英倫銀行會推出一套數碼貨幣交易系統。這個系統會配合國際結算銀行的數碼貨幣系統﹐把世界各主要央行連結一起。
(3) 國際結算銀行總經理Agustin Carstens2019年強調﹕『當央行數碼貨幣推行之後﹐所有交易都只可以透過數碼渠道﹐不可以有其他選擇。』但是﹐英央行行長的言論較為溫和。他強調﹐沒有計劃以數碼貨幣取代傳統實體貨幣﹐兩者可以並存。
其實﹐當貨幣數碼化之後﹐銀行會向所有傳入實鈔的商戶和用戶徵收交易費﹐透過種種的不方便﹐使用實鈔的人知難而推﹐達到淘汰實鈔的目的。過了一段時間﹐當大家都少用了實鈔﹐央行就可以合理地宣佈全面廢除實鈔。這樣做會比一時間硬性禁止人民使用實鈔更為妥當 - 不是政府不允許人民使用鈔票﹐而是人民選擇性放棄使用實鈔。
比溫水煮蛙更妙)。
其實﹐淘汰實體貨幣的行動已經不知不覺地開始了。籍著中共肺炎的擴散﹐英國很多偏遠地區的自動櫃員取鈔機都已經停止運作。這些自動櫃員機達到整體的10%。很多設於超市和銀行門外的自動櫃員機也停止了運作。即使仍然運作的剩餘櫃員機﹐也規限排隊人數﹐等候時間很長﹐很不方便。
明眼人不難察覺﹐中共肺炎為『貨幣數碼化』有很大的幫忙。
金融財閥視『環球一體化數碼結算系統』為重點發展。他們渴望在2025年之前完成整個計劃。當疫情逼使越來越多人採用電子付款﹐貨幣去實體化的速度就可以大大加快。

2021年10月3日 星期日

『電子消費劵』為『法定數碼貨幣』鋪路

預算案:首設失業貸款 18歲以上永久居民及新移民分期獲$5,000電子消費劵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10224/XVITNNJQIJGPZLWELN7QDP5BRU/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本港超過一年,多個行業在港府的防疫措施下陷入停頓,餐飲、零售等服務業更預告會爆發結業潮,打工仔生計受嚴重影響。當市民期盼港府伸出援手,實施失業援助金等措施支援基層之際,.....向永久居民及新移民發放$5,000電子消費劵。

倘實名登記 , 市民憂成另類監控

方保僑認為措施無可避免衍生私隱問題。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10225/MFMHGELK6FHVZKO6QSNWCBSNEQ/

政府推出電子消費券,惹起網民「另類監控」猜疑,憂慮消費行為受到監視及被收集個人資料。有專家相信,政府為防市民重複領取消費券,會以實名制登記,若要避過政府「反向追蹤」或洩露私隱,可選用一個自己較常用的支付工具,或審慎考慮用在哪一類型產品,甚至拒用消費券。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認為,措施無可避免衍生私隱問題,「除非你從來都唔用實名登記嘅支付工具,否則一定會有啲問題」。為了避免市民重複領取消費券,相信政府必以實名制做登記,包括電話號碼、身份證號碼等資料,「唔通可以拎十張八達通去fake(欺騙)個system(系統),冇可能㗎嘛」。

可選較常用支付工具

方建議公眾可選取較常用的支付工具,「如果你平日已經用緊嚟買嘢,搭車都會用,其實都唔爭在,例如𠵱家有太多情況要用到八達通,反正你都有,用一個你比較用得多啲嘅」。若非常擔心政府會「反向追蹤」或其他私隱隱憂,「咁可能要考慮吓消費係啲乜嘢度,或者寧願唔要」。

前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認同電子消費券會涉私隱問題,且「由政府發放,的確有權拎資料,事實上亦要監察使用情況」,相信使用電子消費券時都會留下紀錄,「咁就睇你用唔用囉」。她雖不敢肯定政府會否以此監控市民,但不排除有關可能,「惟有諗到黃店可能會擔心,可能會睇吓邊間受歡迎,唔覺意會特別關注多啲」。

銀行力谷電子利是

 『健康』為名,『監控』為實,今日『電子利是』,明日『數碼貨幣』

銀行力谷電子利是 市民嘆失去傳統儀式感 兒童勢被催開戶口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20210210/ER2XT4FCA5FXNPFM6ZULURSHFY/

武漢肺炎持續,農曆新年氣氛大減,限聚令下拜年活動勢必減少,然而轉數快應用日漸成熟,電子利是應運而生。為響應金管局號召,鼓勵市民用電子渠道收發利是,兼且乘勢吸客,各銀行紛紛推出抽獎、優惠,力谷「e-利是」使用量,不過市民反應兩極,有人堅持「見到人先派」,不為巨額抽獎所動,收利是一方則表明「不介意」,感受到走進數碼時代,惟嘆缺少了傳統的儀式感。

所謂「e-利是」,其實是經「轉數快」進行的轉賬,只要輸入收款人登記的流動電話號碼、電郵地址或「轉數快」識別碼便可「派發」利是,惟事前要確保收款人已登記使用「轉數快」,否則不能成功派發利是。

金管局鼓勵市民盡量使用電子支付方法派利是,取代派實體利是,又指電子支付方便易用,在香港已被廣泛接受,並提到各主要銀行和電子支付營運商將會配合提供推廣計劃,令電子收發利是既方便又有趣,免卻前往銀行兌換新鈔,安全又環保。

在其催谷下,銀行紛紛推出推廣計劃,恒生、中銀、渣打、花旗及眾安均設有新禧獎賞,在期內收發利是可贏取獎金或獎品,當中恒生送出8,888份獎品,包括價值8,888元現金獎、價值1,688元的酒店餐飲電子現金券及法式糕點電子現金券,中獎機會似乎最多;中銀香港亦設有8,888元現金獎,名額10個,派電子利是即可抽獎,上限30次;花旗銀行要求客戶事前登記參加抽獎,並於2月份內發送兩封電子利是,就有機會贏取8,888元或888元現金獎。

虛銀亦加入派錢行列,眾安銀行率先表示預留總值1000萬元大利是,經眾安手機App派利是,有機會贏取高達1,000元現金,2月底前每推薦一位親友成功開戶,二人分別可獲得168元的現金獎賞;經livi派利是亦可參加抽獎,最多可嬴100萬yuu積分。

即使銀行狂谷電子利是,仍有市民不太受落,羅女士是其中之一,她指從未曾使用轉數快,即使有銀行以抽獎鼓勵市民用電子渠道收發利是,也未能打動她,「費事搞咁多嘢,見到人咪畀囉,見唔到我唔會畀架」。........

2021年10月2日 星期六

中央銀行數碼貨幣 : 一個監控和控制 的未來世界 的藍圖

Covid-19(武漢肺炎)的真正目的就是推行『法定數碼貨幣』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 A Future of Surveillance and Control - Ronan Manly (2021-09-24)

中央銀行數碼貨幣 : 一個監控和控制  的未來世界  的藍圖

https://goldseek.com/article/central-bank-digital-currencies-future-surveillance-and-control

目前金融發展中最具潛在影響的趨勢之一,是即將推出中央銀行數碼貨幣(CBDC)。與此同時,中央銀行家對私人數碼貨幣和代幣發起攻擊。

首先要作一些澄清。雖然世界各地的中央所發的貨幣(法定貨幣),大部份已經是以電子數碼形式流通,但以電子形式通行的法定貨幣,與中央銀行數碼貨幣(CBDC)不同。

什麼是 CBDC 中央銀行數碼貨幣 ?

CBDC 通常是指以數字代幣或中央銀行賬戶餘額的形式創建的電子或虛擬中央銀行(法定)貨幣。CBDC 將由中央銀行發行,並將是法定貨幣。

CBDC 使用分佈式賬本技術(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在區塊鏈(Blockchain) 上記錄交易。

然而,與使用免許可設計的私有加密貨幣不同,CBDC 將使用許可設計(決定誰可以訪問網絡以及誰可以查看和更新分類賬中的記錄)。

至關重要的是,顧名思義,CBDC 將由發行機構(即中央銀行)集中管理並管理。因此,在其設計和結構中,CBDC 可以被視為去中心化私人加密貨幣和代幣的相反。

中央銀行正在開發兩種類型的 CBDC:(1)“批發”數字代幣,僅限於銀行和金融實體,用於銀行間支付和批發市場交易等活動,以及(2)“通用”(零售) CBDC 供公眾用於零售交易。

受到大多數人特別關注的,正是這種 “通用” CBDC,通過基於賬戶的 CBDC 或 "數字現金” 代幣(例如現時為舒緩受疫情影響所發放的支助金和電子消費券),將 CBDC 分發給全球數十億人。

正如大家所猜測的那樣,CBDC將會把每個人的中央銀行戶口號碼,與其數碼身份ID連結起來,並且立即允許國家進行全面監視並消除任何匿名機會。出於這個原因,它們已經是中央銀行的最愛。鑑於 CBDC 將是集中式分類賬並且可以編程,“數字現金” 將徹底破把私和自由消滅。

許多中央銀行可能會允許現金和數字貨幣以有限的方式共存。加拿大曾經是自由民主的燈塔。但今天的加拿大處於這個發展的最前峰。加拿大央銀明確解釋說,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的全部目的,就是促進監視和控制。它說:

“我們將允許使用匿名的支付方式(即現金)來進行小額支付,但大額買賣則需要使用透過中央銀行戶口的數碼支付機制。”

可見中央銀行數碼貨幣 CBDC 將極度促進了國家主義者推進其Orwellian奧威爾式的全民基本收入 (Universal Basic Income) 計劃,促進人民對國家的依賴。

全速推行

2020 年 1 月,國際清算銀行(BIS)發布了 2019 年下半年對 CBDC 進行的調查結果,66 家中央銀行對此做出了回應。引人注目的是,10% 的央行受訪者(佔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表示,他們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未來 3 年內)發行“通用”CBDC(面向公眾)。另有 20% 的央行受訪者表示,他們可能會在中期(6 年內)發行 “通用” CBDC。2020 年 8 月,BIS 發布了一份關於 CBDC 的綜合工作文件,題為 “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的興起:驅動因素、方法和技術”。同一份 BIS 報告還強調,很巧合地,"Covid-19大流行” 在某些司法管轄區加快了 CBDC 的工作。”

我們發現 5 家中央銀行已經推出了 CBDC,14 家中央銀行正在試點,16 家中央銀行正在開發 CBDC,另有 32 家中央銀行正處於 CBDC 研究階段。這使得 67 個中央銀行(總共國家)。雖然已經推出CBDC的5個幣區都是加勒比海的島嶼,試點階段的央行包括中國、韓國、泰國、沙特阿拉伯和瑞典等重量級的央行

處於發展階段的包括加拿大、俄羅斯、巴西、土耳其、法國和尼日利亞的中央銀行。處於研究階段的包括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挪威、印度、巴基斯坦和印度尼西亞的中央銀行。

如你們所見,中央控制的數字貨幣計畫正在全速進行中。有些可能隨時可以推出,其他也會很快陸續推出來。當我們看到政府在 2020 年和 2021 年期間,對其順從的人群,怎樣輕而易舉地推行封鎖和限制措施,不難想像,這些同樣溫順的群眾將很容易接受CBDC以取代現行的貨幣,還會認為這是符合他們的 “最佳利益”。

國際結算銀行 B.I.S. 瑞士 —— CBDC 的最熱心推動者

The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國際結算銀行 – The Dark Tower of Basel 邪惡的總部

可以預見的是,國際結算銀行大肆宣傳引入中央銀行發行的中心化數字貨幣的好處,同時詆毀私人加密貨幣。

 BIS 的措辭揭示了一個事實,即中央銀行對私人加密貨幣的競爭威脅感到恐慌,並且部分由於這種恐懼而加速了 CBDC 的發展,BIS 表示:

“中央銀行對 CBDC 的興趣正值關鍵時刻。最近的幾項發展已將許多涉及數字貨幣的潛在創新提上了議事日程。首先是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日益增長的吸引力;第二個是關於黃金支持貨幣的辯論;第三是大型科技公司(大型科技公司)進入支付和金融服務領域。”以上三項都構成對央行貨幣壟斷的嚴重威脅。

中國 – 數字人民幣 – 不祥的藍圖

關於 CBDC 和用戶隱私的一個巨大危險是,這些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將能夠進行編程,正如有關中國“數字人民幣”的詳細信息已經顯示的那樣。

例如,數字人民幣可以被編程為在特定日期開始啟用,又被編程為在特定日期到期作廢,被編程為僅對某些買賣有效,並且,可怕的是,被編程為只許滿足某些先決條件的人使用。

因此,這些即將推出的 CBDC 的發行人(政府/央行)可以決定誰可以使用 CBDC,以及他們可以使用這些貨幣來做什麼。中央銀行可以影響和控制收款人的行為,並將那些他們想要懲罰的人,或不遵守國家規則或參數的人,排除在外。

結論

儘管中央銀行會聲稱他們引入 CBDC 的原因是提高支付效率、促進無銀行賬戶的金融包容性和處理非法交易,但它們的真正動機一如既往地是為了監視和控制。通過對金融交易流和用戶身份的完全可見性以及對無現金金融系統內的貨幣供應的集中控制來監視人口。看看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想像一下全世界都在使用它。想像一下,疫苗接種通行證演變成與 CBDC 相關聯的數字 ID。

事實上,圍繞實施疫苗護照和數字身份證的整個強制措施,看起來非常像是央行數字貨幣和全球社會信用體系推出的預先計劃的墊腳石。 

***********

China Declares All Virtual Currency Transactions "Illegal", Sending Crypto Prices Tumbling  (2021-09-24)

中國宣布所有虛擬貨幣交易“非法”,導致加密貨幣價格暴跌

https://www.zerohedge.com/markets/china-declares-all-virtual-currency-transactions-illegal-sending-crypto-prices-tumbling

週五,中國央行宣布所有與數字貨幣相關的活動都是“非法的”,必須被禁止,中國擴大了對加密貨幣的打擊力度。

中國人民銀行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最新通知是為了進一步防範加密貨幣交易風險,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

2021年10月1日 星期五

數碼疫苗護照是用以推行無現金社會的特洛伊木馬

《武漢肺炎 / COVID19》目的是要把中共的極端獨裁統治模式引進西方各國,令全世界與中共看齊。

Digital Health Passports Are Trojan Horse For Cashless Society

數碼疫苗護照是用以推行無現金社會的Trojan Horse 特洛伊木馬

https://www.technocracy.news/digital-health-passports-are-trojan-horse-for-cashless-society/

幾種看似獨立且不相關的新科技很快將會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數碼陷阱。不知情的群眾很容易會墮入這個陷阱。數碼陷阱已經設置,環球主義精英正在利用COVID加速這個融合進程。大多數人都會不知不覺地落入陷阱,最終會被簡化為人肉二維碼 human QR code: 可追踪、可追溯,並且生活會100%要依賴大型科技公司和大政府。

我將為大家解識這些看似獨立的路線的連鎖關係。它們終於會逐漸合併成一個單一的社會和財務全面控製網格 a single overarching socio-financial control grid。

啟動這個全面控制系統所需的最緊迫的議程項目是成功推出數碼疫苗護照。

法國、意大利、愛爾蘭、德國、希臘和許多其他國家已經開始強制要求本國公民使用這些護照,儘管許多人湧上街頭抗議。美國向數碼疫苗護照邁進的運動正在逐步進行,但正在加速進發。

數字護照要求人們在他們的手機上下載一個可掃描的二維碼,這將使企業能夠在允許他們進入他們的場所並訪問他們的服務(例如購買或銷售)之前知道他們是否已接種疫苗。

這會將我們引向數碼陷阱的第二階段,即能夠與數碼疫苗護照一起運作的新全球數碼身份證系統。

這一技術流的領導者是 ID2020 聯盟。這是一個由超過 35 個成員組成的合作項目,包括Accenture埃森哲、Microsoft微軟、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洛克菲勒基金會、MasterCard萬事達卡、IBM、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國際商會、MIT SafePaths 麻省理工學院 SafePaths 和比爾蓋茨的 GAVI (Global Vaccines Alliance) 全球疫苗聯盟。

2021年2月,ID2020 推出了 Good Health Pass Collaborative,以鼓勵由許多不同組織開發的所有 COVID-19疫苗認證應用程序的無縫融合。

ID2020 聯盟在一份新聞稿中警告說,“紙質疫苗證書很容易偽造。我們需要的是安全確定某人是否已經接受了疫苗或通過了PCR檢測。”

這個不斷發展的科技法西斯拼圖的另一個重要元素就是新的數碼貨幣。世界各國央行正在研究一種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可編程的數碼貨幣。這意味著它們將能夠跟踪我們的所有支出,並且必要時把一個人拒之於系統門外,不能進行任何買賣。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7 月在其網站上發表了一篇文章,稱讚印度是消除現金的全球領導者。他們還提到 COVID 有助於加快擺脫紙幣的步伐。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指出:“隨著人們試圖保護自己免受病毒感染,COVID-19 加速了非接觸式數字支付在小額交易中的使用”。

可以在上面的聲明中看到,他們的目標是推行一個全面的數碼身份認證,將一個人的健康數據和疫苗狀態與銀行和其他個人身份數據相結合。

Klaus Schwab克勞斯·施瓦布(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兼執行董事長)早些時候已經揭示了他和他的精英夥伴為我們設置的陷阱。

施瓦佈在2020年11月給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的報告說,“第四次工業革命將使到我們的物理、生物和數字身份的融合”。

施瓦佈在他2018年的著作(塑造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未來)中寫道:“確實,我們有些朋友已經感覺到我們的智能手機已成為我們個人的延伸。今天的外置設備,從可戴上身的電腦,至到虛擬現實的眼罩機,這些統統都幾乎肯定可以植入我們的身體和大腦中。”

當他在2018年寫下這些宏大的想法時,似乎是一個脫離現實的未來主義者的幻想,受到很少人的關注。經歷了COVID,這些不再是幻想,而是準備好實施的事實。

控制人類的技術計劃的最後一步是大型科技巨頭共同努力從互聯網上清除所有持不同政見的聲音。他們的最終目標是創建一個系統,讓所有用戶都擁有互聯網護照,並定期審查您的在線活動。科技巨頭已經表示,他們積極地相互分享信息,以打擊“白人至上主義者”。

PayPal 宣布將尋找發表“極端分子”和“反政府”意見的人,以便關閉他們的 PayPal 捐款功能。

在這種中國式的社交評分系統下,網絡違規者將被公開羞辱和沈默。告密者會因告密鄰居和家人而獲得報酬。一旦一個人的社會信用評分低於某個水平,他就越來越難找到工作、乘飛機、火車、公共汽車旅行,獲得貸款或讓他們的孩子找更好的學校。

因此,目前正在全球推出的健康護照將阻止某些人購買食物和必需品,而即將推出的互聯網護照將阻止他們在網上訂購必需品。這些因為持不同政見,而被視為不潔淨,或不適合這個新世界的人,他們將不得不依賴黑市來生存,假設還有黑市的存在。

所有這些新科技都將在大數據、大銀行、大技術和大政府的交匯點融合。你們的社會信用評分將不僅與你們的互聯網活動連結,還與你們的銀行賬戶和疫苗狀態相關聯。歡迎大家來到大重構後的新世界秩序。

Klaus Schwab(Davos達沃斯World Economic Forum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 與主禮嘉賓